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496章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
    牛春花刚一进门,便扯开嗓子干嚎了起来:“哎呀,我家老马好苦呀,他只不过是受人指使,现在人家却一点事没有,他却要把牢底坐穿,老天爷,你真是瞎了眼呀!”

    马继作为双桥镇的原镇委副书记,在镇上很是强势,但遇到牛春花也一点辙没有,落得个妻管严的称号。牛春花是镇上出了名的泼妇,这会更是蓄意为之,杀伤力可见一般。

    马继落马,吴金山有脱不了的干系,听到牛春花指桑骂槐的话语之后,心里虽很是不爽,但他却并未开口。魏一鸣本就和马继不对付,对方正是为了黑他才被纪委带走的,这会他自是不会开口。

    张华才见一、二把手都无开口之意,他便上前一步,冲着牛春花说道:“这位大姐,你别激动,书记、镇长都在这儿呢,有什么话好好说,他们一定会给你个说法的!”

    张华才这话乍一听很热心,实则却是将吴金山和魏一鸣往河里推。他这一招若是对初入官场之人使的话,也许还行,吴金山是老官油子,魏一鸣异常精明,用在他们两人身份,颇有几分关公门前耍大刀的意思。

    牛春花并不认识张华才,但作为前党委副书记夫人,镇上的人她几乎都认识。在这之前,牛夫人便听说镇上新来了个副书记接他丈夫的班,不出意外便是眼前这货了。从牛春花的角度来说,张华才抢了他老公的职位,如此一来,他又怎会和其客气呢?

    “你是什么东西,老娘找书记、镇上说事,和你有屁关系呀?”牛春花冲着张华才怒声骂道。

    张华才本想阴吴金山和魏一鸣一把的,谁知却被牛春花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心中郁闷到了极点,却又无可奈何。

    张华才那点小心思,在场众人心里都如明镜似的,见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心中觉得好笑的不行,但又怕被其看出来,只得强忍住笑意,憋的很是辛苦。

    尽管牛春花的话让吴金山很觉解气,但也不能任由对方在这儿闹下去,当即将脸一沉,开口说道:“春花,老马的事谁也不想看见,但这事和镇上无关,同样和在座都没关系,你到这儿来想要干什么呢?”

    “吴书记,你说这话昧不昧良心?”牛春花怒声叱问道,“我们家老马只不过是替死鬼而已,这事谁才是幕后主使,你不会不清楚吧?”

    牛春花这话颇有几分智者和上骂秃驴的意思,等于在说马继搞的那封联名信是吴金山指使的。

    吴金山听到这话后,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马继之所以搞那封联名信,完全是他自己主意,吴金山最多也就帮其提了点意见和建议而已,现在牛春花却将这屎盆子直接扣在他的头上,确实有点太过分了。

    “牛春花,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呢,我念在你是老马妻子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你反倒越发来劲了。”吴金山怒声怒喝道,“你若再在这儿胡言乱语,我便给派出所打电话了。”

    牛春花并不是毫无见识的乡野村妇,她丈夫好歹也干过数年镇委副书记,自不会被吴金山的话吓住,当即针锋相对道:“姓吴的,你以为我是吓大的,你今天若不给我个交代,我便待在这儿不走了。”

    马继做梦也想不到牛春花竟敢威胁起他来了,再也按捺不住了,冲着秘书说道:“福宁,给派出所的常所长打电话,让他带人来将这泼妇给我弄走!”

    宋福宁见老板真动怒了,不敢怠慢,连忙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派出所长常江山的电话,让其过来带人。

    牛春花见吴金山动真格的了,不但不怵,反倒将心一横,怒声说道:“姓吴的,你想过河拆桥,老娘和你拼了!”话音未落,牛春花便冲着吴金山猛扑了上去,伸出双手,十指弯曲向着吴金山的脸上抓去。

    变故陡生!

    在场的人谁都没想到牛春花竟会向吴金山猛扑过去,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右手的指甲已和吴书记的脸颊来了个亲密接触。牛春花一米七的身高,一百六十斤的体重,在女人当中,绝对是重量级的,这一下又是蓄力而发,手上的力道十足。

    触不及防的吴金山被牛春花挠了个正着,只见他一声惨叫之后,双手捂住脸,快步向后退去。与此同时,宋福宁也顾不上打电话了,和张明亮一起将牛春花控制住,避免她再向吴金山发起二次攻击。

    吴金山的临上当即便现出四道清晰的挠痕,其中有两道最深,都隐隐渗出血迹来了。恼怒成休的吴金山怒声叫骂道:“你他妈是不是疯了,给老子把她弄到派出所去,立刻就去!”

    张明亮和宋福宁此时可顾及不了马继的情面,当即便将牛春花向门外拉去。

    牛春花不愧是女汉子的代表,尽管在两个大老爷们的合围下,仍左冲右突,战斗力爆表。若非宋福宁眼疾手快,她差点又在吴金山脸上再挠几道血印子。吴金山见此状况后,连连向后退去。

    张、宋两人联手总算将悍妇牛春花给弄出去了,不过她仍不甘心,叫骂之声不断,污言秽语张口就来,连吴金山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没能幸免。

    宣传科长李玉河见此状况,连忙上前一步,询问吴金山的伤势。

    吴金山并未鸟李科长,冲着众人一脸阴沉的说道:“今天的会就到这儿,散会!”说完这话后,他便站起身来快步向门外走去。

    魏一鸣回到办公室之后,党政办主任吴韵沁随即便跟了进来。吴大美女心有余悸的说道:“她怎么像疯了一样,真是太恐怖了。”

    牛春花和吴韵沁同是女人,两人之间可谓是天差地别,看到牛悍妇的表现后,吴韵沁只觉得心惊肉跳,久久没有平复。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魏一鸣冲着吴韵沁轻声说道。

    那封联名信背后有吴金山的影子,魏一鸣早就知道,今日牛春花这一闹只不过将这事公开化了而已。

    吴韵沁听到魏一鸣的话后,便明白他的用意,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一会,你给江山打个电话,让他别太为难那女人了。”魏一鸣沉声说道。

    吴韵沁听后微微一愣,随即轻点了两下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