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69章 最后一根桩
    眼看着粗重的木桩被钉进湍急的洪水中,魏一鸣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再有两根桩便要到他和王保义的立身之处了。桩是从豁口的两边往中间打的,也就是说最多再有五根桩,便能将冲垮的堤坝联连起来了。一旦木桩打下去之后,大家齐心协力往里面填沙袋,便没问题了。

    尽管成功在望,但魏一鸣心里却丝毫不敢懈怠,正如王保义刚才所说的那样,越到决堤处的中间,水流越是湍急,打桩的难度也越大,绝不能掉以轻心。

    下水的出王保义以外,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壮小伙,不知不觉,他们待在水里已将近一个半小时了。一直以来,魏一鸣的身体都很棒,体力也很充沛,但这会还是觉得腿有点打软了。

    魏一鸣注意到站在他身边的王保义,不但嘴唇比之前更为青紫了,脸色一片苍白,看上去有点体力不支的样儿。

    “保义,你怎么样,要不上去休息一下吧,我让吴书记换其他人下来!”魏一鸣关切的对王保义说道。

    王保义用力摇了两下头,沉声说道:“镇长,我没事,最多再有二十分钟便完事了,我坚持得住。”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事情进展到这会,如果强行让王保义上去的话,他一定不甘心。除此以外,最后两、三根木桩非常关键,在这么急的水流里下桩,可不是件容易的话,稍有不慎,桩就被水冲走了。王保义有着丰富的经验,有他在这儿压阵,魏一鸣更为心安一点。

    “行,保义,你自己看着办,如果不行的话,便出声,千万不能硬撑着,没必要!”魏一鸣沉声说道。

    “谢谢书记的关心,我心里有数!”王保义沉声说道。

    魏一鸣听后,冲着王保义用力点了点头。

    十分钟之后,又有两根桩被打下去了,只剩下最后的三根桩,看似很快便能搞定了,实则却不然。

    两个壮小伙来到王保义身边准备下桩,可一连尝试了几次都已失败而告终。魏一鸣这边的两根桩都已下去了,那边却还是不成。若非两个小伙子眼疾手快,那根桩都要被洪水给冲走了。

    魏一鸣见此状况,一脸焦急的问道:“保义,什么情况?”

    “镇长,下面应该有砖头或是石块,桩根本下不去,必须要潜下去将其清理掉,否则,这桩便没发生打下去。”王保义一脸阴沉的说道。

    如果是其他地方的桩,挪一挪位置到无所谓。这儿是决堤处的正中间,水流最为湍急,如果不下桩的话,沙袋扔下去一定会被冲走,因此这桩非笑不可。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不等王保义再说,抢先开口道:“那行,我先下去看看是否有砖头或是石块!”

    “镇长,要不还是我来吧!”王保义急声说道。

    “不用,你在下面帮我看着,我下去!”魏一鸣一脸严肃,毫无商量的余地。

    说完这话后,魏一鸣又冲着打桩的两个小伙子说道:“你们看着点绳子,如果有动静的话,便用力往上拉绳子。”

    “行,镇长,您放心,我们俩一定紧盯着绳子,绝不会误事!”其中一人一脸慎重的说道。

    魏一鸣见状,轻点了一下头,猛吸了两口气,然后用力一低头扎进了水里。

    下水之后,魏一鸣顿觉一阵急速的水流猛冲了过来,他连忙伸手抓住身边的木桩,埋头向下潜去。在此过程中,魏一鸣感觉到了水流强大的力量,和平时游泳时扎猛子完全是两个概念。

    尽管异常艰难,但魏一鸣并未退缩,顺着木桩顺利潜到了堤坝的底部。潜到底不是目的,必须得搞清前面不远处有无转头或是石块,若是有的话,最好能将其搞走,否则,根本无法下桩。

    魏一鸣尝试着松开木桩向前游,谁知刚一松开手,水流便将其冲走了。两个负责看绳子的小伙,见到动静之后,连忙向上提绳子,将魏一鸣拽了上来。

    浮出水面之后,魏一鸣伸手抓住横在水面上的绳子,一连呼了两口气,这才开口说道:“保义,水流太急了,摸着木桩虽然能下去,但是一松开手,水便将人冲走了,根本搞不清下面的状况。”

    王保义听到魏一鸣的话后,一脸凝重的说道:“我猜也是这样,你先休息一下,我下去看看!”

    “保义,你我都在水里跑了这么长时间了,体力有点不支,让金山书记找两个水性好的下来试试。”魏一鸣沉声说道。

    魏一鸣的这一提议是合理的,也是可行的,现在的状况已基本搞清楚了,现在所要做的便是找一、两个人下去,将障碍清除掉便行了。

    “没事,我下去看看。”王保义沉声说道,“我身上也有绳子,让他们多看着点,大不了和你刚才一样,没事的!”

    王保义说的也有道理,他的水性比魏一鸣只好不差,腰上又扣着绳子,若有什么异常的话,让上面的两人直接拽绳子就行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行,保义,你别勉强,不行了,就拽两下绳子,我让他们拉你上来!”魏一鸣一脸严肃的说道。

    王保义轻点了两下头,魏一鸣则冲着蹲在木桩上来年各个小伙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注意力集中一点,严阵以待。

    一连做了两个深呼吸之后,王保义猛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魏一鸣知道水下的感觉,两眼紧盯着水面,期待着王保义能快点浮出水面。

    江堤上的吴金山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张明亮低声问道:“书记,这是什么状况,最后一根木桩打不下去,镇长刚从水里出来,王站长怎么又下去了?”

    吴金山一脸阴沉,江堤决口对于他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如果能在短时间之内将其堵上,不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那还好办,否则,他这个一镇之书记只怕是做到头了。

    听到张明亮的问话后,吴金山一脸不快的训斥道:“哪儿这么多废话,拿眼睛看就是了!”

    张明亮不明不白挨了一句训,心中郁闷的不行,但吴金山是一把手,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当着众人的面与之叫板,只得忍气吞声吃下这个哑巴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