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38章 拿下
    今天是大年初一,祝所有书友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尽管口中这么说着,吴金山却觉得马继这会在家里的可能性不大,否则,在这之前,它便会提议到其家里去了。既然宁汉良和段庆安都决定先去其家里一探究竟,他若是提出不同意见的话,反倒显得心虚了。

    “那就麻烦吴书记了!”宁汉良沉声说道。

    吴金山虽然一直在宁汉良的眼皮底下,但这会马继却不见了。放眼双桥镇,知道他这会过来的也就吴书记一人耳,现在出了这样的问题,他不得不怀疑吴金山通风报信,故而言语之间对其并不是很客气。

    听出宁汉良话里的语气不对,吴金山心里很是不快,但却毫无办法,只能看对方的脸色了。

    “宁书记、段部长请!”吴金山边说,边冲着宁、段两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下楼之后,三人直接上了宁汉良的车,快速向着大门外驶去。

    就在这时,于勇推开了镇长办公室的门,冲着魏一鸣低声说道:“老板出事了?”

    魏一鸣并未说话,放下手中的纸笔,抬眼看向了于勇,那意思是问他出什么事了。

    于勇上前一步,压低声音说道:“继县委组织部段部长之后,县纪委的宁书记也来了,他好像是冲着马书记,不过马书记现在人并不在镇上,说是去县里办事去了,为此,吴书记将陈谦狠骂了一顿。”

    自从知道马继搞那封联名信时,魏一鸣便猜到了今日之事,只是没想到县纪委这么快便掺和其中了,由此可见,组织部长杨勇对这事还是很上心的。

    “这事比较敏感,你拿眼睛看就行了,不要去刻意打听!”魏一鸣低声叮嘱于勇道。

    马继这一出事无异于将魏一鸣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他不想在这时候授人以柄,才特意如此这般的交代秘书一番的。

    于勇听后,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

    “宁书记、段部长,前面便是马继家了!”吴金山伸手指着前面不远处墙壁上贴着灰色条砖,屋顶上有暗红色琉璃瓦的二层小楼说道。

    “我知道了,小刘,直接将车停在家门口。”宁汉良冲着司机说道。

    吴金山见状,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面露犹豫之色,最终还是侧过脸去低声说道:“宁书记,马继的老婆比较泼辣,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建议还是将车停的稍微远一点得好!”

    宁汉良听到这话后,脸上微微一愣,还是听从了吴金山的建议,示意司机将车停到一边去。

    下车之后,吴金山领着段庆安、宁汉良和两位纪委工作人员径直向着马继家而去。当看见古铜色的远门紧闭时,宁汉良面露欣喜之状,低声说道:“大白天关着门,我看姓马的十有八九在家里呢!”

    在这之前,吴金山一直觉得马继是去县里找谢云龙,这会见到大门紧闭,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疑惑,暗想道,马继不会真的在家吧?

    想到这儿后,吴金山便准备抬手去敲门。宁汉良见状,疾声说道:“吴书记,稍等一下!”听到招呼之后,吴金山立即收住了手。

    宁汉良上前一步,伸手轻推了一下古铜色的院门,谁知门竟然打开下来了。原来这门压根就没锁上,只不过是虚掩着的,宁汉良的观察细致入微,看出了破绽。

    见此状况后,宁汉良并且停留,低声说了句进去,便一马当心走进了门里。为免除通风报信的嫌疑,吴金山特意让其他人陷进去,他有意落在了后面。

    马继此时正在家里,心慌意乱的冲着牛春花交代着注意点,抬头之间,突然见到宁汉良走进了院里,心里一慌,下意识的便拔腿往后门口跑去。

    宁汉良见此状况后,怒声喝道:“马继,你给我站住,你觉得你能跑的了吗?”

    在宁汉良怒声呵斥马继的同时,两名纪委工作人员已冲着其猛扑了上去。

    这一刻,牛春花充分暴露出了悍妇的本色,上前两、三步走到门前,用水桶一般的身子挡在了门口,使得两名纪委工作人员不得门而入。

    左边的工作人员见此状况后,急了,伸手便去扒拉牛春花。后者见此状况后,怒声嚎叫道:“快来人呀,非礼呀,强歼呀!”

    牛春花的脸本就长的如猪肚肺一般,这会在情急之下胡乱喊叫,涨得通红的,看的人有种不寒而栗之感,那名工作人员连忙缩回手来。

    马继听到身后传来的吵闹声之后,停住了脚步,一时间进入了进退维谷之间。

    宁汉良见此状况后,当即便冲着马继喊话道:“马继,你也就这点事,说清楚就行了,对抗组织调查会有什么结果,你不会不知道吧?”

    “放屁!”宁汉良的话音刚落,牛春花便怒声叫嚣道,“马继,你别听他的,快点跑呀!”

    马继的见识自非牛春花这样的悍妇所能比的,宁汉良既已带人找上门来了,他要想跑掉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正如对方说的那样,他也就在联名信上帮黄天稳和何绍宽签了一下名,为这点事跑的话,不值得!

    回过神来的马继转过身来,冲着妻子说道:“春花,你走开,让他们过来!”

    别看牛春花是个粗俗的农妇,平时在家里也经常欺负马继,但对其倒是真爱,加此情况后,大声喊道:“马继,你快点跑呀,往回走做什么!”

    马继听到丑妻的话后,心里很感动,开口说道:“春花,没事,你让宁书记他们过来,我和他们把事情说清楚,该怎么办便怎么办,跑到天涯海角去也解决不了问题!”

    牛春花愣了愣神后,让到了一边,倚在红色的大门上,呜呜的痛哭了起来。

    之前被牛春花拦在门外两名工作人员见此状况,快步走进客厅,一左一右拉住了马继的胳膊。

    宁汉良见此状况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快步走到马继身前,冲其沉声说道:“马继,你干了些什么,自己心里清楚,跟我们走一趟吧!”

    马继此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一脸颓废跟在宁汉良身后向前走去。走到妻子跟前时,他疾声说道:“春花,别忘了我刚才和你说的话,带好孩子,我走了!”

    牛春花抹了一下泪眼,用力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