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399章 她对你有意思
    沈嘉珏和肖盈将杯中酒喝完之后,如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端坐在椅子一动不动。两人之前便已到极限了,这会只觉得胃部翻江倒海,稍有不慎便会大吐特吐,这才不敢轻举妄动的。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个热情洋溢的招呼声,玲珑,你二婶呢?哦,在这儿呢!话音刚落,只见肖盈的大伯子方洪庆便快步走了过来。

    方洪庆冲着肖致远轻点了一下头,满脸堆笑道:“镇长好,给您添麻烦了!”

    “方总客气了!”肖致远边伸手和其握了握,边开口说道,“肖总和沈局一见如故,两人喝了不少,玲珑有点担心,这才给你打电话的。”

    方洪庆听到这话后,抬眼看向了沈嘉珏,心里暗想道,这个沈局真是漂亮,不知是哪个局的,不过她既和魏镇长走的如此近,便不是我能惦记的了。

    自从老爷子退居二线之后,方家便饱受谢云龙极其爪牙的打击。魏一鸣是方家复兴的希望,借方洪庆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魏一鸣。

    “沈局好!”方洪庆冲着沈嘉珏打了个招呼。

    沈嘉珏这会这觉得头昏脑涨,勉强回了句你好,便不再开口说话了。

    方洪庆见状,也不在意,他的心思完全在弟媳身上。肖盈本就漂亮,喝完酒之后,脸色绯红,眼色迷离,更是美艳动人。方洪庆本就漂亮弟媳有意思,这会更是有种走不动路的感觉。

    “盈子,你怎么喝这么多酒,没事吧?”方洪庆一脸关切的询问道,同时,很是自然的伸手轻抚了一下肖盈的香肩。

    肖盈此时已是强弩之末,若不是和沈嘉珏较劲的话,她只怕早就要算账了。方洪庆这一轻拍,让肖盈觉得一阵呕心,再也按捺不住了,哇的一声猛的吐了出去。

    近水楼台先得月!

    方洪庆站在肖盈身边,正一脸关切的盯着美艳弟媳,没想到她竟然一口吐了出来,躲闪不及,浅灰色的羊绒大衣上被其吐了个正着,顿时变成了酒红色。

    肖盈一发而不可收,随即便大吐特吐了起来。方洪庆尽管已有防范了,侧身快步走到了一边,但裤脚、鞋子上还是溅上了不少污秽之物。

    尽管如此,方洪庆并没有任何嫌弃之意,走过去刚想伸手轻拍了肖盈的玉背,却被其阻止住了,右手悬在半空中一脸的尴尬。

    “盈子,你没事吧?”方洪庆出声问道。

    “没,没事,你别碰……碰我,我自己能……能行!”肖盈沉着脸说道。

    当着魏一鸣的面,肖盈之前的动作便已让方洪庆难看了,这话一出,更是让他有种无地自容之感。

    就在方洪庆一脸尴尬的站在一边时,肖盈冲其说道:“给洪……洪俊打电话让他来接……我!”

    方洪庆本想说我送你回去的,但想到肖盈之前的态度,硬是将这话咽了下去,伸手拿出手机来拨通了弟弟的电话。

    十分钟之后,方洪俊赶了过来,和魏一鸣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半搂半抱着肖盈出门去了。

    方洪庆买完单之后,伸手和魏一鸣相握,连声向其道歉,随即便矮身抱起女儿出门去了。

    “跟姐比喝酒,她还嫩……嫩点,怎么样,她吐了,我却什么事没……没有,我厉……厉害吧,呃——”沈嘉珏说到这儿,打了个嗝,再也说不下去了。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连忙伸手轻扶着她,低声说道:“嘉珏,我们走吧!”

    “行,走,回……回家!”沈嘉珏睁开朦胧的醉眼,开口说道,“这屋顶怎么转……转起来了,别……别转呀,我这腿怎么迈不动呀!”

    为防止沈嘉珏出丑,魏一鸣采用了和方洪俊一样的动作,板楼半抱着她出了皇朝西餐厅的门。

    下楼之后,魏一鸣架着沈嘉珏吃力的向停车处走去。上车前,他像是猛的想起了什么似的,在美少妇的耳边低声问道:“嘉珏,怎么样,要是想吐的话,就先吐一下,然后再上车。”

    魏一鸣不想沈嘉珏将他的车给吐脏了,那可难清洗。

    沈嘉珏的酒量和肖盈差不多,之前见其呕吐时,她便有点按捺不住了,现在又和肖致远从四楼下来,已到了极限,魏一鸣这话一出,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大吐特吐了起来。

    魏一鸣见状,连忙蹲下身子,一手扶着沈嘉珏的香肩,一手轻拍着她的玉背,关切的问她怎么样。

    方洪庆若是见到这一幕后,一定会羡慕的不行,他只是想轻拍了两下弟媳的玉背,都未能得逞,哪儿像某人又搂又抱的。

    一番折腾之后,沈嘉珏好不容易吐完了,在这之前,魏一鸣便从车上拿了一瓶矿泉水过来,体贴的递了过去。

    沈嘉珏先是漱了漱口,随即一连喝了两大口,低声说道:“真是舒……舒服!”

    “少喝点,天太冷了,当心喝下去闹肚子。”魏一鸣一脸关切的说道,“不要吐,我就走吧,时间不早了。”

    “行,走……走吧!”沈嘉珏说话的同时,伸手扶住魏一鸣的肩膀,便想站起身来。

    魏一鸣见状,连忙起身,伸手扶着她站了起来。

    将沈嘉珏扶上车之后,魏一鸣长出一口气,这才转身向着驾驶座的走去。

    坐定之后,魏一鸣转过头来说道:“嘉珏,你要是坐不住的话,便睡下来,一会到了之后,我喊你!”

    沈嘉珏听后,轻点了一下头,将她倚靠在了椅背上。

    “真不知你们两人发什么疯,喝这么多酒,这不是找罪受吗?”魏一鸣小声嘟囔了一句,伸手启动了车子。

    “那个姓肖的女人,她对……你有意……意思,是……是不是?”沈嘉珏抬起头,突然发问道。

    魏一鸣心里咯噔一下,转头说道:“你真是喝多了,她老公不刚才也看见了,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呢?”

    “切,你敢……不敢和我打……打赌?”沈嘉珏一脸笃定的说道。

    “我不和你发酒疯,坐好了,我开车了!”魏一鸣没好气的说道。

    沈嘉珏见魏一鸣没有理睬她,当即便伸手用力拍了一下驾驶座的后背,说道:“说……说呀,你敢不敢打……打赌?”

    “赌就赌?我还怕了你不成。”魏一鸣回过头来,怒声说道,“赌什么?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