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63章 意外陡生
    三天后的中午,望月楼。

    双桥镇党委副书记马继,纪委书记王进,副镇长张明亮,派出所长沈学军,张坝村支书庞旺财和阚河村村主任宦有志五人开心的相聚在一起推杯换盏。

    按说以这五人的身份不太该相聚在一起,这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他们都是马书记的人,对其马首是瞻。

    宦有志端起酒杯冲着派出所长沈学军说道:“沈所,今天这第一杯酒必须敬你,那天的事麻烦您了,谢谢!”

    沈学军听到宦有志的话后,心里虽然很开心,但他可不敢贪功,忙不迭的说道:“宦主任,你搞错了吧,这本就是我的分内事,你敬酒说什么也得先敬书记呀,这样吧,你我二人一起敬书记一杯。”

    宦有志对沈学军的话颇有几分不以为然,他去镇政府便是马继的主意,结果竟被常江山带到派出所去了,若非沈学军及时赶到,他指定要吃苦头。从宦有志的角度来说,他该感谢的是沈所长,而不是马书记。

    沈学军说话的同时,已将酒杯送到了马继身前,和其轻轻一碰之后,低声说道:“书记,我干了,你随意!”

    宦有志见此状况,也只得有样学样了。

    马继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和两人轻轻一碰,故作爽快道:“你们干了,我自然也干了,这第一杯我们一起来,满堂红!”

    王进、张明亮和庞旺财听到马继的话后,不敢怠慢,连忙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和其他轻碰了两下之后,一扬脖子将杯中酒喝尽了。

    在场众人都是老朋友了,经常聚在一起喝点小酒,打个小牌什么的,第一杯满堂红之后,便开始互相敬起酒来,一时间,酒桌上热闹非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马继端起酒杯冲着众人说道:“这段时间大家要多留点心眼,千万不要有把柄落在有的人手里。前两天,书记可是找某人谈了,据说……”

    马继说到这儿,故作神秘的停下了话头,随即便将话头转移到了喝酒上,冲着众人举了举酒杯说道:“来,干杯,今天我们来个一醉方休,下午打十六圈,谁赢谁做东,晚上继续!”

    马继因为宿舍的事在魏一鸣手中吃了瘪,王进的连襟也被姓魏的从食堂里撵走了,马书记知道大家的情绪有点低落,才故意弄出这番玄虚来的。

    马继只知道吴书记找魏一鸣谈了,至于谈的结果如何,他则一概不知,不过当着众人的面,他却装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架势。

    众人听到马继的话后,不敢怠慢,连忙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书记吴金山在镇上看似不问事,实则他才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他亲自出手,姓魏的自然讨不着好。

    张坝村支书庞旺财酒量相对较差,半斤酒下肚便觉得有点晕乎乎的,这杯酒只喝了一大半,还留了不少在酒杯里。

    派出所长沈学军见此状况后,开口说道:“庞书记,你那酒杯里的回扣未免太多了一点,准备回家养金鱼呀!”

    沈学军这话一出,众人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庞旺财的酒杯上。

    庞旺财见状,脸色羞红,忙不迭的拱手打招呼:“诸位领导,我的酒量实在不济,若是再喝的话,便不能陪书记打麻将了。”

    “庞书记,一码归一码,酒桌上只谈喝酒,不说其他的。”沈学军边说,边指着庞旺财的酒杯道,“先把杯子里的喝掉,其他的等会再……”

    沈学军刚说到这儿,只听见咣的一声,包间的门被打开了,只见三个警察走了进来,头顶上的国徽熠熠生辉,很是晃眼。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沈学军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巴结的冲着领头的高个警察说道:“吴科长,哪阵风把您给吹过来了,快请坐,我们……”

    来人是泰丰县公安局督察科长吴家亮,督察是专管警察,一般的警察见到吴家亮比见到有些副局长都更为恭敬。沈学军的级别虽和吴家亮相当,但见到他时,心里还是直打鼓,表露出巴结之态也就不足为奇了。

    吴家亮瞥了沈学军一眼,沉声说道:“沈所长好惬意呀,工作日中午竟然堂而皇之的饮酒,我也是张见识了。”

    此时,公安部的五条禁令虽上位颁布实施,不过芜州市公安局有明确规定,工作日中午禁止饮酒,沈学军此举可谓是撞到了枪口上。

    听到这话后,沈学军暗叫一声坏了,连忙开口道:“吴科长,那什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镇上的马书记,他和谢县长是拜把子兄弟。”

    副县长谢云龙是从双桥镇出去的,和镇上众人来往密切,沈学军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扯虎皮做大旗了。

    马继看出来者不善,沈学军的话音刚落,他便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说道:“吴科长,你好,我和你们曹局是老朋友了。”

    吴家亮听到马继的话后,并不以为然,他口中所说曹副局长行将退休,在局里属于靠边站的角色。吴家亮这趟双桥之行来自一把手局长华鹏程的授意,谁的话他都不会放在眼里的。

    吴家亮不咸不淡的向马继打了声招呼,随即便冲着沈学军说道:“沈学军,你堂而皇之的违反市局的工作条例,和我去局里将情况说明清楚。”

    吴家亮来找沈学军另有其他事,不过这会他正好撞在枪口上,他也懒得再多说其他话了,直接以这个为借口直接带人。

    沈学军听到这话后傻眼了,吴家亮在局里有鬼见愁之称,若是被其带到督查科去,不死也得脱层皮,他可不像受那样的罪。

    “吴科长,这点小事您不会真和我计较吧,今天在座都是镇上的领导,我也就喝了一小杯而已,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喝了。”沈学军满脸谄笑道。

    吴家亮并不领情,冷声答道:“下次的事以后再说,你先和我去局里把今天的事解决掉。”

    看到吴家亮不依不挠的架势,沈学军傻眼了,忙不迭的冲着马继说道:“书记,您看这……,您帮着和吴科长说一说吧!”

    关键时刻,沈学军将马继当成了救命稻草,第一时间向其“求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