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77章 隐情
    一番笑闹之后,便已距离镇政府宿舍不远了,魏一鸣对肖盈说道:“行了,我到了,感谢肖姐相送。”

    “不客气,我只是完成公公交给的任务而已,你到家了,那我便回去了!”肖盈低声说道。

    魏一鸣转身看了看回头路,低声说道:“肖姐,天可真黑,你一个人回去,万一要是遇到个采花贼,看见大美女独自一人,那岂不是麻烦了!”

    肖盈没好气的白了魏一鸣一眼,怒声说道:“作为一镇之长,在你眼里,双桥的治安就这么差?”

    “不是双桥的治安差,而是这年头良莠不齐,人心和肚皮,谁知道其他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呀!”魏一鸣幸灾乐祸道。

    肖盈见其越说越离谱了,当即怒声说道:“不再乱说,我便和你回去了,看你这么办?”

    “我正求之不得呢,嘿嘿!”魏一鸣一脸坏笑道。

    肖盈听到这话后,冲着魏一鸣怒翻了一个白眼,低声说道:“不和你说了,我回去了,若是被别人看见的话,影响你大镇长的形象。”

    “镇长怎么了,难道不能和漂亮女人说话呀?”魏一鸣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女人从十八岁到八十岁,都喜欢男人夸其漂亮,肖盈自然也不例外。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当即开口说道:“这话我喜欢听,再说一遍让姐听听!”

    看见肖盈一脸得意的样子,魏一鸣灵机一动,开口说道:“肖姐,我猛的发现一个问题,你不让叫盈姐,其实肖姐也不好听,山不留神的话,容易听成小姐。”

    魏一鸣说完这话后,便嗤嗤的笑了起来。这年头小姐早已不是尊称了,而是对从事某些特殊职业女性的统一称谓,肖盈对此再清楚不过了。

    “魏一鸣,你太过分了,快点道歉,否则,我便叫非礼了!”肖盈怒声威胁道。

    魏一鸣并不理睬肖盈的威胁,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对方只不过吓唬吓唬他而已,绝不能真叫的。“我好心好意提醒你,竟然不领情,那便是算我没说,小姐,拜拜!”魏一鸣说完这话后,冲着肖盈摆了摆手,转身便向着宿舍的方向走去了。

    肖盈见此状后,愤怒到了极点,冲着魏一鸣的背影,低声怒叫道:“魏一鸣,你给我回来,否则,我真……真叫了呀!”

    魏一鸣一脸坏笑的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冲着肖盈说道:“小姐,叫什么,叫春还是叫秋呀?”话音刚落,他便转过身来,快速向着宿舍的方向跑去。

    等肖盈回过神来的时候,魏一鸣已跑到镇政府门口,她弯下腰伸手拣起一个小石子冲其丢了过去,口中则低声叫骂道:“下流胚子,姐砸死你!”

    肖盈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并未真想砸魏一鸣,其结果可想而知。

    魏一鸣在镇政府大门口站住脚,回过神来,冲着肖盈做了个鬼脸,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肖盈见状,只得恨恨的转过身来,向着来路走去。魏一鸣也不敢在原地多待,伸手打开小门,低着头走进了镇政府里面。

    肖盈在往回走的同时,有种心头鹿状之感。若是其他男人和她说这番话,她早就发飙了,但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她不但没有发火之意,反倒有种说不清道不明之感,真是咄咄怪事。

    回到宿舍之后,魏一鸣只觉得冲动的不行。他正值人生中某些需求最为旺盛的时候,再加上之前喝了不少酒,此时,肖盈若是在身前的话,他极有可能会按捺不住向其出手。

    “若真是那样的话,她会拒绝吗?”魏一鸣心里暗想道。一番思索之后,魏一鸣没有找到答案,从肖盈此前的表现来看,应该有五五开的概率。得出这一结论中会后,魏一鸣更有种跃跃欲试之感。

    自从上次和沈嘉珏春风一度之后,魏一鸣便对那事心驰神往,以至于好几次早晨起床之后发现四角裤上黏糊糊的,那感觉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匆匆洗漱完之后,魏一鸣便躺在床上翻出《金瓶梅》,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

    肖盈此时也上床了,看着身边睡的像死猪一般的丈夫,她伸手拿起手机迅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干嘛你,睡了没有?在摁下发送键的一瞬间,她抬起了手指,一番犹豫之后,最终还是将其取消掉了。

    今天,肖盈的心情其实并不好,昨天晚上,婆婆特意将她叫过去仔细询问了一番要孩子的事。肖盈很想把实情说出来,但想到公婆都是极要面子的人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一念头,含糊其辞的应付了过去。

    肖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身边的丈夫,心里暗想道,不行,这两天一定要做通他的工作,去应天或是沪海查一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丈夫的事肖盈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包括公婆和她的父母以及闺蜜、朋友。他们刚结婚时,丈夫对那方面需求便非常之低,后来渐渐的便没有需求。

    肖盈逼不得已只能变变动为主动,但丈夫还是无动于衷,更让她觉得惶恐的是,她发现丈夫似乎不行了。

    肖盈在网上查了之后,强烈的刺激下对其有可能有效果,为此,她在去南粤省出差时,特意买了好几套那种内衣,然而,穿上之后,丈夫还是无动于衷。一连数次尝试之后,她彻底慌了手脚。

    起先,方洪俊还是挺配合的,但后来便原来越不耐烦了。半年前的一天晚上,当肖盈脸色羞红拿出一张那种光盘,想和丈夫一起看时。

    方洪俊一脸厌恶冲其喝道:“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银荡的,真是恬不知耻!”骂完之后,方洪俊便穿起衣服出门去了,一整夜都没回来。

    肖盈为此一直哭到了半夜,从那以后,她和丈夫便有了一种无形的隔膜,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真实实的客观存在着,夫妻两人之间的感情急剧下降,颇有几分貌合神离之意。

    不知不觉中,肖盈的眼角湿润了,她刚想伸手拿面纸去擦,两行清泪却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足足看了一个半小时,魏一鸣才依依不舍的合上了书。想到肖大美女对着书虎视眈眈的,魏一鸣不敢将其放在枕边,而是放进了书桌的抽屉里,决定明天找把锁将其锁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