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25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马继之前听到门响之后被狠吓了一跳,见到是妻子之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听到她的话后,如屁股上被装上弹簧一般,嗖的一下站起身来,冲其怒声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给我闭嘴!”

    在家里,牛春花可是一把手,马继别说冲着她吼,就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很少,今日却一反常态大声呵斥起她来了,将其很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牛春花一脸惶恐的问道。

    马继并未理睬妻子,快步走到门口探出头去,向左右两边张望,见到四下无人的之后,心里才稍稍安定下来。回过身来关上门之后,走到妻子身前,低声喝道:“你这是想害死我呀!”

    “我怎么可能想害死你呢?你确实是在写的……”牛春花没敢继续说下去,伸手指了指马继模仿着黄、何两人的笔迹写的人名。

    牛春花是个农村妇女,目不识丁,马继不愿向其多作解释,沉声说道:“我的事你别管,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忙完之后就回家。”

    牛春花见马继一反常态,当即便意识到他一定有什么事,不但没有离开,反倒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冲其说道:“你忙你的,我坐在这儿等你!”

    马继见状,并未再多说什么,继续低下头模仿者黄天稳和何绍宽的字迹认真写了起来。

    牛春花见此状况后,很是好奇,心里暗想道,他这是在发什么疯呀,怎么一个劲的在写别人的名字呀?

    半小时之后,马继写了不下上百个名字,这才重又拿出一张白纸来,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下了“黄天稳、何绍宽”这六个字。

    写完之后,马继将其和原先两人的签名对照了一番,觉得还行,便冲着妻子说道:“春花,你过来一下!”

    牛春花听到丈夫的召唤后,忙不得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扭着水桶一般的身体走了过去。“你刚才不是让我走吗,这会怎么又叫我过来了?”走到马继身边,牛春花出声质问道。

    马继压根就没空搭理她,伸手指着白纸上的两个人名,冲其说道:“春花,你看一下,这两个人名像不像原来的?”

    牛春花见马继问的如此郑重其事,不敢大意,连忙抬眼打量起四个人名来。一番认真的审视之后,牛春花伸手指着马继写的说道:“差不多,不过这个稳字的心拖的有点长了,那个的绍上面刀字的拐角处太圆了一点。”

    马继听完妻子的话后,认真看了一下那两个字,正如她所说的那样,确实有点缺陷。别看牛春花平时大大咧咧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能帮上忙。

    “行呀,春花,看的真准。”马继兴奋的说道,“你先去那边坐着,我再练一会,然后你再来看!”

    得到丈夫的夸奖之后,牛春花很是开心,肥的像猪肚肺一般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撇开马继、牛春花夫妻俩认真研习“书法”不说,魏一鸣此时正在吴、张两人的宿舍里和吴韵沁谈事,至于张萍,找了个借口去别的宿舍串门去了。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的,告别了韦队长之后,我便回镇上了。”魏一鸣压低声音说道。

    吴韵沁听到魏一鸣的这番话后,很是愣了愣,这才回过神来,开口说道:“镇长,你的意思是说,你昨天晚上从县里急着赶回来的时候撞伤了两个骑摩托车的人,而他们就是昨晚在镇上抢车杀人的嫌疑人?”

    说到这儿,吴韵沁抬起头来,当见到魏一鸣点头之后,他才开口说道:“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吧?”

    “我起先也觉得太离谱了一点,不过现实就是如此。你刚才说一点不准确,之前一直昏迷不醒的家伙下午已确定死亡了。”魏一鸣一脸冷静的说道。

    吴韵沁下意识的轻点了一下头,如此一来,便意味着魏一鸣昨晚撞死了人,而他在说起这事时却如没事人一般,这让吴韵沁很是佩服。若是换作她的话,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

    “我特意请韦队长暂时先隐瞒这事,便是想看看有些人会不会从中搞鬼,也算是防患于未然吧!”魏一鸣不动声色的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吴韵沁便接口说道:“镇长,我听说镇上有人正在搞你的黑材料,想要将你拱走。”她在说这话时,小心翼翼的往门口扫了一眼,生怕隔墙有耳。

    “哦,看来我的猜想一点不错,有些人果然耐不住寂寞了,我等的便是这个机会。”魏一鸣一脸阴沉的说道。

    到双桥之后,魏一鸣行的正走的端,并不怕有人从中搞鬼。至于他和沈嘉珏之间的关系,有以前的上下属的这层关系在,就算有人想从中做文章,也难如愿。

    吴韵沁见状,低声说道:“镇上,你还是小点心为妙,我也是听下面的人说的,至于到底是 怎么回事,并不清楚。”

    “行,我心里有数了。”魏一鸣沉声说道,“吴主任,这段时间你多留心一下这事,如果有什么发现及时和我联系,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

    魏一鸣压根就没问谁在整他的黑材料,因为这样的事除了姓马的,绝不会有第二个人干的。尽管并未将马继放在心上,但魏一鸣也并未无视他,而是让吴韵沁帮着搞清楚这事。

    “行,镇长,我一定多关注这事,有消息的话一定第一时间和你联系。”吴韵沁诚声说道。

    魏一鸣轻点了一下头,开口道:“那就拜托你了!”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马继将郑重其事描摹好的人名让牛春花看完之后,确定没什么问题了,这才拿出那封联名信来,一脸慎重的签上了“黄天稳、何绍宽”两个人名。

    牛春花见状,一脸担心的问道:“马继,你这是在为造他们两人的签名呀,这会……会不会出事呀?”

    牛春花虽没什么见识,但是非善恶还是分的清楚的,问这话时一脸的紧张,生怕丈夫因此惹出什么祸端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马继一脸阴沉的说道,“不把姓魏的搞走,我便永无出头之日。这事我计划的很周全,绝不会出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