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00章 原委
    看见女儿的表现之后,黄莹雪的心中一酸,不过想到小叔子虽是一镇之长,但却在泰丰任职,云灌的事他根本插不上手,若是惹出什么麻烦来,她将会愧疚一辈子的。

    “灿灿,你说什么呢,哪儿有什么坏人给妈妈打电话呀,你听错了。”黄莹雪说话的同时,抬起头来,硬是从嘴角挤出几分笑意。

    魏一鸣能官场的大染缸中如鱼得水,又焉会被嫂子的这点小计俩骗过去呢,他一眼不发两眼直直的看着对方。

    黄莹雪的目光不敢和其对视,低着头,嗫嚅道:“一……一鸣,真的没事,你别听灿灿乱说。”

    “二叔,我没乱说,昨天晚上妈妈还……”

    小萝莉刚说到这儿,黄莹雪便抢先说道:“灿灿,你在乱说,妈妈可真的生气了!”说话的同时,她不但将脸撂了下来,还特意瞪了女儿一眼。

    看见妈妈的表现后,灿灿抬头看向魏一鸣,可怜巴巴的说道:“二叔,灿灿没有撒谎,昨天晚上,灿灿看见妈妈哭了好长时间呢!”

    魏一鸣伸手轻抚了一下侄女的头,开口说道:“二叔知道灿灿是个好孩子,不会说谎的!”说完这话后,魏一鸣便抬起头来,两眼直视着的黄莹雪。

    见此状后后,黄莹雪的心中矛盾至极,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她最终还是决定不说出来。

    看着嫂子低着头始终一言不发,魏一鸣沉声说道:“嫂子,您若是再不说的话,我可就给云灌县委的吕书记打电话了,柳市长在调到芜州去之前是徐城的市委副书记,吕金年是他的老部下。”

    魏一鸣这话并不是在诈黄莹雪,柳传松确实是从徐城调到芜州任市长的,云灌县委书记吕金年便是其在任市委副书记时一手提拔起来的。

    黄莹雪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心中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将这事告诉小叔子。

    “嫂子,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事搞个说落实处。”魏一鸣掷地有声道,同时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作势要给云灌县委书记吕金年打电话。

    魏一鸣也不完全在吓唬黄莹雪,他已暗暗打定主意了,她若执意不说,他便只有请吕书记向五道沟乡喊话,从而搞清这事的来龙去脉。

    黄莹雪看见魏一鸣的动作之后,连忙摆手说道:“一鸣,不,不要,我告诉你就是了!”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在事情未搞清之前,他也不想惊动吕金年,添麻烦不说,还容易失控,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黄莹雪冲着女儿说道:“灿灿,你去楼下爷爷奶奶的房间里看电视去,妈妈有点事和二叔说!”

    灿灿一直都和黄莹雪相依为命,年龄虽然不大,但却非常明事理,听到老妈的话后,连忙关掉电视,站起身来说道:“妈妈,你什么事只管告诉二叔,他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听到女儿的话后,黄莹雪的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强忍着没让泪水流出来。

    魏一鸣伸手轻抚了一下小萝莉的头,坚定的说道:“灿灿说得对,二叔绝不会让妈妈和你受到一点伤害的,无论何时何地。”

    灿灿听后,乖巧的嗯了一声便抬脚出门去了。

    女儿出门去以后,房间里便只有黄莹雪和小叔子两个人了,她羞红着脸低声说道:“一鸣,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镇上有……有个领导总是要请我吃饭,我不答应,他便经常打电话过来,灿灿误……误会了。”

    黄莹雪的话说的轻描淡写,但他却忽略了魏一鸣是干什么的,如此直白的话语,他眼能听不出其中的猫腻呢?

    “谁?”魏一鸣直言不讳的问道。

    “是……”黄莹雪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小叔子一眼,刻意转换话题道,“一鸣,没什么事,我不理他就是了!”

    “嫂子,告诉我那人是谁?”魏一鸣两眼直视着黄莹雪,一脸急切的问道。

    黄莹雪看着魏一鸣的表现后,低着头,伸手轻拽着衣角,好一会之后,才用比蚊子还低的声音说道:“乡里新来的乡……乡长。”

    “新来的乡长?黄昌宏调走了?”魏一鸣问道。

    五道沟乡的原乡长名叫黄昌宏,魏一鸣和他是老相识了。去年黄昌宏的儿子考上了芜州大学,过去报到时,魏一鸣特意请他们父子吃了顿饭。为此,前女友孟婷婷还很是埋怨了他一番,说其乱花钱。

    “上个月,黄乡长调到临乡任书记去了,新的乡长是从县里调过来的。”黄莹雪低声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来头?”魏一鸣沉声说道。

    五道沟乡虽地处偏远,但乡长却是食指正科,若是没关系,绝拿不下这个职位。除此以外,这货刚到五道沟便心怀不轨,若没有依仗的话是绝不可能的。

    “他叫蔡申锦,听说是蔡县长的侄子。”黄莹雪说到这儿,再次抬头瞥了魏一鸣一眼。

    在这之前,魏一鸣一直不愿说出蔡申锦来,便是知道他有个任县长的叔叔,不像给小叔子惹麻烦。

    “蔡神经,他爹妈真有头脑,这名字起的恰如其分,我看他就是神经搭错了。”魏一鸣一脸阴沉的说道,“刚才就是他给你打的电话?”

    别说姓蔡的只是县长的侄子,就算是县长的亲儿子,胆敢干出对黄莹雪不敬的事情来,魏一鸣也一定要将他的皮剥掉三层。

    既然已经说出口了,黄莹雪也不再保留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一个月期,蔡申锦到五道沟乡来任党委副书记、乡长,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在计生办工作的黄莹雪。从那以后,他便像牛皮糖时缠上了黄莹雪。每天都要到计生办来转一圈,还不时打电话给黄莹雪说一些过头的话,用短信发一些带色的段子,可谓下流至极。

    听完嫂子的话后,魏一鸣握手成拳砸在了茶几上,怒声说道:“王八蛋,他这是找死,我现在就去找他!”

    黄莹雪见魏一鸣站起身来了,连忙伸手扯住他的衣袖道:“一鸣,你别冲动,他这会大概已离开乡里了。”

    “哦,他刚才给你打电话说什么?”魏一鸣稍稍冷静下来之后,发问道。

    “他让我去乡里,说有点工作上的事要和我说!”黄莹雪低声说道。

    “说他妈的叉,我和他去说!”魏一鸣怒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