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29章 虚惊一场
    “敲什么敲,催命呢?”打开门之后,不等冯春梅开口,沈嘉珏一脸愤怒的抢先质问道。

    沈嘉珏对她的婆母太了解不过了,你越是软弱,她越是欺负你,你表现的强势一点,她反倒忌惮三分。

    等了半天,儿媳妇才过来开门,冯春梅刚想发飙,想不到沈嘉珏却抢先开口了,这让其很是不快,当即冲着身后的儿子说道:“吕晓蒙,这就是你的好媳妇,让我在外面等这么长时间,招呼不打一声,反倒埋怨起我来了,你说该这么办吧?”

    吕晓蒙脸色白净,目光游离,一看便是个小受,听到老娘的话后,开口说道:“妈,我让你别过来你偏要来,嘉珏说不定已经睡下了,当然不会那么快开门!”

    吕晓蒙说话的同时,伸手将防盗门给关上了,生怕左邻右舍听到动静后,过来张望。

    “吕晓蒙,你睁着眼睛说什么瞎话呀,你看她这样子像是睡觉了吗?”冯春梅指着沈嘉珏,一脸不屑的说道,“你一个女人家独自一人喝什么酒呀,这屋子里不会还有其他人在吧?”

    儿媳妇的肚子始终不见动静,冯春梅心里很是着急,利用春节期间狠狠的给其施加了点压力。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儿媳妇竟然和她较上劲了,这让其深感婆婆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联系儿子和儿媳之间的冷漠关系,冯春梅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于是便拉着儿子过来“捉歼”了。

    敲了半天门才见沈嘉珏过来开,冯春梅本就觉得不对劲,进门后,又见其俏脸羞红,满嘴酒气,一看就是喝了酒的,再看看餐桌上的红酒还在那儿放着呢!虽说只有一只酒杯,但她还是不由得心生疑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个人喝酒怎么了,谁规定一个人便不准喝酒的?”沈嘉珏冲着婆母怒声质问道。

    尊重是互相的,冯春梅这么晚了从芜州追到泰丰来,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沈嘉珏,后者自不会给其好脸色了。

    “你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等我把野汉子找出来,看你还有什么说的!”冯春梅说完这话后,便探头探闹的向着客厅和厨房张望。

    沈嘉珏见此情况后,很是心虚,佯作镇定道:“这是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快点走吧!”

    说这话的同时,沈嘉珏的两眼直视着吕晓蒙。在这之前,她和其可是有约定的,不得干预她的生活。他老妈此刻的行为显然干预了沈嘉珏的生活,她自不会和其客气。

    “妈,你别乱说了,快点走吧!”吕晓蒙冲着自己母亲说道。

    “你说什么呢?我从芜州特意赶过来便是为了将这事搞清楚,你给我靠边站,老娘今晚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偷野汉子。”冯春梅怒声说道。

    眼看着婆母径直向着主卧里走去,沈嘉珏也急了,横身拦在她身前,怒声说道:“这是我的房间,你不能进去!”

    “我凭什么不能进去,你心中有鬼吧,给我让开!”冯春梅伸手用力一扒拉沈嘉珏,便要往里面硬闯。

    若论力气的话,两个沈嘉珏也不是悍妇冯春梅的对手。一声怒喝之后,冯春梅便推开了沈嘉珏,快步走进了主卧里。

    在这之前,魏一鸣便叮嘱沈嘉珏,尽量不要让对方到房间里来。沈嘉珏也竭力阻止了,不过她显然和冯春梅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三、两下便被其推搡开了。

    看着儿媳心虚的表现,冯春梅愈发觉得房间里面有人,进门之后,两人便在房间里扫视了起来。

    房间里的陈设并不复杂,能藏人的地方更是少之又少。冯春梅先往拉开窗帘看了两眼之后,没人,又将扫了两眼门后,同样没人,随即便将目光集中到了衣柜上。

    “你不是说房间里没人吗,我若是搜出来,我看你怎么说?”冯春梅两眼鄙视着沈嘉珏,冷声说道。

    房间里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便是衣柜了,魏一鸣可没有上天入地的本领,十有八九便藏在里面。老巫婆只要一打开柜子便会发现,想到这儿后,沈嘉珏连和其争辩的想法都没有了。

    冯春梅见沈嘉珏不开口了,愈发认定她之前的判断,怒声喝道:“沈嘉珏,你给我等着,若是让我搜出人来,我便帮你在泰丰好好扬扬名,看你还有什么里面再当这个教育局长!”

    看到这一幕后,吕晓蒙也认定衣柜里十有八九藏着人。老妈若是和沈嘉珏撕破脸的话,她一定会将他的事说出来,这样的结果,他是无法承受的。

    想到这儿后,吕晓蒙立即开口说道:“妈,嘉珏不会做这样的事的,我们走吧!”

    冯春梅没想到儿子到这会竟然还维护沈嘉珏,心里愤怒到了极点,沉声喝道:“你这没出息的小子,这女人给你戴绿帽子,你竟还帮着她说话,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呢,真是气死老娘了,给我让开!”

    吕晓蒙见他老妈的态度如此坚决,心里很有几分不淡定,出声说道:“妈,不要了,我们走吧!”

    “你这甘心做乌龟的货色,给老娘让开,有多远滚多远!”冯春梅如疯了一般怒斥儿子的同时,快步走到衣柜前,果断的将手伸向了柜门。

    冯春梅也算是个极品,哪儿有做妈的骂儿子是乌龟的,吕家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极品。

    沈嘉珏此时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并不怕冯春梅闹。她老公可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若是真闹出什么风波来,首先受影响的是吕秋生。至于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县教育局长,芝麻绿豆大的官,丢了也不足惜。沈嘉珏最为担心的是魏一鸣,若被着老巫婆抓个正着的话,要想脱身可就难了。

    就在冯春梅打开衣柜的那一瞬间,沈嘉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耳边随即便传来了吕晓蒙的声音,“妈,你也看见了,这里面哪儿有人呀?”

    “咦,怎么会没人呢?真是见了鬼了,不会在那里面吧?”冯春梅说话的同时,便将手伸向了下面的小柜子的门。

    吕晓蒙见状,没好气的说道:“妈,你是不是气糊涂了,这下面怎么可能能装的下一个人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