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40章 你也太目中无人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不知不觉一周的时间便过去了。

    尽管吴金山有意淡化马继被纪委带走在镇上产生的影响,但在这一周的时间之内,关于马继出事传出了数个版本,而且每一个版本都传的有鼻子有眼了,仿佛在现场亲眼见到了一般。

    尽管版本各异,但其中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便是马继得罪了代镇长魏一鸣,这才出事的。一时间,魏镇长的声望在双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吴金山对此很是无耐,这可不同于其他事,不说无法解释,就算解释,也只会越描越黑,故而只有听之任之了。

    上个周末,谢云龙请县委书记的小舅子杨东飞吃饭,他也过去作陪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他在谢云龙的示意下,便将柳江江堤的现状说了出来。谢云龙借此提出,让杨总请人过去看一看。

    谁知杨东飞听到他们的话后,当即开口说道:“谢县长、吴书记,我们虽是朋友,但一码归一码,我让人去维修江堤没问题,不过这费用怎么说,我是找谢县长,还是任吴书记说话!”

    谢云龙听后,当即开口说道:“杨总,只是二十来米的江堤,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不会如此斤斤计较吧?”

    作为省级样板工程的柳江江堤双桥段修了还不到两年便出了这样的问题,按说承建方该承担全部责任。杨东飞却一开口便要钱,实在有点太过了。

    谁知听到谢云龙的话后,杨东飞当场便把脸色撂了下来,冲其怒声说道:“谢县长,您以为我开的是慈善公司呀,给钱办事,天经地义,说到哪儿去都不过分!”

    谢云龙的脸当场便阴沉了下来,支吾了半天硬是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若是其他人的话,谢云龙当场便发飙了,杨东飞是县委书记夏文海的小舅子,他心里就算再怎么不满,也不可能表露出来。

    想到这儿时,吴金山只觉得一阵头大,那二十米江堤上如定时炸弹一般,若不将其顺利解决掉,他这心里都没法踏实。

    就在吴金山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解决这一难题时,秘书推门进来不动声色的说道:“老板,政府那边土地拍卖会开始了!”

    “哦,情况怎么样?”吴金山放下手中的笔,直起身体问道。

    秘书宋福宁听到询问后,忙不迭的答道:“老板,除了方家人以外,好像市里还有一家大公司也来人了,具体是一家公司,我没顾得上问。”

    吴金山听到这话后,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怒声说道:“你怎么办的事?这没头没脑的打听的什么消息?”

    宋福宁的脸色大变,忙不迭的开口说道:“老板,我错了,我这就去打听!”

    “以后,别这么毛躁!”吴金山的脸色更为阴沉了。

    秘书重新去打探消息之后,吴金山伸手摸着大大的脑袋,头脑中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市里的大企业这么会跑双桥来的呢?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会不会是姓魏的小子搞的鬼?

    马继出事之后,吴金山将魏一鸣提到了非常重视的高度,明知其搞土地拍卖是为宋家行方便,但却没有任何办法。魏一鸣打着发展镇上经济的旗号,吴金山虽说是镇委书记,也不便插手,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这事做成。

    片刻之后,宋福宁重又推门走了进来,诚声汇报道:“老板,打探清楚了,市里过来的企业是江海药业,他们的老总宁茹雪亲自到了镇上,至于用意便不得不而知了。”

    “江海药业?”吴金山小声嘀咕着,冲着秘书轻挥了两下手,示意他先出去。

    吴金山作为镇党委书记,对于市里的知名企业还是有所了解的。江海药业作为芜州市本地制药行业的龙头老大,这些年一直发展的顺风顺水的,不过前段时间,好像出了点事,他们的老总被逮了起来,好像涉嫌生产假药出了人命,现在怎么会突然来的双桥呢?

    由于不明就里,吴金山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但却无人为其解答,只得紧蹙着眉头在那儿冥思苦想。

    一个小时之后,宋福宁再次推开了吴金山办公室的门,向其汇报说,镇上三块闲置的工业用地拍卖出去了两块,除临近洪庆农机厂的那块地不出意外的被方家拿下之后,江海药业竟拿下了工业公司斜对面的那块地。

    吴金山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疾声喝问道:“你说什么?江海药业拿下了镇西头原工业公司斜对面的那块地?”

    看见吴金山一脸吃惊的表情,宋福宁心里犯起了嘀咕,暗想道,这对于镇上来说,可是一件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你如此吃惊干什么呀?“是的,老板,江海药业以和方家相同的价格拿下了那块地。”

    吴金山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轻点一下头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将吴金山一惊一乍的表情看在眼里,宋福宁心里充满了疑惑,不过尽管如此,他却什么也没说,轻点了一下头出门去了。

    宋福宁想的一点也不错,江海药业既然在双桥拿地说明他们有意到这儿来发展,这本是一件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但作为党委书记吴金山来说,在这件大好事上便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江海药业有意来双桥投资,吴金山作为一把手,事先竟然一无所知。这意味着什么,官场中人都能想的明白。

    吴金山伸手轻捏着下巴,粗着眉头,心里暗想道:“姓魏的,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么大的事竟然事先都不向我打声招呼,你也太目中无人了!”

    就在吴金山面沉似水的思索着眼前之事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当即便伸手拿起了话筒。

    “喂,书记,我是一鸣呀,您现在在办公室吧?”魏一鸣在电话那头问道。

    虽然心里很是不快,但吴金山却装作没事人一般,笑着说道:“我在办公室呢,一鸣镇长有事?”

    “书记,您稍等一下,我和江海药业的宁总这就过去!”魏一鸣在电话那头热情的说道。

    “哦,行!”吴金山不动声色的应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