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605章 一场虚惊
    第二天一早,陈潇隆睁开眼睛后,见杨红霞并不在身边,下意识的心里咯噔一下,这可是县委书记的床,若是出点什么事的话,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就在陈潇隆准备下床之际,房门突然被推开了,陈大少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往房门口看去。当见到杨红霞满脸堆笑的从门外走进来,他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醒来了,是不是我做早饭的声音惊醒你了?”杨红霞柔声问道。

    陈潇隆轻摇了一下头,笑着说道:“没有,我自己醒过来了!”

    杨红霞轻道了一声那就好,随即便走到了床前。经过一夜三次滋润过后,杨红霞的皮肤显得更有光泽,大有一下子年轻了十来岁的感觉。

    陈潇隆看到美妇当前,不由得一阵心动,满脸银笑道:“杨姐,你真漂亮!”

    杨红霞从陈潇隆的身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听到他的话后,娇声说道:“姐老了,和那些小姑娘没法比,你就别哄我开心了!”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头脑中当即便浮现出了柳绮彤、李若欣盛气凌人样儿,当即沉声说道:“姐,那些小丫头和你没法比,搞不好便惹一身骚!”

    杨红霞听到陈潇隆话里有话,当即便问他怎么回事,陈大少随即便把李若欣的事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陈潇隆一脸愤怒的说道:“他妈的,我都不知道,那孩子是不是我的,竟从老子这儿敲去了三十万,等改天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收拾一下那臭表子。”

    “就是,现在女孩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不过你也是,和她做那事时,怎么不采取点防范措施呢,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杨红霞低声说道。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脸上笑意更甚了,开口说道:“杨姐,这就是我觉得还是你好的原因,随便怎么着都没事,嘿嘿!”

    杨红霞的脸刷的一下便红了,娇声说道:“潇隆,你坏死了,昨晚……”

    说到这儿,杨红霞停下了话头,俏脸涨得通红。陈潇隆见此状况,顿觉一阵心动,当即坐起身来伸手轻搂住杨红霞的柳腰,顺势一带,将其拖上了床……

    昨日,魏一鸣便准备去洪庆农机厂了,但由于柳绮彤、李若欣来找陈潇隆算账而耽搁了下来,今天一早,到镇上转了一圈之后,他便带着于勇去了方家。

    农机厂名义上是方家两兄弟在搞,实则当家的还是方荣华,魏一鸣直接去了方家打着看望老书记的旗号,了解一下相关情况。

    方荣华见魏一鸣来后,很是开心,当即便快步迎了上去,伸手与之相握的同时,开口说道:“魏书记,您工作繁忙,怎么还亲自过来呀?有什么事打个电话,我直接去你办公室就行了。”

    “老书记客气了,好久没陪你下棋了,今天没什么事,我来陪你对弈两盘。”魏一鸣笑着说道。

    方荣华见状,笑着说道:“谢谢书记的好意,我这两天正闲得难受呢,真是太谢谢你了!”

    说完这话后,方荣华和魏一鸣对视了一眼,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方荣华让老伴帮着魏一鸣泡了一杯茶,他则拿过象棋和棋盘,与之对弈了起来。

    就在魏一鸣和方荣华在楚河汉界之间厮杀的不亦乐乎之际,远在泰丰县城里的陈潇隆却被吓的不轻。

    一番剧烈的运动之后,杨红霞探过身子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递给了陈潇隆。就在陈潇隆满心愉悦的抽着事后烟之后,房门外面突然有了动静。

    听到门外的动静之后,陈潇隆吓坏了,连忙掐灭香烟,低声问道:“杨姐,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回来了?”

    一贯气定神闲的杨红霞也被吓的不轻,夏文海昨天下午便去省城了,这会已将近九点半了,从时间上来说,完全有可能回来。

    杨红霞心里很清楚,夏文海虽对她很是宠爱,但若是见到她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绝不会和其客气了。她虽是高高在上书记夫人,但若是被夏文海发现这事的话,她将变得一文不名,权势、金钱将就此离她而去。

    一阵慌乱之后,杨红霞果断的对陈潇隆努了努嘴,疾声说道:“你先躲到衣橱里去,我出去看看是不是他回来了。”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连滚带爬躲进了衣橱。杨红霞则慌乱的将睡裙往身上一套,然后将陈潇隆衣服鞋袜全都扔进了床下,转身快步向房门口走去。

    杨红霞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一条缝,将粉唇冲着门外试探着问道:“文海,是你吗?”

    “夫人,我是小娟,书记他没回来吗?”保姆从厨房里转过身冲着杨红霞发问道。

    得知来人是保姆小娟之后,杨红霞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与此同时,心里升腾起一股怒气,厉声喝道:“谁让你这么早过来的?”

    小保姆听到这话后,很是委屈,出声说道:“夫人,不早了,这点九点半了呀!”

    杨红霞听到这话后,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怒声喝骂道:“我说早就早,给我滚出去,等我电话再进来!”

    小娟没想到杨红霞会突然发飙,哪儿还敢废话,连忙低着头快步向门外走去。

    躲在衣橱里的陈潇隆将杨红霞和小娟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暗骂道:“他妈的,真是倒霉,若火了老子,将那小妞一并办了。”

    听到关门声之后,杨红霞回过头来刚准备招呼陈潇隆,却见他已从衣柜里走出来了,于是低声说道:“保姆,不是他回来了!”

    陈潇隆轻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

    尽管是虚惊一场,陈潇隆也不敢再在这儿待了,穿好衣服之后,用杨红霞新买的牙刷洗漱了一番之后,便匆匆出门去了。临出门之前,两人约好,周末去酒店开一间房好好深入交流一番。

    保姆小娟莫名其妙的挨了杨红霞的骂后,心里很是委屈。小姑娘年龄虽小,但也隐约猜到了怎么回事,下楼之后,并未走远,而是躲在对面的墙角里两眼直直的盯着楼梯洞观望。

    当见到陈潇隆从楼梯口出来上车之后,她小声嘀咕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被着夏书记乱来,哼,我这就把你的丑事记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