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94章 乱七八糟的事
    魏一鸣并未在的公安局里多待,谈完正事之后,又和华鹏程聊了两句,随即便站起身来告辞走人了。

    上车之后,魏一鸣便拿起手机给沈嘉珏打了过去,谁知却并未有人接听。

    魏一鸣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心里暗想道,姓谢的哪儿这么多的鸟事,这么长时间还没汇报完工作吗?

    双桥镇是谢云龙发迹之处,吴金山、马继等人都是的他的铁杆,这些人处处掣肘,魏一鸣捎带对姓谢的都没什么好印象。

    出了公安局之后,魏一鸣驾着车在泰丰县城里游荡,就在其不知往何处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在哪儿呢?”电话刚一接通,沈嘉珏便在电话那头急声问道。

    魏一鸣实话实说道:“我正在大街上无处可去呢?”

    “哦,堂堂魏镇长竟然也无处可去,这可是难得呀!”沈嘉珏在电话那头俏皮的说道。

    魏一鸣脸上微微一讪,低声问道:“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直接去家里吧,龙华小区五号楼308,到楼下之后,你把我手机打响,我给你开门。”沈嘉珏说道。

    “你到家了?”魏一鸣问道。

    “我这就回去,我离家近,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沈嘉珏压低声音说道。

    “行,挂了!”魏一鸣说完这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魏一鸣对于泰丰县城并不熟悉,若说某个部委办局,倒也能在回到大体方向,对于住宅小区则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先后问了三个人之后,才总算找到龙华小区,如沈嘉珏说的那般距离县委县政府确实很近。

    驶进小区之后,魏一鸣将车停在路边拨通了沈嘉珏的手机。沈局长并没有接,直接将其摁掉了。

    魏一鸣驾驶着捷达车径直驶到五号楼下,找了一个僻静处停了下来,前后左右扫视了一番之后,确定没有任何异常,这才伸手推开了车门。

    下车之后,魏一鸣便一直低着头快步向着五号楼走去。这会还不到四点,外面的天色还早得很,魏一鸣可不想被哪个人有心人看见,那可就麻烦了。

    进入楼梯口之后,并未有任何异常,魏一鸣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上到三楼之后,见308的防盗门虚掩着,他低着头走过去伸手推开了门。

    “你这么这么慢呀,不会是不行过来的吧?”沈嘉珏娇声问道。

    魏一鸣自不好意思说他不认识路,一脸坏笑道:“怎么,这还没到晚上呢,就急不可待了?”

    沈嘉珏听到这话后,脸上微微一红,低声说道:“去你的,整天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没个正形!”

    “不知是谁每次做乱七八糟的事情时都要死要活的,这会反倒说我没正形。”魏一鸣一脸坏笑着说道。

    魏一鸣这话一出,沈嘉珏的脸上更是红的不行,佯怒道:“你再乱说以后便不让你做乱七八糟的事了,哼!”

    沈嘉珏亮出杀手锏之后,魏一鸣只能偃旗息鼓了,他快步走到其身边,伸手圈住她的柳腰低声说道:“我不乱说了,现在可以做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吧?”

    “你想什么呢,这可是大白天,我才不要呢!”沈嘉珏低声说道,“我先帮你喝杯茶,等天晚之后我们出去吃饭,然后再看一场电影,你看怎么样?”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头大不已,不过他和沈嘉珏之间的关系才刚刚修复,不能一见面便想着那事,女人都是要哄的。

    “吃饭、看电影都没问题,不过这会闲着也是闲着,我们……”魏一鸣压低声音说道。

    “打住!”沈嘉珏挣脱魏一鸣的环抱,将其推到沙发跟前,娇声说道,“你先坐着,我去帮你泡茶,你喜欢的龙井茶,保证你喝一杯想两杯!”

    说完这话后,沈嘉珏转身便去帮魏一鸣泡茶去了。

    魏一鸣转过身来,看到她那挺翘的美臀之后,只觉得心头一阵火起,恨不得当场将其就地正法。

    沈嘉珏将一杯香茗放在魏一鸣的身前,俏皮冲其眨了眨眼睛,低声说道:“我去冲个澡,你在这儿乖乖的看电视,不准偷看。”

    外面的天虽冷,但屋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再加上卫生间有浴霸什么的,洗个澡一点问题也没有。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顿时来了精神,一脸坏笑着说道:“嘉珏,我也想洗澡,要不,我们一起吧!”

    “好呀!”沈嘉珏白了其一眼,沉声说道,“才怪!”

    听到前半句时,魏一鸣很是开心,后半句一出,他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下来了,悻悻的说道:“又不是没看过,这么小气干什么呀?”

    沈嘉珏见状,探过头来,在魏一鸣的耳边柔声说道:“你要一起洗也行,不过我在卫生间里放了一把剪刀,昨天刚买的,十八子的,非常锋利,咯咯!”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头脑中不由得浮现出在芜州时,沈嘉珏扬言要将其骟掉的情景,伸手在沈嘉珏的香臀上轻拍了一下,佯怒道:“快点去洗,哥的肚子饿了,饿坏了便将你就地正法,哼!”

    沈嘉珏见此状况,故意做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略显慌乱的说道:“大爷别急,小女子这就去了,咯咯!”

    听到沈嘉珏银铃般的笑声,魏一鸣的头脑中浮现出了一个词——妖精。

    沈嘉珏看见魏一鸣两眼放光,不敢再招惹他了,惹火了眼前男人这个男人,可是真会将其就地正法的。

    走进卫生间之后,为防止魏一鸣偷袭,沈嘉珏特意将玻璃磨砂门给反锁上了,这才放心的宽衣解带。

    为了和魏一鸣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沈嘉珏洗的很认真,足足半小时都没从卫生间里出来。

    魏一鸣此时哪儿有心思看电视,不时偷偷往卫生间的方向偷瞄一眼,却始终不见沈嘉珏出来,有种猫抓心的感觉充斥着胸膛。

    看着外面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魏一鸣站起身来,走到卫生间门前,银笑着说道:“嘉珏,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便进去了呀!”

    “行呀,只要你进得来,我没意见!”沈嘉珏擦拭着身上的水珠,娇声说道。

    魏一鸣伸手试了试玻璃门,才知道被其反锁上了,怒声说道:“再不快点,我可就破门而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