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61章 镇长,出事了
    吴金山到了之后,张明亮、刘祁瑞也都过来了。吴金山见到镇政府领导班子人一个不少,全都在岗在位,不由得用眼睛的余光瞥了魏一鸣一眼,心里暗想道,这小子虽说性格倔强了一点,爱顶真,但干起工作来还是不含糊的,相同的事,如果张华才干的话,将是另一番情景。

    “保义,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给书记以及大家伙介绍一下。”魏一鸣冲着水利站长王保义说道。

    王保义听后,当即便将县水利部门的通报向在场的众位领导作了汇报。

    吴金山听后,沉声说道:“这洪峰什么时候过来,没太大影响,关键是我们准备的怎么样,这才是事情的关键所在。”

    说到这儿,吴金山抬起头来看着张明亮说道:“明亮,后勤保障这一块是你负责,万一要是出现点问题的话,能不能及时跟上。”

    “书记,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们这江堤结实着呢,绝不会出问题。”张明亮接口说道,“万一出现如你所说的那个情况,后勤这一块绝对没有问题,蛇皮袋、铁锹,包括人工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无论江堤的什么地方出现险情,各村的抢险突击队都能在十分钟之内赶到现场,绝不会误事。”

    张明亮是吴金山的人,这是双桥官场中人尽皆知的事。吴金山可不希望他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也是其第一时间向其发出询问的原因所在。

    吴金山听后,轻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听到明亮镇长这么说,我心里便有底了,一鸣镇长,镇上负责巡视的同志都在的堤上吧?没什么问题吧?”

    “书记,负责巡视的同志都在江堤上,他们在过来之前,都带着人巡视的,没什么问题吧?”魏一鸣冲着张明亮、刘祁瑞和王保义发问道。

    三人见状,齐齐摇了摇头。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稍稍放下心来,他随即开口说道:“这条江堤虽然很牢固,但我们也不能太迷信,一定要做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准备。”

    说到这儿,魏一鸣略作停顿,继续说道:“保义,这儿你是防汛抗洪的行家里手,若真出点什么状况的话,你只管发号施令,我们一定会照做不误。”

    魏一鸣这话后看似轻描淡写,实则等于将现场指挥权交给了王保义,这可是不是闹着玩的事。

    王保义听后,刚想推辞,魏一鸣沉声说道:“这事,你就别客气了,防汛抗洪的专业性很强,洪水不会因为这是书记,那是镇长,便给几分面子,必须要由懂行的人现场指挥,这点我和吴书记心里都很清楚。”

    “镇长说的没错!”吴金山接过话来沉声说道,“保义,这事你就不要推辞了,如果真出现什么险情的话,我和镇长都听你指挥。”

    王保义听到书记、镇长的表态的话语之后,心里很是感动,当即开口说道:“书记、镇长,你们放心,只要我王保义在,江堤便一定不会出事。”

    吴金山和魏一鸣听到王保义的话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六人简单交流了一番之后,张明亮、刘祁瑞和王保义便起身出了窝棚。魏一鸣见状,也站起身来跟着他们出门而去。吴韵沁已一看,窝棚里只剩下她和吴金山了,连忙也跟着走了出去。

    吴金山在家里已经睡着了,被魏一鸣一个电话叫了过来,这会正觉得困的不行,于是便坐在草垛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准备闭目养会神。

    吴金山刚把眼睛闭上,秘书宋福宁便推开窝棚的门走了进来。吴金山在来的路上给其打了个电话,得知老板上江堤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赶了过来。

    吴金山睁开眼睛见是宋福宁,心里的火噌的一下边上来了,怒声说道:“镇长要求三十五周岁以内的党员干部,从昨晚开始,轮番在江堤上值守巡查,你们时候超过三十五了,我怎么不知道?”

    宋福宁作为一把手的秘书,自有种优于一般科员的意识,压根就没把魏一鸣的话放在眼里。这会听到老板质问之语后,心里很是一惊,结结巴巴的说道:“老……老板,我为了照顾您,这才……”

    “放你的屁,你晚上在家里照顾我呀?”吴金山怒声反问道。

    宋福宁听到这话后,忙不迭的点头认错。

    吴金山狠瞪了其一眼,怒声说道:“你现在立即给我滚到江堤上去,让镇长帮你安排巡查任务。”

    宋福宁应了一声之后,忙不迭的转身往门外走去,慌乱之间,脚下一滑,直接来了个单膝跪地,幸亏没其他人看见,否则,宋大秘书的脸可真没地方搁。

    吴金山之所以冲着宋福宁发这么的火,是因为秘书代表的是领导的形象。防汛抗洪是现阶段镇上的重点任务,吴金山作为一把手,自不希望在这事上授人以柄。宋福宁却丝毫没这方面的觉悟,他自不会和其客气了。

    宋福宁找到魏一鸣时,见其正在和副镇长吴韵沁巡查江堤,忙不迭的走过去让其帮着安排任务。魏一鸣也没有和宋福宁客气,便让他和于勇一起在附近的江堤上巡查。

    吴韵沁见此情况,低声说道:“秘书和老板一个路数,尽做表面文章。”

    “你小点声,说他没事,若是传到老吴那儿去,可够你喝一壶的。”魏一鸣说话的同时,冲着宋福宁轻挪了一下嘴。

    “怎么,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这年头还不让人说真话了?”吴韵沁一脸不屑的说道。

    魏一鸣白了其一眼,低声说道:“怎么,晚上吃了枪药了?”

    “我不是和你一起吃的吗,我吃了什么,你也吃了什么,咯咯!”吴韵沁娇声笑道。

    魏一鸣听后,郁闷的不行,想要说点什么,想了想之后,并未开口。

    片刻之后,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传来,魏一鸣听后,心里咯噔一下,这时候来电话绝不是什么好事,他连忙将手伸进衣袋里掏出手机。当看见水利站长王保义的电话后,魏一鸣的心里很是吃惊,忙不迭的伸手摁下接听键,急声问道:“保义,怎么回事?”

    “镇长,出事了,您快点过来吧!”王保义在电话那头急切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