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15章 死人了
    不知不觉便已到十一点半了,谢云龙、吴金山、马继和俞亮四人激战正酣。自从开战四连庄之后,谢云龙的手气便一发而不可收,四圈牌之后便赢了五千了,不但俞亮吃不消,就连吴金山和马继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

    牌桌上讲究见好就收,然而谢云龙却没有半点收敛之意,吴、马两人也就较起真来。至于俞亮,自从浪费了之前那绝好的机会之后,却是矮子趟河——越趟越深,现在的牌一塌糊涂,别说胡牌,连叫听都困难。

    就在俞亮心烦意乱之时,上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见是胡立的号码,微微蹙了蹙眉头,心里暗想道,这么晚了这小子怎么会给我打电话的呢?

    尽管觉得有几分不对劲,但当着谢云龙、吴金山、马继的面,他哪儿敢接电话,毫不犹豫的摁下了拒接键。

    片刻之后,手机再次响起,仍是胡立打过来的,俞亮心里有点不淡定了,有心想要接听一下,看看是怎么回事,于是转头向马继那儿扫了一眼,征询他的意见。

    马继此时的手风也不顺,被俞亮的手机吵的心烦意乱,当即怒声说道:“这么晚了那儿这么多电话,摁掉,好好打牌!”

    听到马继的话后,俞亮那儿还敢再接电话,当即伸手摁下了拒接建。

    马继刚要伸手去抓牌,俞亮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马书记当即便发飙了,怒声喝道:“俞亮,怎么回事,手机怎么响个不停,我看你比谢县长还忙一点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谢云龙的牌品很渣,马继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尤其在面对俞亮的时候,更是毫不顾忌。

    听到马继的训斥之语后,俞亮郁闷到了极点,结结巴巴的说道:“马……马书记,所……所里的电话!”

    俞亮没敢说是胡立的电话只说是所里的,胡立是派出所的一员,他这么说倒也没什么问题。

    马继刚想继续发飙,吴金山却抢先说道:“既然是所里的电话,你便接一下吧,万一有什么事呢!”

    吴金山这话一出,俞亮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即冲着三人点头哈腰道:“三位领导,真是抱歉,你们先抽支烟,稍等片刻,我接完电话就过来!”

    虽说胡立是俞亮的铁杆手下,但其这么晚打电话过来,让其很有种心里没底的感觉,这才走到包间外面去接电话的。

    俞亮出门之后,谢云龙、吴金山和马继三人便玩不起来了,谢县长拿起烟给二人各递了一根,笑着说道:“你们俩今天的手气可不咋地呀,老三,输了不少了吧?”

    吴金山在三人中输的最少,但也超过一千了,他点上火之后,看似随意的说道:“没事,才一千多,老大,你只管赢,打小麻将的钱还是有的。”

    谢云龙听后哈哈大笑起来,冲着马继说道:“看见了吧,金山在这方面的气魄可比你大呀!”

    谢云龙这话看似玩笑,实则却是嘲讽马继输了钱之后,有点气急败坏了,可谓是一语双关。

    马继听到这话后,并不以为然,心里暗想道,若论牌品的话,我确实不如吴金山,但要比你强多了,你若是输

    点钱的话,恨不得将牌砸到门外去呢!

    这话马继只能在心里想想,绝不会当着谢云龙的面说出来的。马继呵呵一笑,开口说道:“县长,三哥当然比我强,否则,怎么他是一把手,我只是个副职的。”

    马继的话音刚落,谢云龙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手虚空轻点了他两下开口说道:“你这是偷换概念,我说打牌,你怎么扯到职务上去了,真是乱弹琴。”

    吴金山和马继听到谢云龙的话后,随即便附和着笑了起来。

    三人聊了两句之后,谢云龙往门外扫了一眼,不满的说道:“小俞怎么还没过来,时间可不早了!”赢了钱的谢云龙巴不得早点散场呢,偏偏俞亮一个电话打了半天,让其很有几分不快。

    马继急于翻本,久不见俞亮回来,心里也很着急。只见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烟蒂,中指用力一弹,暗红色的烟头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了墙角边。

    “我出去看看,这电话怎么打这么长时间!”马继在说话的同时,便要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就在这时,俞亮抽头丧气的推开门走了进来,只见脸色煞白,嘴唇轻轻颤动,心里紧张的不行。

    马继这牌不错,已经叫听了,并未注意到俞亮脸色的异常,见其进门只有,当即出声咋呼道:“俞亮,你总算来了,快点坐下,轮到你打牌了。”

    俞亮并未依言坐下,而是哭丧着脸,低声说道:“马……马书记,不好了,出……出事了!”

    马继这才注意到俞亮脸色异常,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抖,疾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谢云龙和吴金山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脸好奇的看向了俞亮,对他口中所说的出事了很是关心。

    “半小时前,有两个惯偷窜到我们镇上一户人家偷摩托车,结果被主家发现了,双方发生了争斗,结果其中一个小偷用刀子将摩托车主给捅死了!”俞亮说到最后这句时,上下嘴唇颤动不止,紧张的不行。

    吴金山听说出了命案,脸上当即便阴沉了下来,怒声斥道:“你们派出所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真是一群废物!”

    吴金山作为双桥镇的一把手,年关岁里出了这样的事,他的脸上也无光,故而言语之间非常严厉。

    俞亮本就六神无主,听到吴金山的斥责之语了,脸色都变了,额头上冷汗直冒,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马继见此情况后,开口说道:“小俞,这事固然的不应该,但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今晚不是你值班呀!”在这之前,马继叫俞亮过来时,随口问了他一句今晚值不值班,这才说的如此淡定的。

    俞亮这会哪儿还敢有半点隐瞒,低声说道:“马书记,今晚虽然不是我值班,但这事却和我有关!”

    马继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问道:“既然不是你值班,那怎么会和你有关系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