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96章 脸皮足有城墙厚
    若不是因为两人肚子都饿了,魏一鸣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沈嘉珏。沈大美女也正是因为看穿了这点,才不再惧怕他,不断的出言挑衅他。魏一鸣被其气的咬牙切齿,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在家里打情骂俏没事,出门之后便不能这般随意了。临出门前,沈嘉珏冲着魏一鸣说道:“我先出去看一看,没什么异常情况的话,你再出去。”

    魏一鸣此时也不敢大意,轻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行,你楼上下都看一下,确定没人之后再进来。”

    沈嘉珏轻道了一声我知道之后,便伸手打开了门锁。

    魏一鸣见其出门之后,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若被被人发现他和沈嘉珏之间有私情的话,两人都无法承受这后果。

    沈嘉珏站在门口上下左右窥视了好一会,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缩回了家里。关上门之后,沈嘉珏冲着魏一鸣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一个人都没有!”

    “行,我在车里等你,你快点下来!”魏一鸣低声冲其说道。

    沈嘉珏轻点了一下头,魏一鸣便伸手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魏一鸣的心里反倒平静了下来,他心里很清楚,在这关节时刻,千万不能慌乱,否则,不但于事无补,反倒容易惹出祸事来。

    魏一鸣下楼梯时埋着头,速度极快,这架势颇有几分和百米飞人一较高低之意。

    下楼之后,魏一鸣迅速打开车门上了车。这时,他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下来,伸手拿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将车窗打开两指宽,这才啪的一声点上火。

    沈嘉珏站在窗口处,看见魏一鸣上车之后,她便果断的向家门口走去。在换鞋的时候,为了避免麻烦,她特意换了一双平跟的棕色皮鞋,并未穿高跟鞋。

    下楼之后,沈嘉珏刻意用柔顺的长发遮挡住脸面,走到魏一鸣的捷达车前,伸手拉开后座的车门上了车。

    魏一鸣见状,将抽了半截的烟扔到车窗外,一言不发的挂上档,猛踩一脚油门,捷达车发出一声低吼,快速向着小区门口驶去。

    在出小区门时,为防止被人认出来,沈嘉珏刻意低着头,并将长发披散开来遮挡住俊俏的脸庞,车外的人根本看不见她的相貌。

    出了小区之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魏一鸣转过头来问道:“嘉珏,去哪儿吃饭?”

    沈嘉珏听到问话后,想了想,开口说道:“皇朝大酒店的四楼新开了一家西餐厅,我们去那儿吃吧?”

    “行,没问题。”魏一鸣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沈嘉珏见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声问道:“我们两人去那儿吃饭,没什么不妥吧?”

    以两人的身份,在没有第三者的情况下去西餐厅确实有点太张扬了,沈嘉珏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没事,你是我的老领导,一起吃顿饭很正常,你别做贼心虚呀!”魏一鸣说话的同时,转过头来看了沈嘉珏一眼。

    沈嘉珏当即便抗议道:“我这叫防患于未然,你才做贼心虚呢!”

    听到沈嘉珏强词夺理的话语后,魏一鸣笑着说道:“若是偷香窃玉也算是贼的话,那么你说对了,不过我却一点也不心虚,嘿嘿!”

    看到魏一鸣一脸得意的表情之后,沈嘉珏低声说道:“你的脸皮足有城墙厚,心虚才怪呢!”

    走进皇朝西餐厅之后,魏一鸣见环境非常清幽,人不多,灯光也挺暗,不是特别熟悉的人绝对认不出彼此来。

    魏一鸣很是绅士的帮沈嘉珏将椅子往上一拉,冲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沈嘉珏见此状况,很是开心的冲其轻道了一声谢谢。

    入座之后,侍者将菜单轻放在两人身前,面带微笑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嘉珏翻看了一番之后点了两份牛排,一份小吃拼盘,便将菜单递还给了侍者。

    魏一鸣见状,开口说道:“再来一瓶红酒,张裕解百纳就行了。”

    侍者听后,轻点了一下头,说了声稍等之后便转身走开了。

    “在这儿喝什么红酒呀,贵死了!”沈嘉珏探过头来,低声说道。

    白酒还有一个大概的价格区间呢,红酒在许多餐饮行业里便是暴利,有时候一瓶一、二百元的酒能买出破千的价格来。

    魏一鸣伸手在桌上轻敲了两下,低声说道:“没事,我看过价格,也就三百多一点,不算贵。”

    沈嘉珏听到这话后,才稍稍放下心来。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喝点酒怎么行呢?”魏一鸣煞有介事的说道。

    沈嘉珏听到这话后,顿觉头脑中一阵迷糊,开口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没什么特别呀!”

    魏一鸣见状,笑着说道:“今天我们不是那啥了吗,就当是纪念日吧!嘿嘿!”

    “纪念你个大头鬼!”沈嘉珏低声啐道。

    尽管一脸不以为是的表情,沈嘉珏的心里却是甜丝丝的,这说明男人心里有她,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便已足够了。

    这一瞬间,沈嘉珏的头脑中不由的浮现她那个法律意义上的丈夫。这一幕在两人的交往从未出现过,在这之前,她还对其抱有幻想。自从知道他那特殊的取向之后,沈嘉珏便对其彻底绝望了。她实在理解不了一个男人不喜欢异性,和同性干那呕心的事情。沈嘉珏每当想起这事时,便有种作呕的感觉,这也是她下定决心离开芜州的根本原因。

    看见沈嘉珏有点失神,魏一鸣一脸关切的问道:“嘉珏,怎么了,看你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没什么,我在想某人有时候虽然色了一点,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不错的,值得肯定!”沈嘉珏低声说道。

    “谢谢美女的夸奖,晚上我一定再接再厉,不达定点绝不收兵。”魏一鸣一脸坏笑着说道。

    沈嘉珏起先并未明白魏一鸣这话的意思,等其回过神来之后,冲其低声怒道:“说你胖你就喘上了,胡说八道的什么呢?”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魏一鸣故作一脸委屈状。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之际,送餐员将牛排、小吃拼盘和酒送了上来。

    魏一鸣将两人的高脚杯里斟了三分之一之后,端起酒杯冲着沈嘉珏说道:“嘉珏,来,这杯我敬你,为了我们的纪念日!”

    沈嘉珏的脸上微微一红,伸手柔胰,举起酒杯,低声说道:“一鸣,谢谢你,今晚我很开心!”

    魏一鸣本想调侃沈嘉珏一下的,见到她一连郑重的表情之后,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