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70章 只见绳子不见人
    魏一鸣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王保义有动静,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他当即便果断的冲着两人挥了一下手,示意他们拉绳子。两人见到手势后心领神会,连忙用力拉拽起绳子来了。

    魏一鸣本以为王保义会随之浮上来,谁知那绳子却像是被什么重物压着了一般,两人竟然没法将其拽出来。负责拽绳子的两个小伙子心里没底了,抬眼看向魏一鸣,请示他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看到这一状况后,魏一鸣头脑中也有点蒙,按说不该出现这种状况,水中有浮力,要想将一个人拽上来再容易不过了,他有点搞不清楚王保义在水下的状况。

    尽管如此,魏一鸣还是决定继续拽绳子,其一,王保义在水下待的时间足够长了,再待下去可能会有意外;其二,若是王保义出了意外,更是要将其拉上来,以便及时抢救。

    打定主意后,魏一鸣冲着两人做了个用力往上提的手势,示意他们立即将王保义拉拽上来。

    站在木桩上两个小伙子,得到魏一鸣的示意后,不敢怠慢,连忙伸手去拽绳子。谁知刚一发力,绳子便已上来了,但却只见绳子不见人。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绳子拽上来了,但下面却空空如也,并不见王保义的身影,这可如何是好。

    魏一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冲着发呆的二人喝道:“快去向书记汇报,快!”

    两人听到喝声之后,这才醒过神来,立即转身便向着堤岸上跑去。

    此时此刻,魏一鸣根本顾不上其他人的表现,他只一心一意想要找到王保义,于是猛吸了一口气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魏一鸣采用之前的老套路,伸手摸着木桩向下潜去。上次下来的目的是为了搞清木桩打不下去的原因,这会下来却是为了寻找王保义,动作较之前迅速了许多。

    下到水里之后,魏一鸣便把眼睛睁开四处寻觅。在水中睁眼睛可不像陆地上那么容易,尤其在水流湍急的情况下,魏一鸣只觉得眼睛一阵阵的生疼,他根本顾不上这些,不时用手划水,焦急的往四处张望,想要尽快寻觅到王保义的身影。

    水下睁眼都异常论难,更别说在水下找人了。魏一鸣一直潜到江底,并未看见王保义的身影,不由的焦急起来。王保义铁定是出问题了,否则,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不上去,另外绳子也断了,可谓危机四伏。若是能找到他的话,还有希望,否则……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再也顾不上自身的安危了,伸手松开木桩,双手不停划水,双脚也用力的蹬踹,想要游到下不了桩的地方看看。

    由于水流太急,魏一鸣尽管非常努力,也只能勉强维持住身体的平衡,至于说前进,颇有几分难于上青天之感。若是其他事,魏一鸣一定就放弃了,在这种条件下,干超出自身能力的事儿,无异于找死。现在这事关系到王保义的生死安危,魏一鸣不敢轻言放弃。

    魏一鸣感觉到身体在水中处于一种类似于停滞的状态,猛地用力划了两下水,脚配合着用力蹬水,以获得向前的推力,头猛的向前一冲,总算勉强前进了半步。有了进步之后,魏一鸣强行抑制住心中的喜悦,依葫芦画瓢,继续向前进。

    经过一番拼死努力,魏一鸣总算前进了二十厘米,能隐约看见之前下桩地方的情况了。魏一鸣在双手用力划水的同时,睁大眼睛向前看去,木木呼呼的看见水下似乎有一个影子,他意识到可能是王保义,心里焦急异常,用力向前划水,想要过去一探究竟。

    魏一鸣这次下水不但时间比刚才长,花的气力更是要大了许多。这会已是强弩之末了,在水流的冲击下勉力支持,这会头脑中受到刺激,再猛的发力,已超出了正常人能承受的范围。

    向前连划了数下水之后,魏一鸣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随即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迷迷糊糊之中,他看见那水下的身影正是王保义。此时的王保义正在拼命挣扎,将手伸给他,想要其拉拽他一把。

    魏一鸣见此状况,忙不迭的将手伸过去,可眼看就要拉着王保义的手了,只差那么一点点,却怎么也够不着。魏一鸣急的不行,拼了命的划水、蹬腿、伸手,可就是够不着。不但够不着,反倒越来越远了,他着急的不行,下意识的想要张口叫其他人过来帮忙,可刚一张口,那如猛兽一般的水便灌了进来,随即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一鸣哥哥,你快点睁开眼睛呀,我是绮彤,你怎么不理我呀,一鸣哥哥……”

    魏一鸣的耳边传来一声急过一声的呼喊,他很想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有千斤重一般,努力了数下,都没能如愿。尽管如此,魏一鸣并不甘心,他吃力的轻轻动了两下手指头。

    “妈,你看一鸣哥哥的手指头动了,他醒……醒了!”柳绮彤一脸兴奋的冲着慕凌晗说道。

    昨天一早接到老妈的电话得知魏一鸣因抗洪抢先晕厥过去之后,柳绮彤当即便从课堂上跑了出来。正在讲台上津津有味传道授业的老教授很是不满,刚想发飙,见到跑出去的是柳大小姐,当即便将头转到了一边,佯作不见。

    教室里当即发出了一阵嘘声,老教授见状,不以为然的想道,你们要是有个任市长的老子,任过军区司令的爷爷,就算三天不来上学,我也不绝不会过问。

    柳绮彤回到家之后,立即和慕凌晗一起向芜州赶去。

    柳传强已于年后到临城市任市委副书记、市长了,接到二弟的电话之后,第一时间便赶到了芜州,他比慕凌晗、柳绮彤还要早半小时到芜州市人医。

    听到女儿的话后,慕凌晗抬眼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魏一鸣,低声说道:“绮彤,你一鸣哥哥就要醒了,你快点到他的耳边去说话,帮他快点醒来!”

    柳绮彤听后,不敢怠慢,连忙探头到魏一鸣的耳边,低声说道:“一鸣哥哥,我是绮彤,你快点醒来呀,我爸妈和二叔、二婶他们都过来了,你快点醒来看看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