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14章 真是剑
    马继听到谢云龙的怒骂后,不动声色的往俞亮那儿扫了一眼,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问他手里手否有发财。

    俞亮见此状况后,脸色当即苦了下来。谢云龙若是小屁胡的话,点炮他也就认了,关键对方可是三大元,再加上四连庄,这可不是一个钱两个钱呀!

    马继看见俞亮将头转到了一边,心里暗想道,这个傻逼,连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道理都不知道,这点小钱都舍不得花,谢大炮又怎会帮你的忙呢?想到这儿后,马继伸脚向着俞亮的脚踹了过去。

    俞亮没想到马继竟然会动脚,毫无防备之下,不由得轻啊了一声。

    吴金山抬起头来一脸以后的看向俞亮,开口问道:“小俞,怎么回事?”

    俞亮见吴书记反问,忙不迭的摇头说道:“没,没什么,随即便伸手去抓牌了!”

    既然不能胡牌,俞亮已失去了摸牌的兴趣,抓牌之后翻过来一看,他有种要泪奔的感觉,竟然又是一张发财。见此状况后,俞亮郁闷到了极点,在心里暗骂道:“真是倒霉到姥姥家了,一百四十四张牌哪一张不好抓,偏偏又是一张发财,这可如何是好呢?”

    俞亮的运气真不能说不好,单吊发财都能自摸,现在的问题是这牌他不能胡,否则,早就胡掉了,不至于等到这会了。

    现在的情况是谢云龙手中有两张发财,俞亮手中也有两张,除此以外,他还有三张“百搭”,这种情况下,谢云龙要想胡牌,只怕比登天还难。

    “小俞快点打牌呀,看什么呢?”谢云龙一脸不耐烦的催促道。

    牌品如人品!

    谢云龙有谢大炮之称,可以想见他的牌品如何。虽说之前已经连胡三牌了,但他依然不满足,一心想要胡大三元,但却怎么也摸不着那张发财,心里很是焦急。

    马继也是牌局老手,看见俞亮的表现之后,便知道他手中一定有发财,于是不断向其使眼色。

    谢云龙连声催促,马继又不断向其使眼色,俞亮意识到这张发财不打肯定是不行,于是将心一横,眼睛一闭,一脸痛苦的将刚抓的那张发财丢了出来,口中小声的喊了一声:“发财!”

    俞亮的话音未落,谢云龙便将手中的牌用力往桌上一推,一脸兴奋的大喊道:“发财,胡了,大三元,哈哈,哈哈哈……”

    和谢云龙的得意忘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俞亮的苦瓜脸,这一牌他可是亏大了。尽管如此,俞亮还得违心的说道:“县长今晚的手气真是好到爆呀,大三元都胡下来了,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呀!”

    谢云龙听到这话后,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开口说道:“小俞,这三张牌可都是你打的,你的运气也不错,连中三元呀!”

    谢云龙这话虽说是开玩笑的,但听在俞亮的耳朵里却极不舒服,心里暗想道,你以为我愿意打呀,马书记已经踹了我一脚了,若再不打的话,他只怕要拿椅子砸我了。

    马继对于这当中的情况再清楚不过了,当即开口说道:“县长,小俞可是经得住考验的,无论工作,还是打牌,都很是不错。”

    工作和打牌竟能混为一谈,这样的话,也只有马书记这样的极品才能说得出口。

    谢云龙的牌品虽然不咋的,但看人识事的能力却是不弱。他心里很清楚,若非副县长的身份,这一牌他是绝对胡不下来的。

    听到马继的话后,谢云龙用了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嗯,确实不错!”

    一脸不快的俞亮听到这话后,脸上的表情当即便阴转晴了,满脸堆笑道:“谢谢县长的夸奖!”

    马继见状,白了其一眼,心里暗想道,你这傻货,现在知道谢谢县长了,早干嘛去了?

    尽管对其略有不满,但马继还是决定帮衬其一下,当即对谢云龙说道:“县长,小俞现在只是个副职,镇上所里刚做了人员调整,是不是可以考虑给其加加担子。”

    官场中所谓的“加担子”便是提拔的代名词,马继这是红果果的帮着俞亮要官呢!

    听到马继的话后,俞亮心里激动的不行,如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一般一脸巴结的看向了谢云龙。

    谢云龙边洗牌,边开口说道:“这样有能力的同志确实要重用,改天等我给华局打个电话说一说这事!”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俞亮点头哈腰一脸巴结的说道:“谢谢县长,非常谢谢!”

    马继见目达到了,轻咳一声道:“小俞,县长已把撂在这儿了,下面可要安心打牌了吧?”马继在说话的同时,悄悄冲着俞亮使了个眼色。

    俞亮见此情况后,心里暗想道:“只要能成为指导员,别说大三元,就算四喜风,我也打给他。”当即,点头说道:“马书记,您放心,下面,我一定认真打!”

    马继见俞亮明白他的意思了,这才冲其轻点了一下头。在座三人中,马继和谢云龙的打牌的次数最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谢县长的牌技了。尽管如此,谢云龙几乎每次都赢钱,其中的猫腻,大家都懂的。

    俞亮开心的难以自抑之时,魏一鸣敲响了沈嘉珏的门。

    打开门之后,沈嘉珏低声说道:“快点进来!”待魏一鸣进门之后,她将头探出门外往左右张望了一番,确定四人无人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魏一鸣待沈嘉珏关上门之后,低声说道:“你这是做贼心虚呀!”

    若是以往,沈嘉珏听到这话后,铁定要发飙,不过这会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柔声说道:“人家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万一有哪个别有用心的人跟在后面,那可就糟了!”

    在这之前,沈嘉珏便询问过魏一鸣关于双桥镇的情况了,对其近况还是很清楚的。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半真半假道:“嘉珏,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关心起来了,我这么觉得有点不适应呢?”

    他的话音刚落,沈嘉珏便娇声说道:“怎么,不好呀,难道你还希望我像之前那样对你?”

    魏一鸣连忙摆手说道:“好是好,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太适应,嘿嘿!”

    沈嘉珏没好气白了魏一鸣一眼,低声说道:“你刀不是刀,真是剑(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