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624章 搞不清状况
    周五上午九点钟,魏一鸣踩着点走进了小会议室,在这之前,所有的党委委员都已在坐了,包括党委副书记、镇长陈潇隆。

    陈潇隆今天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西服,虽然剪去了吊牌,但看衣服的做工便知是名品,由此可见,他对今日这会的重视程度。

    魏一鸣扫视了全场一眼,开口说道:“大家都到了吧,那就开会吧!”

    听到这话后,陈潇隆用眼睛的余光扫了魏一鸣一眼,心里暗想道,希望你开完会后还能如现在这般气定神闲,那我可就真服你了。

    在这之前,除了明确支持魏一鸣的吴韵沁、何绍宽、刘祈瑞、宋珏以外,其他人都被其拿下了,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以六比五的比例,将对方主张搞的镇上干部调整给否决掉。陈潇隆现在很想看一看,魏一鸣看到这一结果之后的表现,一定是精彩至极。

    就在陈潇隆自鸣得意之际,突然感觉到魏一鸣的目光扫了过来,他连忙将头转向一边,并未和其对视。

    魏一鸣将陈潇隆的表现看在眼中,嘴角露出了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心中暗想道,陈大少,你机关算尽,只怕到头来反误了卿卿性命,我们走着瞧。

    “今天会议只有一项议题,那便是关于镇上有关职位的调整,在这之前,组织部已将调整名单发下去了,下面请各位畅所欲言。”魏一鸣沉声说道。

    魏一鸣的话音刚落,陈潇隆便冲着宣传科长李玉河,示意其开口发言。

    在这之前,陈潇隆便和张、李二人商量好了,会上由李玉河打头阵,张明亮紧随其后,他作为一镇之长,帮他们压阵,看情况再确定是否出手。

    看见陈潇隆的眼色之后,李玉河心里暗想道,书记才说了个开场白,你便让我开口,这未免也太着急了一点吧!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李玉河心里也清楚,陈潇隆既然冲其使眼色,他便不能置之不理,否则,势必会惹怒对方,对他而言,毫无必要。

    “书记,您刚出任一把手,镇长又是初来乍到,这时候便调整镇上的干部的话,是不是太仓促了一点?”李玉河煞有介事的说道。

    陈潇隆听到李玉河的话后,不由得轻蹙了一下眉头,心里暗想道,你和姓魏的说话这般客气干嘛,莫不是还指望他领的人情不成?

    李玉河虽是镇党委委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宣传科长,他能第一个站出来质疑书记已经过了,言语之间又怎敢不客气呢!

    魏一鸣非但没有回答李玉河的话,眼睛连扫都没往他这儿扫一眼,仿佛压根没听见他的话一般,若是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便是无视。

    李玉河看到这一幕后,脸上挂不住了,心里郁闷到了极点,不过对方的身份在哪儿,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在这时候向书记发飙。

    非但魏一鸣没有开口,连何绍宽、吴韵沁等人也没开口,大有一致将李玉河当成空气之意。

    陈潇隆看到这一幕后,不知魏一鸣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眼珠一转,轻咳两声之后,开口说道:“书记,我觉得李科长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你刚刚升任书记,我更是初来乍到,这时候大张旗鼓调整干部似乎有点不太妥当。”

    陈潇隆的话语乍一听很是客气,但最后的“不太妥当”一词却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很有几分图穷匕见之意。

    魏一鸣可以无视李玉河,但不能无视陈潇隆,这是两人之间职务间的差距决定的。

    “镇长,李科长搞不清楚状况,你不会也搞不清吧?”魏一鸣一脸严肃的问道。

    面对魏一鸣的询问之语,陈潇隆的心里咯噔一下,不知他何出此言。“书记,我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陈潇隆一脸不快的说道。

    魏一鸣瞥了陈潇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沉声说道:“镇长,我们今天开会讨论的是如何调整镇上的人事任命,而不是调不调整的问题,你不会连这都没搞清楚吧?”

    草,陈潇隆听到这话后,心中有种要骂娘的冲动,他本想直接将魏一鸣的提议扼杀掉,想不到人家根本不和他讨论调不调整的问题,而是讨论如何调整,这从根本上打乱了他的布局。

    陈潇隆尽管心里很是不快,但也没有任何办法,谁让人家是一把手,而他只是千年老二呢,除了听之任之以外,别无他法。

    魏一鸣将陈潇隆的表现看在眼里,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冲着组织科长宋珏说道:“宋科长,你把今天会议的议程和大家在说一遍,让所有人都做到心中有数。”

    宋珏说了一声好的以后,随即便郑重其事的将本次会议的目的、议程详细而认真的介绍了一遍。

    陈潇隆见此状况后,脸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心里暗想道:“他妈的,以为老子是小学生呀,用得着如此这般的解释吗,侮辱人也不能这么侮辱呀!”

    坐在一边的吴韵沁看到陈潇隆和李玉河脸上的尴尬之色,很觉好笑,为避免笑出声来,她连忙将脸转向了别处,不再看两人。

    宋珏说完之后,魏一鸣沉声说道:“听完宋科长的话,我想现在大家都明白本次会议的目的了吧,大家有什么想法尽可畅所欲言。”

    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样的感觉让陈潇隆很是不爽,但却无可奈何,他两眼狠瞪了魏一鸣一眼,心里暗想道,你他妈的阴老子,行,下面我就好好陪你玩一玩,看你怎么调整镇上的大小干部。

    尽管被魏一鸣摆了一道,陈潇隆却并不担心。无论魏一鸣有什么想法,都必须经过最终的举手表决,只要他手里握有足够多的票数,对方再怎么折腾也没用。有了这想法之后,陈潇隆便将之前不快抛之脑后,一心想要给魏一鸣一个教训,好挽回之前的面子。

    由于之前被魏一鸣呛了一回,李玉河打死也不开口了,张明亮心里也有点没底,拿着笔装模作样的在之上写画着什么,并不往陈潇隆这儿看。

    陈潇隆见此状况后,并不着急。干部调整是魏一鸣张罗的,钓鱼的都不着急,他这背鱼篓的着什么急呢,你愿意耗,那大家就都耗着,大不了让食堂的工作人员将午饭送到会议室来,边吃边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