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31章 休想
    沈嘉珏通过窗户看见丈夫的车驶远了之后,快步向着主卧走去。她想不明白魏一鸣到底藏哪儿去了,心里很是担心,生怕出什么意外。

    走进房间之后,沈嘉珏捏着嗓子疾声招呼道:“一……一鸣,你在哪儿呢?”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见窗户咔嚓一声响,沈嘉珏吓了一跳,连忙快步走过去,伸手拉开了窗帘。

    “哎呀,吓死哥了,嘉珏,快闪开,我下来了!”魏一鸣冲着站在窗前的沈嘉珏说道。

    沈嘉珏不敢怠慢,连忙侧身让到一边。

    魏一鸣立即蹲下身子,伸手撑住窗台一跃而下,落地之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哎呀,累死哥了,他们要再多待一会,我可真要掉落下去了!”

    沈嘉珏出门之后,魏一鸣迅速寻找藏身之处。虽说衣柜是最好的藏身地,但若是躲在那里面,极有可能被瓮中捉鳖。一番分析之后,魏一鸣果断选择了藏在窗帘后面。

    沈嘉珏主卧里窗帘的质地很好,若不撩开看的话,根本不会被发现,藏身在窗帘后面的魏一鸣凝神静听起来。

    当听到冯春梅气势汹汹的话语之后,魏一鸣便意识到老泼妇一定会到房间里来搜查,于是他便果断的从窗户翻到了室外,一脚踩在空调外机上,另一只脚则踩在窗台上,两只手紧扣住窗户上沿,生怕一不小心摔落下去。

    听完魏一鸣的话后,沈嘉珏才明白为何婆婆在屋里搜了个遍,都没有发现魏一鸣的,原来他躲到室外去了。

    “一鸣,你没事吧,这也太危险了!”沈嘉珏一脸心疼的说道。

    “没事,我心里有数!”魏一鸣笃定的说道。

    沈嘉珏听到这话后,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经此一闹后,魏一鸣和沈嘉珏都没了那方面的兴致,洗完澡之后,便相拥在一起睡了。

    就在魏一鸣和沈嘉珏搂抱在一起呼呼大睡之际,吕家却闹翻了天。

    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吕秋生抬手照着儿子那白净的脸上用力扇了上去。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吕晓蒙伸手捂住左脸颊,嘴角隐隐渗出了血迹。

    冯春梅见此状况后,心疼的不行,上前一步,冲着丈夫吼道:“你疯了,打孩子干什么,不就这点事吗,你想办法让他去美国治疗,一定能治好的。”

    吕秋生一脸不屑白了妻子一眼,怒声说道:“你知道个屁,这又不是病,去美国他更是如鱼得水了!”

    冯春梅听到这话后,傻眼了。她本以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最多也就是花点钱送到国外去,准能治好的,谁知事情压根不是她想的那样。

    “秋……秋生,那该怎么办呢?我们儿子不能就这么毁了呀!”冯春梅哭着说道。

    吕秋生狠瞪了妻子一眼,怒声说道:“我早让你别什么事都替他着想,让他多经历点挫折,你偏不听,现在你问我,我问谁去呀?”

    在冯春梅的头脑中,丈夫便是神一般的存在,无所不能。他从一个乡镇小科员混到高高在上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完全凭借自身的能力。现在连他都说没办法,冯春梅觉得一盆冷水从到淋到脚,心灰意冷。

    “儿子,你不能这样呀,爸妈可还指望着你帮吕家传宗接代呢,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呀!”冯春梅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同时,伸手轻捶着儿子的胳膊。

    此时此刻,冯春梅总算明白沈嘉珏为什么始终不能怀孕了,原来根子在他儿子这里,没有种子种下去,再肥沃的土壤也不会结出果实来。

    吕晓蒙此时也豁出去了,听到老妈的话后,沉声说道:“爸妈,之前我一直不敢和你们说这事,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再藏着掖着了,我明天便找她商量离婚的事,我要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一不做,二不休。

    当着父母的面,吕晓蒙勇敢的表露了自己的心声。单从事情本身来说,并不存在对与错,只不过他的选择,一帮人难以接受而已。正如吕秋生所说的那样,他这一心理的形成,和其母亲的引导和教育有很大的关系。这会再回过头来讨论谁对谁错,已毫无意义。

    “做你的清秋大梦,吕晓蒙,我告诉你,只要你老子我活在这儿一天,你便别打离婚的主意,除非我死了!”吕秋生怒声呵斥道,“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列祖列宗还要脸呢!”

    说完这话后,吕秋生便站起身来快步向着书房里走去。走进书房之后,甩手用力一关门,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响起,随即,书房里便传来乒乒乓乓打砸之声,由此可见,吕市长心中的愤怒。

    冯春梅见此状况后,忙不迭的说道:“儿子,你可千万不能离婚,而且千万不能将这事传扬出去,否则,你让爸妈怎么做人呀?呜,呜呜——”

    吕晓蒙听到老妈的哭声之后,一脸木然的站起身来,抬脚向着他的房间走去。

    吕秋生和吕晓蒙父子俩先后离开之后,客厅里便只剩下冯春梅在嚎啕大哭。市长夫人越哭越觉得委屈,声音越发大了起来,以此来宣泄心中的苦闷与愤怒。

    由于一晚便睡觉了,到了半夜,魏一鸣和沈嘉珏都醒了过来,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将头探进了被子里面……

    半小时之后,房间里从又恢复了平静。魏一鸣将沈嘉珏轻搂进怀里,低声问道:“嘉珏,今天这事以后,你有什么想法?”

    沈嘉珏伸手轻抚着魏一鸣结实的胸膛,低声说道:“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我暂时还没想好,不过以我现在的情况,他若不想闹大的话,我也不愿折腾。”

    说到这儿,沈嘉珏轻叹一声道:“若不是他妈整天絮叨个没完的话,我觉得这日子还是挺好的,现在捅破这层窗户之后,她应该不会再有那么多废话了!”

    魏一鸣心中一动,伸手轻搂着沈嘉珏道:“嘉珏,你受委屈了,实在不行的话便离了吧!”

    “离了,你娶我呀?”沈嘉珏抬起头来调皮的问道。

    “行,只要你和他离了,我一定娶你!”魏一鸣一脸郑重的说道。

    沈嘉珏听到这话后,开心的不行,将俏脸紧贴着魏一鸣的心脏,柔声说道:“一鸣,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嘉珏,我说的是真心话,绝不是在敷……呜,呜呜……”魏一鸣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沈嘉珏用粉唇封住了他的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