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76章 示好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居一飞沉声说道:“一鸣,双桥镇目前的情况如何,你比我清楚,你能回来勇挑重担,我也就放心了。”

    居一飞说到这儿,略作停顿,沉声说道:“一鸣,对于江堤的事,你知道多少?”说完这话后,居县长抬起头来有意无意的扫了魏一鸣一眼。

    魏一鸣看见居一飞的目光扫过来,连忙将头转到了一边。双桥的江堤是谢云龙在双桥时建的,而谢某人自恃有县委书记夏文海撑腰,并不把居一飞放在眼里。面对此难得的良机,居一飞自是希望借机将谢云龙拿下。

    除此以外,柳江的江堤修建工程是由夏文海的小舅子杨东飞搞的,这当中有没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在里面,除了当事人之外,谁也不清楚。谢云龙作为知情人之一,若是将其拿下的话,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居一飞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但由于魏一鸣是市长柳传松的人,他可不敢将其当枪使。这会将这事提出来,便是想征询他的意见。

    听到居一飞的话后,魏一鸣当即便明白其用意了,沉声说道:“县长,回来之前,市长叫我过去谈了一点,他让我回到双桥之后,一心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至于其他的事,顺其自然。”

    魏一鸣这顺其自然四个字用的很巧妙,他的意思是告诉居一飞,你想这么搞都行,只要不牵连上我就行了。

    居一飞经魏一鸣牵线搭桥,也算是柳传松一系的,对于市长的话,他不敢不听。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居一飞虽有几分失望,不过这既然是柳传松的意思,他自不敢质疑,当即笑着说道:“市长高瞻远瞩,双桥镇现在可谓是一团乱麻,你确实应该把心思放在镇上的工作上。”

    魏一鸣不置可否的冲着居一飞轻笑了两下,其用意不言自明。

    从县长办公室出来后,魏一鸣刚走到楼梯口,副县长谢云龙从对面走了过来。见到魏一鸣之后,谢云龙笑着说道:“一鸣镇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样,身体没问题了吧?”

    “谢谢谢县长的关心,没事了!”魏一鸣中规中矩的说道。

    谢云龙是从双桥走出来的,一直将那儿当成自己的后花园,魏一鸣过去之后,当即便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从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谢云龙的权威,这便是其不待见他的原因。今日谢云龙却一反常态,不但热情的招呼魏一鸣,还请其去他的办公室坐一坐。

    谢云龙不待见魏一鸣,魏一鸣自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不过这会面对其盛情相邀,却也不便拒绝,当即便跟在其身后,向副县长办公室走去。

    “一鸣,这是明前龙井,级别也算不错,你尝尝!”谢云龙指着秘书奉上的茶说道。

    “谢谢谢县长!”魏一鸣说完这话后,伸手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说道,“确实不错!”

    谢云龙听后,笑着点了两下头,冲着魏一鸣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番寒暄之后,谢云龙轻咳一声道:“一鸣,这儿没外人,我便实话实话了,你初到双桥之时的有些做法,我有点多想了,故而……,实践证明,你是全心全意为了舒双桥的百姓,这点,不但吴金山比不上你,就连我也自愧不如。”

    “谢县长客气了,你和吴书记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以后工作中若有什么不到位的,还请您及时批评指正。”魏一鸣一脸诚恳的说道。

    “一鸣,你这话可就太谦虚了。”谢云龙笑着说道,“来,抽支烟!”

    魏一鸣伸手接过谢云龙递过来的烟,抬了抬屁股,作势要帮其点火。谢云龙扬了扬手中的打火机,示意他又火,然后啪的一声点着了。

    见此状况后,魏一鸣也不再和其客气了。

    魏、谢两人边抽烟,边喝茶,边聊天,乍一看如相知多年的老友一般,实则是怎么回事,双方都心知肚明。

    谢云龙此举大有和魏一鸣冰释前嫌之意,至于目的何在,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魏一鸣本就没有往其中掺和的意思,顺着谢云龙给的坡便下驴。

    临走之时,谢云龙将魏一鸣送到门口,伸手在其肩膀上轻拍了两下,诚声说道:“一鸣,你从出院,今天我就不留你,过段时间,等你的身体完全康复了,我们好好聚一聚,来个一醉方休,怎么样?”

    “谢县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魏一鸣笑着说道。

    “你和我还客气什么呀,就这么说定了,改天,我给你打电话。”谢云龙一脸爽快的说道。

    告别了谢云龙,魏一鸣刚到楼下,于勇便迎了上来。“老板,车在那边呢,您请!”于勇说话的同时,便顺手接过了魏一鸣的手包。

    “等一会了吧?有点事耽搁了。”魏一鸣开口说道。

    “没有,我也刚到。”于勇答道。

    魏一鸣让于勇三点过来,他两点半便到了,而这会已经四点半了。作为秘书,于勇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火候掌握的非常到位。

    上车之后,魏一鸣将头枕在座椅上,思索着谢云龙和他的会面,到底是偶然相遇,还是有意为之,他更倾向于后者。

    他从夏文海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去了居一飞那儿,以谢云、夏两人之间的关系,后者极有可透个口风给他,如此一来,谢县长便和其“偶遇”上了。

    如果事情果真如他猜想的那样的话,便可以说明两个问题,其一,双桥镇的江堤和谢云龙有关;其二,居一飞给夏、谢两人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谢云龙试探他是假,实则是借机试探柳市长的态度,这才是他们真正忌惮的。

    想清楚其中的关节之后,魏一鸣心里暗想道,姓谢的,我和你之间并无什么深仇大恨,你能有此态度,我也不可能刻意为难你。至于居一飞怎么做,那便不是我能控制的了,你自求多福吧!

    魏一鸣猜想的一点不错,他离开之后,谢云龙便拨通了县委书记夏文海的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足足聊了将近十分钟,至于具体聊了些什么,除了两位当事人以外,别人便不得而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