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04章 知侄莫若叔
    回到家之后,面对父母关切的目光,魏一鸣并未多作解释。尽管父母不是外人,但这涉及到黄莹雪的隐私,何况魏一鸣也不像让父母跟在后面操心。

    赵春秀见此状况后,心里很是不安,刚想出声询问,魏强鸿向其使了个眼色,示意别问。魏强鸿对二儿子是非常信任的,他既然回来后什么都没说,便说明大儿媳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没必要再问了。

    赵春秀的心中尽管很是挂念,但看到老伴的眼色之后,她并未再多问什么,而是选择了闭嘴。

    黄莹雪冲着公婆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带着女儿上楼去了。魏一鸣见此状况后,也跟着上楼去了,目的便是为了告诉嫂子,他并未将刚才的事告诉父母。

    听到小叔子的脚步声之后,黄莹雪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刚才在车上时,小叔子无意间轻抓了一下她的柔胰,当即便觉得一阵心慌意乱。这会头脑中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之前情景,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上楼之后,小萝莉便缠着魏一鸣给其讲故事,于是叔侄俩便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讲起故事来。

    魏一鸣和黄莹雪到家之后,被吓破胆的蔡申锦才驾着车直奔云灌县而去。

    蔡申锦出乡政府大门时,看门的老刘头特意向其脸上扫了一眼,当见眼角青紫,口鼻之间隐隐渗出几分血红之时,心里很是开心。看着蔡申锦的车绝尘而去后,老刘头用力冲着他的狠吐了一口吐沫,怒声骂道:“整天尽想这些歪心思,怎么不揍死你这个王八犊子。”

    半小时之后,蔡申锦便敲开了叔叔的家门。见到其鼻青脸肿的样儿后,其婶婶吃了一惊,忙不迭的问他出了什么事。蔡申锦并未回答婶娘的话,而是反问她,叔叔去哪儿了。

    当得知叔叔去县政府值班时,蔡申锦当即便暗想道,那天,我去叔叔那儿去时,县府办主任正向其汇报值班安排,他大年初一值班,这会去县政府干什么,不用说,一定又去那女人家了。

    想到这儿后,蔡申锦未作停留,告别婶娘之后,径直驾车直奔蔡县长保养的情人处而去。

    云灌县长蔡长明有一个情人,这在云灌官场上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今天大年三十,晚上必须和家人待在一起,乘着下午没什么事,蔡县长便溜到小情人这儿来了。

    蔡长明本想来安慰一下小情人的,谁知看见她那娇柔俏丽的面容和凹凸有致的身体,一下子没忍耐住,两人便滚起了床单。

    十来分钟之后,蔡长明一脸满足的倚靠在床头啪的一声点上了一支烟喷云吐雾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蔡长明和小情人刘芳都吃了一惊,前者疾声问道:“你不是说你男人不回家过年吗,这是怎么回事?”

    刘芳也吃了一惊,不知所措的说道:“他中午刚和我通完电话,说不回来的,再说,他可在燕京打工呢,就算坐飞机也没这么快呀!”

    蔡长明听到这话后,稍稍放下心来,示意刘芳快点穿上衣服,去看看谁在敲门。刘芳不敢怠慢,连忙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快步向客厅里走去。蔡长明意识到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当即也迅速的穿起了衣服。

    蔡长明刚把衣服穿好,便见蔡申锦从外面走了过来,后面则跟着他的小情人刘芳,正一脸不快的说道:“这可是我家,谁让你横冲直撞的?”

    对于侄儿的莽撞行为,蔡长明心里也很是不爽,不过此刻他颇有几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意思,当即轻咳一声沉着脸说道:“申锦,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什么事?”

    虽说云灌官场中人都知道刘芳是他的情人,但被侄儿当场撞破,蔡长明老脸还是有点挂不住,言语之间很是严厉,以此来表达心中的不满之情。

    “叔叔,我被人打了,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呀!”蔡申锦一脸委屈的说道。

    蔡长明在喝彩注意到蔡申锦鼻青脸肿的,当即一脸关切的问道:“申锦,怎么回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出手打你,快点告诉叔叔!”

    蔡长明只有一个女儿,对这侄儿视如己出,对其很是关照。前段时间力排众议将其放到五道沟乡出任乡长,便是为了给其提供一个高一点的起点。

    听到叔叔的关切的问话后,蔡申锦随即便把魏一鸣冲进宿舍,将其暴打一顿的事说了出来。

    蔡申锦的话音刚落,刘芳便轻笑一声道:“申锦,我看你这顿打是白挨了,按照你说的这人分明是个精神病,精神病人别说打人,就算杀人都没事。”

    刘芳的言语之中嘲讽的意味十足,她对蔡申锦的印象非常坏。这小子不但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而且连她的主意都想打,可恶至极。

    蔡长明一脸不快的瞥了情人一眼,随即便冲着侄儿发问道:“她说的也有点道理,那人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你吧?”

    蔡长明的问话在蔡申锦的意料之中,从五道沟乡赶到县里来的路上,他便想好了应对之语。

    蔡申锦轻咳一声道:“那什么,叔叔,姓魏的小子的嫂子在乡政府计生办上班,她硬是死乞白赖的请我吃饭,我实在没办法这才答应下来。谁知那小子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便跑过来将我暴揍了一顿。叔叔,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呀,否则,我这乡长可就没法干了。”

    刘芳听到蔡申锦的话后,心里暗想道,你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一定是你想打人家嫂子的主意,小叔子知道以后才找上门来将你暴打一顿的。

    知侄莫若叔!

    连刘芳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蔡长明又怎会看不出来呢?他对于自己侄儿的毛病再清楚不过了,这小子别的都不错,就是喜好女色,为此没少惹出事端来。前段时间,他执意将其搞到五道沟去,除了帮他谋个不错的职位,也是想将他打发到乡下去,免得整天在县里惹是生非的。

    “这事我知道了,这会时间不早了,等过了明天,我再帮你出气!”蔡长明沉声说道。

    今天是除夕,明天是春节,蔡长明的意思是等把这两天年过掉,初二再找姓魏的那小子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