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93章 喝趴下了
    一口气连干三杯,七两五的酒,这可不是谁都能喝的下去的,陈潇隆刚想装一下逼,耳边却突然响起了魏一鸣的嘲讽之语,让其很觉丢人。

    陈潇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酒杯,里面的回扣确实不少,再看看魏一鸣的酒杯,一滴不剩,只得一脸悻悻的伸手端起酒杯,将剩下的酒一口喝尽。

    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大口喝的时候反倒不是太辣,若是只剩一星半点时,倒进嘴里却格外的辣,陈潇隆此时便充分体会到了这点。

    看着陈潇隆脸上痛苦不堪的表情时,魏一鸣站起身来说道:“”镇长如此盛情,我若不回敬一下可有点说不过去,这样吧,下面我们分开来喝,慢慢来!”

    魏一鸣说到这儿,冲着吴韵沁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让服务员斟酒。

    站在一边的小服务员已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她见过能喝酒的,但像魏一鸣和陈潇隆这么喝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故而,有点失神也在情理之中。

    吴韵沁见此状况,亲自拿起酒瓶帮二人杯中斟满酒。从陈潇隆表示要敬魏一鸣酒,吴韵沁便猜到了他的用意,当时,她心里便暗道,你这等于是抬脚往钢板上踹,就等着倒霉吧!

    吴韵沁和魏一鸣同事一年多了,大小酒场也经历过不少,反正她就没见其喝多过。陈潇隆要想在酒上坑魏一鸣,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正如魏一鸣猜想的那般,陈潇隆将第三杯喝下去便是硬撑了,这会见对方竟然要喝第四杯,顿觉头脑中嗡的一下,胃里愈发翻江倒海了起来。

    “镇长,这可是美女斟的酒,我先喝了!”魏一鸣端起酒杯,喝下半杯之后,轻放在了桌上。

    这会不同于之前,魏一鸣可不想做冤大头,故而只喝了一半,便停下来等着陈潇隆了。

    陈潇隆见此状况,不明就里,一脸开心的说道:“怎么了,书……书记,喝……喝不下去了?”

    陈大少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还不忘嘲笑他人,这精神也真是可佳。

    魏一鸣脸上的笑意更甚了,沉声说道:“今天喝了不少,有点过量了,不过硬撑下去,也能将这半杯喝下去,我这,不是在等着你嘛,镇长,请吧!”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才回过神来,魏一鸣并非喝不下去了,而是在等着他呢!端起桌上的酒杯时,陈潇隆的手微微发颤,将其放到唇边之后,屏住呼吸,猛喝了一大口。虽然这一口他自认为很大,但连三分之一都没到,更别说一半了。

    “镇长,还差点,再来一口!”魏一鸣一脸坏笑道。

    “哦,还……还差呀,行,我……我喝!”陈潇隆将酒杯凑到唇边又喝了一口。

    魏一鸣见状,刚准备将剩下的半杯喝掉,却见陈潇隆的身体摇摇晃晃了两下,噗的一声往椅子上坐去。屁股刚在椅子上坐定之后,整个人便如没了骨头一般径直往桌肚下去滑去。

    顺着乒乒乓乓一阵乱响,陈潇隆的杯碗瓢碟都被带到了桌下,醋碟子里的陈醋从他的头顶浇了下去。当经过唇边时,陈潇隆轻咂了一下嘴,心里暗想道,这是什么酒,怎么会是酸的呢?

    魏一鸣见此状况,冲着服务员说道:“陈镇长喝多了,去把你们老板和厨师叫来,请他们将其弄到下面去休息一下!”

    小服务员听后,连忙去叫老板和厨师了。

    魏一鸣转过头来,冲着姚进财说道:“姚主任,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姚进财见魏一鸣先后喝了将近一斤酒,头脑竟还如此清楚,心里暗想道,这小子到底能喝多少酒呀,这酒量未免也太恐怖了。陈潇隆连对方的底都没搞清,便想在酒上阴对方,这不是找死嘛!

    “魏书记好酒量,姚某今天真是看了眼界了!”姚进财冲着魏一鸣客气的说道。

    ……

    陈潇隆醒来时太阳已偏西了,魏一鸣、姚进财等人早就不见了踪迹。陈潇隆伸手轻揉了两下酸疼的太阳穴,心里暗骂道:“他妈的,没想到那小子这么能喝,这次被他阴了,下次绝不能再和他拼酒了。”

    陈潇隆说这话,可谓一点也不凭良心,明明是他想阴魏一鸣,由于酒量不如人,反倒被人家给灌倒了,根本不存在阴他这一出。

    昨晚,陈潇隆和书记夫人杨红霞聊得很是投机,今天对方又让人帮他送来红木办公家具,本想乘热打铁约其出来吃顿饭的。

    中午被魏一鸣喝趴下之后,这会仍觉得头晕乎乎的,泡妞的性质几近为零,当即决定晚上回去好好睡上一觉,哪儿也不去。至于今日丢到的面子,只能等到他日再找回场子了。

    傍晚,临近下班时,魏一鸣突然接到了肖盈的电话,说是晚上请他吃饭。

    中午,为了给陈潇隆一个教训,魏一鸣也喝了不少酒,下午趴在办公桌眯了一会,才稍稍舒服了一点,本想晚上回宿舍早点休息的,但肖盈的面子不能不给,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肖盈听后,开心的说道:“算你识趣,否则,礼物可就没你的份了,咯咯!”

    魏一鸣知道肖盈前段时间去了香港,那可是购物天堂,听这话的意思还给他买了礼物,这倒有几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你自己过去还是我去接你?”肖盈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魏一鸣急声说道。

    “我猜就这样,咯咯!”肖盈笑着说道,“晚上七点,皇朝西餐厅。”

    “行!”魏一鸣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肖盈挂断电话之后,弯腰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嘴角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魏一鸣也有日子没见着肖盈了,昨晚鬼使神差的竟然梦到了她,本想抽空给她打个电话的。中午和陈潇隆很拼了一场酒之后,将这事忘的一干二净,想不到对方竟主动给他打电话了。

    由于接受了肖盈的约请,魏一鸣晚上便不去吴韵沁那儿吃饭了,故而得提前告诉其一声,于是便拿起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魏一鸣的话音刚落,吴韵沁便急声说道:“你中午刚喝了那么多酒,晚上怎么还出去吃饭呀,你不要命了?”

    这话一出,不但电话那头的魏一鸣呆住了,就连吴韵沁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当即便满目羞红,手足无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