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599章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若是这会让人将牛春花从窗台上扯下来的话轻而易举,但随后将会麻烦不断。当日,马继在镇上异常强势,都让其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若不利用今日之机将这女人震慑住,将会后患无穷。

    有了这想法之后,魏一鸣并未示意刘祈瑞将拉拽下来,而是两眼紧盯着她的表现。

    上了窗台之后,牛春花下意识的往窗外一探头,看到楼下被太阳照射的惨白的水泥地,心里不由得一慌,粗壮的双腿敬隐隐打起颤来。

    魏一鸣看到牛春花的表现之后,心里有点了,他轻咳一声道:“牛春花,在你跳楼之前,我有两句话说一下,等我说完之后,你再决定跳或是不跳,反正你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你说对吧?”

    牛春花心里本就有点打鼓,听到这话后,下意识的轻点了一下头。

    副镇长吴韵沁见此情况,下意识的眯着眼睛紧盯着魏一鸣,想要看看如何说服这泼妇。

    魏一鸣轻咳一声道:“牛春花,你若是从这儿跳下去的话,会有出现三种可能,其一,脑袋先着地,那样的话,准会摔的脑浆四溅,白白红红的一片;其二,就算腿脚先着地的话,也一定会摔个粉碎性骨折,说不定这辈子都别想再站起来了。”

    说到这儿,魏一鸣略作停顿,接着说道:“至于说第三种可能,那就更惨了,以你的身材,若是臀部先着地的话,势必会伤到脊柱,就算不成植物人的话,瘫痪肯定是免不了的。三年后,马继从监狱里出来,如果见到你这副样子,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到时候,只剩下你孤苦伶仃的一个人终老一生,我想想都觉得可悲,你觉得呢?”

    牛春花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他妈的,你以为老娘是傻逼呀,我为什么要跳下去呢,我这就下来,哼!”

    陈潇隆本指望看一场好戏的,没想到这傻女人被魏一鸣三言两语便说服了,真是十足的傻逼。陈潇隆恨不得快步走过去伸手将牛春花给推下去,不过那样一来,倒霉的不是魏一鸣,而是他了。

    就在牛春花笨拙的从窗台上往下爬的时候,之前拉着她的两个女科员上前一步便准备去扶她。就在她们的手刚触碰到牛春花时,魏一鸣笑着说道:“你们俩别上手,她若是一不小心滑下去,你们可承担不起责任。”

    两位女科员听后这话后,连忙松手退到了一边去。

    牛春花本就非常肥胖,从窗台上下来很是吃力,感觉到有人来帮她之后,便放松了警惕,两人突然一撒手,她便失去了依靠,重重的摔在了地砖上,臀部先着地,如一只大元宝一般两头翘,让人看后有种情不自禁之感。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牛春花如丧家之犬一般,夹着尾巴快步往楼下跑去,边跑边伸手搓揉着她那如磨盘一般的臀部,看来刚才那一下着实摔的不轻。

    “行了,大家都散了吧,以后牛春花只怕不会再来胡闹了。”魏一鸣笑着说道。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称是,都说书记的这办法好,一劳永逸。

    看到魏一鸣意气风发的样儿,陈潇隆心里很是不爽,下意识的抬脚便想往办公室里退去。

    就在这时,吴韵沁突然伸手指着窗外说道:“咦,怎么这么美女呀,好像不是本地人。”

    美女在任何地方都吸引人眼球,何况从吴韵沁这样的美少妇口中说出的美女,更是引人注目。她的话音刚落,那些小科员走到窗前从楼下张望。

    “哇,三个美女,真漂亮!”

    “你什么眼神,分明是四个!”

    “对,没错,是四个!”

    魏一鸣往楼下扫了一眼,见柳绮彤赫然在其中之时,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陈潇隆。

    在这之前,柳绮彤便告诉他,陈潇隆以谈恋爱为幌子,使得她的闺蜜李若欣怀了孕,他便玩起了人家蒸发。得知他在泰丰双桥之后,她当时便要过来找他了,不过当时李若欣正在医院打胎,这两天一定出院了,今日是来兴师问罪的。

    陈潇隆看见楼下的女孩之后,脸色当时便变了,转身便往镇长办公室走去。

    魏一鸣见此状况,冲其说道:“镇长,我看车牌是省城的,是你的朋友吧?”

    听说这四个漂亮女孩竟然是陈潇隆的朋友,众人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车牌是省城的,双桥镇党委政府两边只有陈潇隆是从省城调过来的,魏一鸣如此推论一点问题也没有。

    “我不……不认识她们!”陈潇隆慌乱的说道。

    “不对吧!”魏一鸣沉声说道,“我听绮彤说,你曾和李若欣谈过恋爱,没错吧?”

    在这之前,陈潇隆只知道魏一鸣曾给芜州市长柳传松任过秘书,至于其他情况则一无所知。这会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出声问道:“绮彤,你认识柳绮彤?”

    陈潇隆正是通过柳绮彤认识李若欣,这也是他始乱终弃之后,柳大小姐格外愤怒的原因所在。

    “哦,忘了向你作介绍,柳绮彤是我的女朋友!”魏一鸣两眼直视着陈潇隆,满脸堆笑道。

    “柳绮彤的男朋友在芜州,怎么会是你呢?”陈潇隆一脸不信的表情。

    在省城纨绔圈子里,陈潇隆虽只能算是边缘人士,但由于和宋家两兄弟的特殊关系,他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这儿不属于芜州吗?”魏一鸣笑着说道,“另外,绮彤就在下面,要不,你和我一起去问问她。”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怒声质问道:“你告诉她们我在这儿的?”

    陈潇隆说这话时,两眼直直的逼视着魏一鸣,恨不得一口将其吞下去。

    “是呀,你在双桥任镇长,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不能说吗?”魏一鸣反问道。

    陈潇隆本以为魏一鸣会信口胡诌一番,想不到他敬正大光明的承认了下来,这让其愈加愤怒的不行。“好你个魏一鸣,今天这事,我和你没完!”陈潇隆怒声说道。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魏一鸣脸上的笑容依旧,“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如此怕人家找上门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