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70章 喜不自禁
    眼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魏一鸣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见到下班时间了,便伸手收拾一下桌上的文件,准备一会走人。

    现在和给市长柳传松做秘书时相比,最大的便利是有自己的时间了,不用跟在领导后面没日没夜的忙了。魏一鸣对待工作的观点是用足八小时,至于下班后,则完全贵自己的支配。人不是机器,必须劳逸集合,这也是为了更好的工作。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魏一鸣伸手拿起话筒,开口说道:“喂,我是魏一鸣,请问哪位?”

    自从到双桥镇之后,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的概率并不高,这说明魏一鸣要想真正成为一镇之长,还有一段非常长的路要走。

    “喂,魏镇您好,我是派出所的常江山呀,有点事想向您汇报一下!”派出所指导员常江山在电话那头说道。

    魏一鸣听后,轻嗯一声道:“江山,什么事?”

    放眼双桥镇,目前,魏一鸣能信得过的人除了党政办主任吴韵沁,便是派出所指导员常江山,故而,言语之间,对他的态度很是亲近。

    常江山听到问话后,压低声音说道:“魏镇,半小时前,阚河村的村主任宦有志到所里来自首,他承认在向镇领导商谈种植人参的相关问题时,情绪有一点激动,但却绝没有闹事之意。”

    “哦,看来有的人坐不住了。”魏一鸣蹙着眉沉声说道,“常指导员,临近年关岁里了,你们派出所的工作相对比较繁忙,这本就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妨先往后压一压再说。”

    宦有志突然跑到派出所来自首,这让常江山心里很是没底,和其聊了一阵之后,摸清了他的来意,他便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向魏镇长汇报了。

    “行,魏镇,我明白了,您忙,再见!”常见山在电话那头说道。

    魏一鸣轻嗯一声,道:“江山,这段时间你们所里出了点问题,你作为指导员,要积极承担其相应的责任起来,千万不能闹出什么乱子来。”

    沈学军被拿下是板上钉钉的事,魏一鸣正在帮常江山运作所长之事,在这节骨眼上,若是出什么状况的话,他便没法开口了。

    常江山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忙不迭的说道:“请镇长放心,我一定将工作做好,不给镇领导添麻烦。”

    魏一鸣见常江山明白他的意思了,不动声色的说道:“江山好好干,领导会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说完这话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常江山有种心动不已之感,喜不自禁的想道,镇长,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借此机会帮我上位吧,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

    在这之前,常江山对于要不要站到魏一鸣的队伍里面来很是犹豫了一番。魏一鸣不但初来乍到,而且镇上更是在传,他在任市府一秘时,得罪了市长,这才被下放到双桥来。常江山经过一番慎重考虑之后,觉得这话的可信度不高,这才主动站队的。

    将宦有志带回来之后,魏镇长在第一时间便让其放掉了,但却让沈学军写张纸条来。当时,宦有志便敏锐的感觉到魏一鸣可能借此做文章,随后事情的发展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昨天上午,魏镇长让其去县公安局找华局长,将那天沈学军写的纸条送给对方。今天中午,督察科长吴家亮便到了镇上带走了派出所长沈学军。虽说吴科长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沈学军违反了市局颁发的禁酒令,工作日中午饮酒,但常江山知道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

    通过这事,常江山敏锐的感觉到魏镇长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若是对方有意帮其运作所长之事,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想到这儿后,常江山的心里涌起一阵兴奋之感。他出任指导员已有三年多了,但却一直升不上去,没想到刚站队数日便等来了机会,这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呀!

    常江山暗暗提醒自己,这段时间一定要多吃点辛苦,绝不允许所里和镇上出现任何意外装状况。

    常江山猜想的一点也不错,为了拿下沈学军,帮其上位,魏一鸣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不但给市公安副局长刘长海打了电话,而且亲自去泰丰拜访了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华鹏程。

    华鹏程在泰丰政法系统虽然一家独大,但市局领导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当天晚上,魏一鸣去其家中拜访时,他很给面子,颇有将其奉若上宾之意。

    双桥官场中人不明就里以讹传讹,说魏一鸣得罪了市长才被贬嫡到这儿来的。以华鹏程的层次,消息来源自要比下面人准确可靠的多,他怎么会不给魏一鸣面子呢?

    这便是双桥镇派出所所长沈学军第二天便被拿下的原因所在,至于常江山上位,只要没有异常情况,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

    回到宿舍之后,魏一鸣饿的肚子呱呱叫了,放下公文包之后,便去了吴韵沁和张萍的宿舍。

    “今天做的什么好吃的?在外面便闻见香了。”魏一鸣推开门,便开口问道。

    吴韵沁正探着头弯着腰撅着臀在尝锅里的汤霰弹,听到这话后,脱口而出道:“真是馋猫鼻子灵,山药骨头汤,等会就可以吃了。”

    魏一鸣看见吴韵沁这性感十足的姿态后,只觉得一阵心动,连她说的什么话都没听清楚。

    吴韵沁说完话后,便直起身来转过头一看,见是魏一鸣,脸刷的一下便红了,连忙结结巴巴的出声解释道:“镇……镇长,我刚才那话不是说你,我还以为是张萍回来了呢!”

    一般情况下,魏一鸣下班之后都要等会才过来呢,吴韵沁便下意识的以为是张萍回来了,这才会称呼其为“馋猫”的。

    “你刚才说的什么?我没听见呀!”魏一鸣回答道。

    吴韵沁不知魏一鸣这话后是真是假,不过仍就坡下驴道:“没听见最好,嘻嘻!镇长,你饿了吧,我帮你盛一碗骨头汤先喝。”

    “不用了!”魏一鸣的话音刚落,胃部便传来了咕咕的叫声,让其尴尬不已。

    吴韵沁强忍住笑意,低声说道:“口是心非”,随即便转身拿碗帮其舀汤去了。

    魏一鸣见此状况,抬眼扫向吴韵沁那诱惑力十足的臀部,只觉得口干舌燥,下意识用力咽了一口吐沫。

    就在这时,魏一鸣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好奇的询问声,咦,镇长,您在看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