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49章 偷偷一吻
    尽管魏一鸣和宁茹雪都喝了不少酒,但两人还是坚持将杭维明以及诸位副局长全都一一送走之后才上车。

    宁茹雪作为东道主,在酒桌上的表现最为活跃,酒也喝的最多。虽未到醉的人事不省的程度,但也喝了不少,至少车肯定是不能开了。魏一鸣见此状况,当然不让的做起了护花使者。

    “宁姐,你把安全带系好呀!”魏一鸣转过头来冲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宁茹雪说道。

    “没事,摄像头不拍系不系安全带。”宁茹雪不以为然的说道。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开口说道:“我也喝了不少酒,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系上吧!”

    宁茹雪嫌安全带勒住不舒服,于是冲着魏一鸣说道:“我喝多了,系不了,要系你帮我!”

    魏一鸣瞥了其一眼,开口说道:“我看你挺清醒的呀,怎么会系不了安全带呢?”

    宁茹雪见状,撅着粉唇,娇嗔道:“我不管,要系安全带的话,你就帮我,否则,我就不系了!”

    看见宁茹雪近乎无赖的做法之后,魏一鸣轻摇了一下头,悻悻的说道:“行,我的小姑奶奶,我帮你系,这总行了吧?”

    “一鸣,你可别乱叫,这可差两倍了,你猛的一下子把我抬的如此之高,我可承受不起,嘻嘻!”宁茹雪一脸坏笑道。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郁闷的不行,开口说道:“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呀?再在这儿胡言乱语,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敢不客气,我就叫,谁怕谁呀?”宁茹雪镇锋相对道。

    “我还没那啥呢,你叫什么呀?这反应未免也太强烈了吧?嘿嘿!”魏一鸣说话的同时,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坏笑。

    宁茹雪听到这话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其回过神来之后,伸手在其腰肉上轻掐了一下,怒声说道:“让你胡言乱语,我掐死你!”

    魏一鸣没想到宁茹雪来这一下,毫无防备,被其掐了个正着,疼得其下意识喊出声来了。

    站在不远处的酒店保安听到动静之后,下意识的往这边看了一眼。魏一鸣和宁茹雪见后,都吃了一惊,静坐在车里一动也不敢动。

    保安扫了一眼之后,没发现异常,便将头转了过去,两人见此状后,这才放下心来。

    “唉哟,吓死我了,都怪你!”宁茹雪伸手轻拍了两下丰满的胸部,白了魏一鸣一眼,开口说道。

    “这怎么能怪我呢,算了,好男不和女斗,快点走,否则,那傻小子要过来了。”魏一鸣低声说完这话后,便伸手去帮宁如需拉保险带。

    汽车的保险带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魏一鸣用力猛的一拽,非但没拽的动保险带,反倒被其拉的向前一倾。捷达车的空间本就不宽裕,魏一鸣和宁茹雪之间本就离的很近,这保险带向前一拽,两人的头脸几乎挨到一起去了。

    宁茹雪喝了酒之后,心里本就有几分蠢蠢欲动,再加上魏一鸣帮了她这么大的忙,鬼使神差之下,竟然将头前倾,用粉唇在魏一鸣脸颊上轻啄了一下。

    魏一鸣怎么也想不到宁茹雪会突然亲他一下,整个人如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宁茹雪见此状况后,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了,随即一脸羞红的低声说道:“一鸣,你被误会,我就是感谢你今晚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没……没别的意思!”

    看着宁茹雪秀色不已的表现之后,魏一鸣煞有介事的说道:“宁姐,你这没别的意思不行呀,你那什么我了一下,说什么也该让我还回来呀,这叫礼尚往来呀!”

    “想得美,快点开车,我要回家了!”宁茹雪一眼便看透了魏一鸣小心思,沉声说道。为了不给某人可乘之机,宁茹雪主动系上了保险带。

    魏一鸣小声嘀咕了一句太不公平了,这才打着火挂上档,轻踩了下油门,驾驶着捷达车向路上驶去。

    向前行驶了一段之后,宁茹雪突然出声问道:“一鸣,我们相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让我印象深刻的事却不少,你知道哪件事我记得最牢吗?”

    魏一鸣知道宁茹雪想说什么,为不让其开口,他故意插科打诨道:“宁姐,要我说的话,一定是刚才亲我那下,你记得最牢,对吗?”

    “去你的!”宁茹雪说话的同时,轻推了一下魏一鸣手臂。由于他正在开车,宁茹雪不敢用力,只是轻轻推了一下。

    “哎呀,你可别推,我要是握不住方向盘的话,那可是要出大事的。”魏一鸣煞有介事的说道。

    宁茹雪并未理睬他,却噗的一下笑喷了出来,而且大有一发而不可收之势。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一脸郁闷的问道:“宁姐,你笑什么呢?这话有什么好笑的?”

    宁茹雪强忍住笑意,开口说道:“谁笑你说的话,我是笑你那次帮我换轮胎时穿的裤子,咯咯,咯咯咯……”说到这儿,宁茹雪再也憋不住了,大笑特笑了起来。

    魏一鸣用眼睛的余光瞥了宁茹雪一眼,目光落在她的那丰满的胸前便再也拔不出来了。

    宁茹雪边笑,边伸手轻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好奇的问道:“一鸣,那天晚上,你的裤子是怎么回事,连里面的……都看见了,好像是用剪刀剪的,对吧?”

    那天晚上,魏一鸣上了沈嘉珏的当,被其绑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她用剪刀慢条斯理的剪他的裤子。现在只要一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他便会觉得裤裆里凉飕飕的,浑身其鸡皮疙瘩。

    “那天晚上,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吃饭,边吃边做游戏,然后就那……那什么了!”魏一鸣说到这儿,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只得草草收场。

    宁茹雪听到魏一鸣支支吾吾的话语之后,便知道他没说实话,故作好奇道:“你们做的什么游戏,怎么会把裤子剪成那样呢?咯咯!”

    听到宁茹雪幸灾乐祸的笑声之后,魏一鸣回过头来故意吓唬其道:“宁姐,你好奇心这么强,一回到你家之后,我们也来做做这个游戏,怎么样?”

    “啊,我才不用呢的!”宁茹雪果然被魏一鸣吓着了,一脸紧张的说道。

    “没事,宁姐,我告诉你那游戏可有意思了,做完以后,我保证你觉得好玩,嘿嘿!”魏一鸣一脸坏笑道。

    宁茹雪一脸惊恐的说道:“你想都别想,我才不要和你做那游戏呢,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