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62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第二天下午刚在办公室坐定,敲门声便响起了。魏一鸣轻蹙了一下眉头,但还是冲着门外沉声说道:“请进!”

    “老板,宋秘书有事找您!”于勇边说,边侧过身子让宋福宁走进门里。

    宋福宁是镇党委书记吴金山的秘书,在别人面前他能摆一摆秘书的架子,但在魏一鸣面前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于勇的话音刚落,他便上前一步,一脸恭敬的说道:“镇长,您好!”

    “宋秘书好,有事?”魏一鸣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才刚一上班,宋福宁便找过来了,十有八九是书记大人让其过来的。魏一鸣并未和宋福宁多说,而是直言不讳的发问了。

    “镇长,书记请您过去一趟,有点事和您商量!”宋福宁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尊重。宋福宁对新来的代镇长的强势早有耳闻,他可不想触对方的霉头。

    吴金山不比马继,那可是双桥镇的一把手,他让秘书相召,魏一鸣没理由不过去,但他也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

    “嗯,知道了!”魏一鸣说完这话,便没下文了。

    宋福宁见此状况有点傻眼了,嗯,知道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去还是不去,什么时候去都一概不知。尽管心里很是郁闷,但宋福宁并未选择追问,而是轻点了一下头,道:“镇长,您先忙,再见!”

    宋福宁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个年青人虽比他还要小两、三岁,但却远不是他能招惹的。秘书的职责便是上传下达,他已将消息传达到位了,至于魏一鸣过不过去,那便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魏一鸣这么做是蓄意为之,看见宋福宁出门之后,他便将手中的文件放了下来,眉头紧蹙,思索起来。他到任双桥镇之后,吴金山先是称病不出,上班之后,也给人一种不问世事之感,今日却突然让其过来,让人一下子猜不出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魏一鸣等了将近半小时之后,才站起身来往书记办公室走去。吴金山作为双桥镇的一把手,这个面子必须要给,但想让其忙不迭的过去,则是不可能的。

    从秘书那儿听说魏一鸣的表现后,吴金山的眉头便皱成川字。这小子颇有几分初生牛犊不怕虎之意,如果不给其面子,直接不过来,那他这个一把手可就有点尴尬了。

    想到这儿后,吴金山很有几分后悔之意,早知道就不趟这滩浑水了,现在反倒成骑虎难下了。

    就在吴金山心生后悔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了秘书热情的招呼声,镇长,您来了,书记正在等着您呢,请!

    吴金山听到这话后,心里暗骂道,你个傻逼,不会说话便别说话,什么叫老子正在等他过来,这岂不是说我吃饱了没事干,专等其过来。尽管心里很是不爽,但此时此刻,吴金山不但不能表现出来,反倒做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儿,站起身来向门口迎去。

    魏一鸣作为党委副书记、代镇长,镇里名副其实的二把手,吴金山迎上一迎也是应该的。

    “一鸣镇长来了,你好!”吴金山说话的同时,冲着魏一鸣热情的伸出手去。

    魏一鸣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吴金山的大头之后,“吴大脑袋”的绰号绝非浪得虚名。

    “书记,我来向你汇报工作来了!”魏一鸣在和其握手时,不动声色的说道。

    吴金山听后,伸出另一只手在他的手背上轻拍了两下,笑着说道:“一鸣镇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是互相交流,来,快请坐!”

    话音刚落,吴金山便领着魏一鸣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两人刚一坐定,宋福宁便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镇长,请喝茶!”

    魏一鸣微微抬了抬身子,客气的道了声谢谢!

    吴金山眼睛的余光始终关注着魏一鸣,看到他的表现之后,心里暗想道,这小子好像也并不如马继、王进说的那般张扬,连一个小秘书都这么给面子,按说不是难以相处的人呀!

    在这之前,吴金山的想法是想让副书记马继牵制住魏一鸣,如此一来,他便能一家独大了。谁知魏镇长却不按套路出牌,先是收回了马继的宿舍,又将王进的连襟从食堂里撵了出去,颇有几分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意思。

    党委副书记马继和纪委书记王进先后到吴金山的面前喊冤,他觉得有必要敲打一番魏一鸣,不能再任由他这么下去了,于是这才让秘书将魏镇长“请”过来。

    秘书过去“请”魏一鸣,吴金山便留心时间了,到这会他过来可是足足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吴金山意识到这点后,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应对。

    “一鸣,初到基层一定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吧?”吴金山端起桌山的茶杯,看似随意的问道。

    这段时间,魏一鸣和马继之间颇有几分针锋相对之意,吴金山这话是想试探一下魏镇长的态度,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委屈”向其诉说。那样的话,他便能借机将话头扯过去了

    “挺好的,没什么不适应。”魏一鸣并不接茬。

    吴金山讨了个没趣,转换话题道:“昨天我见有几个人参种植户过来讨要说法,镇长是如何处理的?”

    在这之前,吴金山可是听说魏一鸣让派出所的人将阚河村的村主任宦有志带走的,现在则是有意反问。

    “没什么,我初来乍到,对于镇里种植人参的情况不是很了解,等过段时间摸清状况再说。”魏一鸣沉声答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吴金山意识到魏一鸣根本就不买他这个一把手的账,这让其心里很是不快,当即出言敲打道:“镇长,人参种植的事情非常敏感,你一定要妥善处理,如果因此出点什么事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吴金山的话音刚落,魏一鸣便针锋相对的问道:“书记觉得该如何处理这事,我听你的。”

    魏一鸣这话不但没给吴金山半点面子,反倒将球踢到了他的脚下。

    吴金山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了,沉声说道:“这本就是政府职责范围内的事,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一下。”

    “谢谢书记了,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一步了!”魏一鸣说完这话后,站起身来了。

    吴金山见状,只得说没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