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625章 信口开河
    挨了魏一鸣的怼之后,陈潇隆的头脑迅速冷静了下来,既然无法从根本上否决这场人事变动,他只需保住他的人便可以的。至于其他的,魏一鸣想怎么折腾便怎么折腾,他才懒得去管呢!干部调整涉及到的人员越多,对魏一鸣越不利,这点陈潇隆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打定主意后,陈潇隆摆出一副认真看戏的架势,眉宇之间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魏一鸣见陈潇隆偃旗息鼓不开口了,悄悄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当即便意识到他打的什么主意了,愈发坚定了让他如意算盘落空的打算。

    等了约五分钟之后,魏一鸣沉声说道:“之前组织科便将本次干部调整的情况发下去了,让大家认真思考,下面就来谈一谈吧!”

    说到这儿,魏一鸣略作停顿,接着问道:“宋科长,你看从哪个开始?”

    魏一鸣看似在询问宋珏,实则他早就交代过对方了,这会不过是借宋珏的口说出来。

    听到问话后,宋珏不敢怠慢,当即便开口说道:“书记,先从阚河、张桥和三岔河三村的支书开始吧,这三个职位可是村里的一把手,就放在前面吧!”

    “行!”魏一鸣佯作思考之后,沉声说道。

    陈潇隆听说一开始便要讨论阚河的村支书,当即便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在这之前,阚河的王大强一连到他这儿汇报了三次工作,大有唯命是从之意,这是陈潇隆铁了心要保下的人。

    除此以外,这还是第一场交锋,俗话说,好的开始便是成功的一半,这番较量只能胜,不能败。

    “宋科长,你先详细介绍了一下阚河、张桥和三岔河三位村支书的情况,然后再听听大家的意见。”魏一鸣神完这话后,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

    宋珏轻点了一下头之后,当即开口说道:“阚河、张桥和三岔河三村的支书有一个共性的东西,那便是三人的年龄都偏大了,尤其是阚河的王大强,不但年龄大,思想也保守,一直在阻挠该村的人参种植,和镇上的要求背道而驰,我们根据之前干部考核的结果对他们三人做出了调整的决定。”

    陈潇隆想要干什么,魏一鸣知道的一清二楚,为此也采取了有针对性的应对,不但将阚河、张桥和三岔河三个村的支书放在一起讨论,而且还让宋珏特意将王大强点出来,避免有人想浑水摸鱼。

    王大强在村支书的职位上混了有多年了,感觉到新任的镇委书记魏一鸣对其不待见,他才在第一时间转到的陈潇隆这儿来的。至于阻挠阚河的人参种植,那是陈潇隆无意之间说起的,他自然要照办了。

    陈潇隆没想到宋珏的火力这么猛,直接将王大强架在了最前面,愈发感觉到了其间的严重性,心里暗想道,姓魏的,不管你这么搞都别想将王大强拿掉,我是绝不会让你逞心如意的,哼!

    陈潇隆想到这儿后,不再迟疑了,当即冲着张明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立即开口说话。之前,宣传科长李玉河已开过口了,这会轮到张镇长了。

    在这之前,张明亮和李玉河都知道陈潇隆已将其他党委委员的工作做到位了,他们手中掌握的票数完全能压制住魏一鸣等人,如此一来,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看到陈潇隆的脸色之后,张明亮开口说道:“宋科长,我对你的说法有不同意见,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三位村支书也就才五十上下,没到廉颇老矣的地步。目前,我们镇的情况比较特殊,各村有他们这些老人稳着,才不会出事。”

    张明亮说完这话后,抬起头来,有意无意的往陈潇隆那儿扫了一眼。当见到镇长脸色阴沉,眉头紧锁,张明亮心里咯噔一下,略作思考之后,接着说道:“就拿阚河村来说,你们拟让村主任宦有志接替王大强的职位,据我所知,这个宦主任好像在魏书记刚到双桥时,还带人到镇上来闹过事吧,这样的人也能当村支书?”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脸色才缓和下来,冲着张明亮轻点了两下头。

    既然无法全盘否定魏一鸣的干部调整,陈潇隆索性便只管他的人,至于其他的,巴不得对方去动。魏一鸣得罪的人越多,对他越有利,陈潇隆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到位。

    陈潇隆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张明亮的话音刚落,当党委副书记何绍宽便开口说道:“张镇长,当初那事宦有志是受了马继的蛊惑,再加上镇上确实没对人参种植户有所交代,宦主任的做法情有可原。”

    张明亮是常务副镇长,虽说级别不低,但何绍宽可是正儿八经的三把手,两人之间还是有点差距的。

    一直以来,张明亮都看不上何绍宽这个副书记,他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若非魏一鸣空降到双桥,何绍宽能保住原先的职位就不错了,更别说升官了。如今对方却冲着他指手划脚,这让他如何能服气呢?

    “何书记,你的意思宦有志情有可原便可升任村支书吗?”张明亮冷声问道。

    何绍宽任常务副镇长时,张明亮便自持和原副书记马继的关系好,根本不把其放在眼里了。如今,何绍宽虽是镇党委副书记,习惯使然,他却依然不将其放在眼里。

    “张镇长,你这是在断章取义,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何绍宽冷声说道,“根据组织科的考察,宦有志的得分远高于王大强,我觉得做出调整并无问题。”

    会议刚一开始,党委副书记和常务副镇长便较上劲了,这在以往可并不多见,众人看到何绍宽和张明亮之间剑拔弩张的姿态,心里都充满了期待,想要看一场好戏。

    张明亮没想到何绍宽如此强势,心里顿时有种热血上涌之意,当即便怒声说道:“何书记,你确定组织科的考核没有任何问题,谁知道他们所谓的得分是怎么来的,哼!”

    张明亮这话若在私下里说的话,一点问题也没有,但这儿可是党委会的会场,信口开河可是要承担责任的。张明亮意识到这点时,已经迟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想要收回来,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