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11章 求助
    就在谢云龙、吴金山、马继和俞亮四人推杯换盏之际,魏一鸣正在和一位美少妇对面而坐,身前放着一杯咖啡和一些甜点。

    “魏镇长,不好意思,车在路上抛锚了,本来想请你好好吃顿饭的,希望下次能有机会!”美少妇一脸愧疚的冲着魏一鸣说道。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微微蹙了蹙眉头,诚声说道:“宁副总,没事!”

    坐在魏一鸣对面正是江海药业老总韩武能的妻子——宁茹雪,她本来是约魏一鸣周六晚上吃饭的,但计划不如变化,明天她要飞到辽省去谈笔生意,今天特意从芜州赶到泰丰来的。

    宁茹雪过来是为了请魏一鸣吃饭的,但由于车在半路抛锚了,过来的迟了点,后者已吃过饭了,两人便来到了这间不大的咖啡厅。

    魏一鸣和宁茹雪的相识很有戏剧性,两人之间的关系一度也非常亲近。自从魏一鸣得知她是韩武能的妻子之后,便有意疏远了他,这当中有两个原因:其一,魏一鸣怕宁茹雪接近他另有用意;其二,他也怕与之交往过多,影响办江海制药的案子。

    现在江海制药的事已尘埃落定,韩武能也已身陷囹圄,魏一鸣便没有任何顾虑了,但他和宁茹雪之间却很有点格格不入,有种根本无法再回到从前的感觉。

    就拿两人互相之间的称呼来说,之前,他们可是以兄妹相称的,如今却是干巴巴的魏镇长、宁副总,两人都觉得有几分尴尬,但却无意做出改变。

    “宁副总,你现在在商城还是?”魏一鸣轻轻搅动杯里的咖啡,力求使自己的语气平缓一点。

    韩武能出事之后,江海药业那一大摊子事情,总有人负责,宁茹雪作为他的妻子,没有比其更为合适的人选了。魏一鸣之所以欲言又止,是由于韩武能出事,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拜他所赐,故而很有点不好意思。

    “我不在商城里了,江海制药一大摊子事情,总有人拎起来。”宁茹雪说完之后,端起咖啡杯轻抿了一口。

    魏一鸣轻舔了一下嘴唇,艰难的说道:“宁……宁姐,抱歉,如果不是我的话,也许……”

    陈大军和刘桂花相继出事之后,韩武能做了不少善后工作,如果不是魏一鸣出手的话,这事极有可能就摆平了,便不会出现现在这局面了。

    “一鸣,这事和你无关,老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这是咎由自取!”宁茹雪一脸坚定的说道。

    宁茹雪这话并不是为了取悦魏一鸣,而是她心底的真实想法。她如果责怪魏一鸣将她老公送进监狱的话,便不会主动到泰丰来找他了。

    魏一鸣听到宁茹雪的话后,一下子不知该如何作答,最终还是呷了一口苦涩的咖啡,轻咳一声道:“宁姐,现在公司的生意怎么样?”

    听到魏一鸣的问话后,宁茹雪并未作答,而是用叉子叉了一块小甜点放在口中轻嚼了起来。过了好一会之后,她才开口说道:“他没出事之前,我从未关注过公司里的事,现在一下子上手,很有点手忙脚乱之感,生意很不景气!”

    宁茹雪只说了其中一个原因,导致江海药业生意一落千丈的主要原因和陈大军、刘桂花相继出事有关。病人吃药是为了治病的,结果却成了催命符,这样的药谁敢买呀?宁茹雪当着魏一鸣的面并未提及这茬,主要便是为了顾及他的感受。

    魏一鸣虽没有做过生意,但深知对于制药者一行业来说,口碑是非常重要的。江海药业出了这样的事可谓是元气大伤,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魏一鸣再次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杯轻呷了一口咖啡,一直以来,他都喝不惯这又苦又涩的玩意,但这会却突然觉得其中有点别样的滋味,不由得轻咂了两下嘴巴。

    “宁姐,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魏一鸣放下咖啡杯之后,直言不讳的问道。

    魏一鸣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了,宁茹雪特意从芜州赶过来绝不仅仅为了请他吃顿饭这么简单,既然如此,他也就没必要等对方开口了,而是主动将话茬递到了她嘴里。

    宁茹雪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心里很是感动,也没有再藏着掖着,开口说道:“一鸣,有件事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

    宁茹雪说到这儿便停下了话头,抬眼看向了魏一鸣。

    魏一鸣见此状况,开口说道:“宁姐,有事您尽管说,只要是我力之所及的,绝对没问题。”

    韩武能身陷囹圄虽说是他罪有应得,但魏一鸣在面对宁茹雪时,还是觉得很有几分愧疚。现在对方有求于他,正如他刚才所说的,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他一定不含糊。

    魏一鸣的回答比宁茹雪预想的还要干净利落,她满怀谢意的冲其轻笑了一下,朱唇轻启,开口说道:“一鸣,自从那事出了以后,市卫生局便将江海制药列入了黑名单,责令全市的大小医院都不得从我们这儿进药。”

    宁茹雪说到这儿略作停顿,继续说道:“撇开芜州的市场份额不说,作为公司所在地的医疗单位都不从江海拿药,外面的生意根本没法做。”

    江海药业是芜州本地的企业,卫生局却责令本地所有医院都不得从江海拿药,你让外地的医疗部门又如何能放心使用江海药业生产的药物呢?

    听到宁茹雪的话后,魏一鸣当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略作思考之后,出声问道:“宁姐,你有没有做过了解,这到底是卫生局的意思还是和市里有关?”

    这事若只局限于卫生局的话,办起来便会容易许多,如果涉及到市级层面的话,那操作的难度可就大了。

    “据我所知,这是卫生局长杭维明意思。”宁茹雪沉声说道,“那事出了之后,大家都在传市长有意要动江海,于是有些人便坐不住了。”

    魏一鸣听到宁茹雪的话后,轻点了一下头。这种情况在官场上再正常不过了,他也算见怪不怪了。除此以外,魏一鸣觉得卫生局长杭维明做出此举,也是为了和江海药业撇清关系的意思,免得遭受池鱼之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