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89章 陈潇隆,他不是人
    姚进财看着忧心忡忡的夏文海,心里暗想道,看来娶个年青漂亮的老婆也不完全是好事,否则,老板也不至于愁成这样了。

    姚进财若是知道,夏书记由于满足不了娇妻,两人已分床睡了,只怕更要同情大老板了!

    一番思索之后,要紧慈爱只觉得眼前一亮,开口说道:“老板,我想到了一个主意,应该能解决这件棘手的麻烦事。”

    “哦,什么主意,快说!”夏文海迫不及待的说道。

    姚进财一脸得意的说道:“一会,我去市场上采购两套红木的办公家具一起送到双桥去,就说改善一下党政一把手的办公条件,您看如何?”

    夏文海听到这话后,伸手在办公桌上轻拍了一下,笑着说道“进财,你这主意不错,一套给魏一鸣,一套给陈潇隆,如此一来,两人都没意见了。”

    姚进财听后,满脸堆笑轻点了点头。

    “行,进财,你现在就去办这事,注意,买两套一模一样的办公家具,省得两人再生出什么幺蛾子来。”夏文海沉声说道。

    夏文海作为泰丰县的一把手竟然为了两个下属的办公家具如此操心,也是让人无语了。

    姚进财听后,立即站起身来,快步向门外走去,嘴角挂着得意的笑。从姚进财的角度来说,通过一件小事,不但获得了书记的赞赏,又帮书记夫人办了事,还能得到点实惠,可谓是意一举三得,真不愧小诸葛的称号。

    就在姚进财一脸得意的架着车驶向家具市场的时候,吴韵沁一脸凝重的走进了魏一鸣的办公室。之前接到曲颖的电话时,她本想让其直接拒绝陈潇隆的,想想还是先向魏一鸣汇报一下这事再说。

    魏一鸣看见吴韵沁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当即便放下了手上的纸笔,开口问道:“怎么,是不是有人又出幺蛾子了?”

    自从陈潇隆到双桥之后,之前轻松愉快的工作氛围便不见了,魏一鸣甚至觉得这小子比原镇党委副书记马继还要讨厌。

    吴韵沁轻点了一下头道:“除了他还能有谁,他刚才去党政办让曲主任安排人帮他把办公室里的家具都搬出来,你说怎么办,要不要理他?”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并未立即作答,沉思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他既然提出这要求,那便说明找到红木办公家具了,我倒要看看谁给的。你让曲主任照着他的意思办,我倒要看看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魏一鸣除了说出口的理由以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不想让曲颖夹在他和陈潇隆之间左右为难。曲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没必要那这事考验她。

    吴韵沁听到魏一鸣的话后,低声说道:“让人帮他收拾家具,这没事,没担心他万一要是搞一套红木家具来,你怎么办呢?”

    吴韵沁说到后半句时,声音很低,连魏一鸣都没怎么听清楚。

    昨天,魏一鸣义正言辞的拒绝陈潇隆置换红木办公家具的要求,今天人家便自行搞了一套过来,这将置魏一鸣一把手的权威于何处呢?

    “没事,他就算真将红木办公家具搞来,也不是镇上花钱给他置办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魏一鸣一脸淡定的说道。

    “可是……”

    “就这点小事而已,没什么可是的,照着我的话去办。”魏一鸣沉声说道,“我担心的是办公家具抬走了,却没有红木的过来,他的脸往哪儿放!”

    吴韵沁听到这话后,想想也有道理,转身便往门外走去了。

    看见吴韵沁出门之后,魏一鸣的眉头轻蹙了起来,他刚才那话只不过是为了安慰美少妇而已。陈潇隆既然如此这般的去做,一定有了十足的把握,否则,他是绝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意识到他之前可能有点小瞧那小子了,短短一夜之间便能搞来一套红木办公家具,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魏一鸣心里很清楚,陈潇隆搞过来的办公家具绝不是买的,极有可能是县里给其配置的,他暂时还想不出到底是夏文海的意思,还是居一飞出的手。

    意识到这点后,魏一鸣决定了解一下陈潇隆的背景,不打无准备之仗是他一贯的风格。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立即拿起手机给女朋友柳绮彤打了过去。拨通电话的一瞬间,魏一鸣才想到柳大美女正在上课,刚想挂掉,电话却已接通了。

    “一鸣哥哥,这会怎么给我打电话的,出什么事了?”柳绮彤一脸关切的问道。

    只要魏一鸣没有应酬,两人每晚都要通一次电话,至于白天,除了周末,很少联系,这会,猛的接到魏一鸣的电话,柳绮彤很是吃了一惊。

    “哦,没什么事,我想让你帮我打听点事,忘了你正在上课了,等你下课再说吧!”魏一鸣疾声说道。

    魏一鸣的话音刚落,电话里便传来一个威严的男声,“那位同学,要打电话请到教室外面去!”

    “是,教授!”柳绮彤脆声答道。

    魏一鸣的耳边随即便传来一阵哄笑声以及柳绮彤的脚步声,听到这状况后,他一脸愕然。

    虽说上大学翘课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当着教授的面这么干,一般人可没这胆子。想到柳绮彤霸气十足的表现之后,魏一鸣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笑意。

    “一鸣哥哥,好了,我出来了,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吧!”柳绮彤气喘吁吁的说道。

    “绮彤,你刚才……没事吧?”魏一鸣关切的问道。

    “没事,那老头是我爷爷的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下棋,他要是敢批评我的话,下次我就不给他开门,嘻嘻!”柳绮彤娇声笑道。

    魏一鸣听后,满头黑线,心里暗想道,这也行呀!

    “绮彤,省城那边有个叫陈潇隆的,调到我们镇上来了,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魏一鸣试探着问道。

    “什么名字,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陈潇隆,耳东陈,潇洒的潇,兴隆的隆。”魏一鸣立即说道。

    “啊,陈潇隆那个王八蛋竟然躲到你们双桥去了,怪不得省城里找不着他的,真是气死姑奶奶了。”柳绮彤怒声冲冲的说道。

    魏一鸣没想到柳绮彤对陈潇隆这么大怨恨,急声问道:“绮彤,怎么了?”

    “陈潇隆,他不是人!”柳绮彤怒声骂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