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80章 一切有我
    两天之后,虽然是周末,但魏一鸣却早早起床,不但他,双桥镇的头头脑脑们一个不缺,齐聚在会议室里。

    吴金山被纪委带走之后,魏一鸣便成了双桥镇当之无愧的的“一把手”,他的权威一时无二。

    今日,双桥镇众人这么早便齐聚一堂是为了去县里给水利站长王保义送行的。在和平年代,王保义为了集体和人民的利益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从这点上来说,值得所有人向他学习。

    魏一鸣走进会议室之后,现场嗡嗡的吵杂声当即便停歇了下来。“诸位,王保义是我们当中涌现出来的英雄、楷模,大家对他的情况比我更了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时间虽然还早,我们早点过去,上车吧!”魏一鸣冲着众人沉声说道。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众人面露凝重之色,抬脚向门外走去。

    车到半道时,魏一鸣先后接到了县长居一飞和县委书记夏文海的电话,问其什么时候过去。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夏、吴两人一定是得到了市长柳传松要过来参加王保义追悼会的消息,才会急不可待的给其打电话的。

    接到电话后,魏一鸣立即向两位县领导汇报,他正在镇上赶往县里的中巴车上,再有半小时左右便到了。

    在这之前,魏一鸣便让吴韵沁和县客运中心联系过了,向他们租了一辆中巴车,大家一起过去,免得三三两两、拖拖拉拉的。

    柳传松不像搞出太大的声势,故而一直到今天早晨才让秘书通知夏文海和柳传松。两人得知这一消息后,有点摸不准柳传松的用意,这才给魏一鸣打电话想要摸一摸底,看看柳市长意欲何为。

    中巴车刚在殡仪馆停定,县长居一飞的秘书张智便迎了上来,冲着魏一鸣说道:“魏镇长,书记和县长请你先过去一下,他们有点事和你谈。”

    魏一鸣听后,轻点了一下头,跟在张智身后向着接待室里走去。

    双桥镇的众人见到这一幕后,大眼瞪着小眼,满脸的惊诧之色。县委书记和县长等着魏镇长过去谈事,这样的待遇别说小小的镇长,就算县委常委只怕也没在待遇。

    吴金山被拿下之后,镇上便一直在传,魏一鸣将接替他职位,成为一把手。至于镇长,极有可能如去年一般,直接从外面调任过来。

    无风不起浪!

    不得不说,民间组织部长们的分析还是很有点道理。魏一鸣虽然年轻,但在双桥镇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升任镇委书记,也算是水到渠成。至于镇长从外面调任,一方面,何绍宽的年龄大了,很难提拔;另一方面,他是魏一鸣的人,县里不会希望看见双桥镇如此“一团和气”的。

    魏一鸣走进接待室之后,居一飞当即便把柳传松一会便过来的事说了出来。魏一鸣虽然事先便知道,但这会佯作不知,一脸的茫然。

    看着魏一鸣的表现之后,夏文海和居一飞心里都有几分失望,不过也不便多说什么,继续研究起接待柳市长的方案来。

    “书记、县长,我觉得县长过来是为了参加王保义同志的追悼会的,没必要搞那么复杂,就事论事就行了。”魏一鸣沉声说道。

    夏文海和居一飞听到魏一鸣的话后,抬起头来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几分将信将疑的神色。

    柳传松过来的主要目的是参加王保义的追悼会,这点夏文海和居一飞的心里都很清楚,但有没有其他用意,便不得而知了,他们俩担心的是这个。

    面对夏、柳二人脸上的询问之色,魏一鸣有意选择了无视,做出一副老僧入定的姿态,眼观鼻,鼻观心,再不肯多说一句话。

    夏文海和居一飞见此状况后,再次对视了一眼,慌乱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下来。

    半小时之后,芜州二号车驶进了泰丰殡仪馆,肖文海一马当先,居一飞紧随其后,其他人则跟着一起快步迎了上去。

    柳传松只和夏文海、居一飞握了握手,冲着其他人挥了挥手,一言不发走进了休息室慰问了王保义的家人。柳传松冲着王保义的遗孀说道:“这是你们双桥的魏镇长,以后生活中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找他。”

    王保义的妻子连连点头,向柳传松致意。

    夏文海见状,不失时机的说道:“若是魏镇长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便到县里来找我和居县长,我们一定要让英雄含笑九泉之下。”

    市长和县委书记连番话语,让王保义的遗孀很觉欣慰,一个劲的点头致谢。

    魏一鸣注意到王保义妻子身边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这应该是他儿子。魏一鸣记起巡堤之时,曾听王保义说起过他儿子正在泰丰中学念书,成绩一直很优秀,明年就要考大学了。

    魏一鸣清楚的记得,当初王保义说起儿子时神采飞扬,如今却已阴阳相隔,再也看不见儿子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幕后。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上前一步,轻拍了一下少年的肩膀,低声说道:“你叫王超吧,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以后无论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

    王超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并未开口,一脸漠然的斜了其一眼,仿佛这话并非和他说的。

    王保义的追悼会于十点钟正式开始,县民政部门的同志具体负责,前后持续了半小时左右。

    魏一鸣看到躺在水晶棺材里的王保义一脸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不由得悲从心来。在防汛抗洪过程中,魏一鸣才真正了解了王保义,还没等他好好和对方聊上一聊,英雄便匆匆的离去了。

    魏一鸣站在王保义的水晶棺前久久不肯离去,他两眼直视着对方那张栩栩如生的脸,心里暗道:“保义大哥,你只管安心的去吧,一切有我……”

    追悼会结束之后,柳传松、夏文海、居一飞等市县主要领导先后离开了。柳传松在上车之前,特意将魏一鸣叫到一边单独和其聊了将近五分钟。

    夏文海、居一飞等泰丰县的大小官员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艳羡不已,但却无可奈何。

    魏一鸣等人回到双桥镇时,已将近十二点半了。按说这个点早就该饿的前心贴后背了,但那天不知怎么了,谁也不觉得饿。

    在这之前,魏一鸣便让吴韵沁在望江楼订了两桌工作餐。面对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汤,大家食欲全无,硬是吃了两筷子,便纷纷站起身来走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