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24章 难死老子了
    黄天稳的表现让马继很是不爽,一连在心里暗骂了几声老货,随即便去了常务副镇长何绍宽的办公室。

    马继之前便听副镇长张明亮说,何绍宽是支持魏一鸣的,不过他却一点也不担心。若是将姓魏的拱走,他马继升任一镇之长,何镇长也能跟着水涨船高。

    一刻钟之后,马继从何绍宽的办公室走了出来。从他脸上的表情,便能知道何对这事的态度……

    整整一个下午,马继将除魏一鸣和吴韵沁以外的其他党委委员都拜访了一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除现有的四个人以外,其他人谁也不愿在联名信的签字。

    回到办公室之后,马继郁闷到了的极点,心里暗想道:“他妈的,姓魏的小子来了这么几日,没看出他有收买人心的举动呀,怎么这些家伙都不愿出手对付他呢?真是日了鬼了!”

    马继怒气冲冲的将联名信用力往桌上一扔,脸色阴沉的能挤得水来。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仅凭他们四人的签名不但搞不倒魏一鸣,反倒容易将自己搭进去,这可不是他希望看见的结果。

    马继一连抽了三支烟,依然没想到应对之策,就在他心烦意乱之时,秘书陈谦伸手推开门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说到底:“老板,下班了,您……”

    陈谦看见马继进入办公室之后便没动静了,生怕他忽略了下班时间,这才特意过来提醒一声。

    马继正在气头上,听到他的话后,当即便发飙了,怒声呵斥道:“谁让你留在这儿的,给我滚,有多远便滚多远,我不要再看见你!”

    听到这话后,陈谦知道撞到枪口上去了,哪儿还敢再废话,灰溜溜的转身走人了。

    将秘书骂走之后,马继这才紧锁着眉头端坐在了椅子上,思索着应对之策。他好不容易才说动吴金山让其签上了大名,如果就此放弃的话,心里绝不会甘心;如果不放弃的话,仅凭这四人的签字,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马继心烦意乱的点上一支烟,刚吸了两口,伸手准备将香烟从嘴上拿下了弹一下烟灰。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此时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思考对策上,毫无防备。电话铃响了之后,很是吓了一跳,手一抖,烟头掉落在了手上,烫的马继惨叫一声。

    马继的心里本就毛躁,被烟头烫了一下之后,更是恼火,当即将抽了两口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摁灭,伸手拿起话筒,怒声喝问道:“谁呀,下班了打什么电话呀!”

    “老马,怎么这么大的火,谁得罪你了?”吴金山在电话那头蹙着眉头问道。

    马继没想到电话竟然是吴金山打过来,连忙换了一副口气说道:“书记,怎么是您呀,我还以为是小陈的,请问有什么指示?”

    吴金山知道马继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他也没有和其计较的想法,当即开口说道:“老马,你去找他们谈,结果怎么样的?”

    马继接到吴金山的电话后,便知道他十有八九是为了这事,当即便含糊其辞的说道:“我过去时,有几个人的屋里有其他人在,没好说,我晚上再一一登门吧!”

    这事对吴金山来说,虽然也很是重要,但他却不便介入太深,马继既然这么说了,他便没必要再多作询问了。

    “老马,我再强调一遍,如果少于六个人签名的话,这封信便绝不能送上去,否则,等于是给你我找麻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吴金山一脸严肃的说道。

    “书记,我也不是傻子,您放心,少于六个人,我绝不会将其送上去,那不是等于没事找事吗?”马继顺着吴金山的话题说道。

    “你知道就好了,我挂了!”吴金山沉声说道。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马继用力将手中的话筒砸在了话机上,口中怒道:“他妈的,真是难死老子了,该怎么呢?”

    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马继还是没想到应对之策,在此过程中,牛春花曾打过一次电话来,让其回家吃饭。马继推说工作上有点事,他正在镇上加班呢,让其自己先吃,别等他了。

    吴金山提的要求是必须有六个人签名才行,除了现有的四个人以外,马继一一拜访所有的党委委员,没人愿意掺和他的事,还差两个人该怎么办呢?

    “有了,你们既然不愿签字,那老子便帮你们一把,料想县领导也不会找人一一对质。”马继头脑中灵光一闪,决定铤而走险。

    兵贵神速!

    根据马继事先的设想,今晚将签名什么的全都搞好,明天一早便送到县里去,抢先将魏一鸣出车祸撞死人的事捅出去,让他想捂都捂不住。

    在这之前,马继便已得到消息了,下午四点左右,当时撞下来便人事不省的伤者死掉了。这对其而言,可是一件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他是绝不会放过这事的。

    打定主意之后,马继便不再犹豫,当即便找来有人大主席黄天稳和常务副镇长何绍宽签名的文件,一笔一划的认真描摹了起来。

    就在马继描摹的正带劲之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肥硕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马继见状,吃了一惊,下意识的便要将桌上的稿纸往抽屉里扒拉,与此同时,抬头看向了来人。

    当看清门口站着的人时,马继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冲着妻子牛春花说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牛春花听到问话后,伸手扬了扬手中的保温罐,娇声说道:“人家怕你加班饿着,特意给你送晚饭来了。”

    “你要来提前打个招呼呀,吓了我一跳。”马继小声抱怨道。

    牛春花听到这话后,心里暗想道,老娘过来便是想看一下你是真加班还是假加班,是不是背着老娘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会提前知会你呢?

    尽管心里这么想着,牛春花却满脸堆笑道:“人家不是担心你饿着吗,急着过来,忘了给你打电话了。”说话的同时,牛春花上前一步,看见马继写了二、三十个别人的人名后,好奇的问道:“咦,你写这么多黄天稳和何绍宽干什么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