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646章 突生变故
    陈潇隆答应的很爽快,魏一鸣从他脸上也未看出丝毫异样的表情,故而并未多想。

    从魏一鸣的角度来说,这事对于陈潇隆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政绩,除非他的脑子烧坏了,否则,绝不会从中作梗的,然而,有些事注定将要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第二天一早,宁茹雪便过来了。自从魏一鸣帮着做通市卫生局的工作,江海药业便步入了正轨,双桥分公司生产的鲜人参和人参口服液投入市场之后一炮而红。如今,宁茹雪已俨然有几分女企业家的气魄了。

    宁茹雪并未亲自参与谈判,而是和魏一鸣在办公室边喝茶,边闲聊。这事对于江海药业和双桥镇双方而言,都是一件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宁茹雪亲自过来主要是为了表明对这事的重视程度。

    魏一鸣和宁茹雪已有日子没见了,两人在办公室里聊的很是投机。

    “宁姐,现在的江海药业可是芜州知名企业,没想到你这么难干,真是出人意料。”魏一鸣笑着说道。

    宁茹雪伸手轻抚了一下耳鬓的碎发,柔声说道:“一鸣,你这话可有点打击人哟!”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了,连忙摆手说道:“宁姐,你别误会,我可没其他意思,我是说……”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呀,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宁茹雪嗔怪的瞧了魏一鸣一眼,柔声说道。

    自从魏一鸣调任到双桥来之后,宁茹雪也忙着重振江海药业,两人虽说见过几次面,但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基本没怎么说上话,今日难得坐在一起聊天,两人都觉很是放松、开心。

    看着宁茹雪的小女儿态,魏一鸣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宁姐,你真漂亮!”

    宁茹雪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随即伸手轻掩着粉唇,低声说道:“一鸣,你这话若是放在五、六年前说还行,现在老喽!”

    魏一鸣这话本是兴之所至,听到宁茹雪的话后,他当即开口说道:“宁姐,我怎么看不出你老了,你现在可是六月的荷花,正当时呀!”

    宁茹雪没想到魏一鸣竟会说出这话来,不由得咯咯的笑出声来。

    宁茹雪上身穿着淡红色的风衣和白色紧身线衫,这一笑引得魏一鸣连连侧目,某处大有呼之欲出之感。

    将魏一鸣的表现看在眼里,宁茹雪顺着他的目光低下了头,随即便明白怎么回事了,当即便佯怒道:“一鸣,你在看什么呢?”

    魏一鸣没想到宁茹雪会识破他的眼神,老脸微微一红,低声说道:“没……没看什么呀!”

    “再乱看,我就把你那天晚上的丑事说出去,看你这书记还怎么做,咯咯!”宁茹雪说到这儿时,头脑中当即浮现出了魏一鸣穿着风筝裤的情景。

    魏一鸣当日着了沈嘉珏的道儿,一条好好的裤子被其用剪刀剪成了破烂。若非沈大美女的公爹吕秋生及时出现,魏一鸣甚至都不知该如何脱身。在回去的路上,魏一鸣巧遇车抛锚的宁茹雪,为帮其换轮胎,他不得不穿着那条风筝裤下车。当时,宁茹雪便笑得不行,想不到时至今日,她竟然还拿出来说,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魏一鸣向门外偷瞄了一眼,冲着宁茹雪说道:“宁姐,这可是我的地盘,你若是再提那事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嘿嘿!”

    宁茹雪看见魏一鸣一脸心虚的表情,很是不屑的扫了其一眼,开口说道:“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小。对了,一鸣,我记得你那天晚上里面穿的好像是蓝色的那什么吧,咯咯!”

    哪壶不开提哪壶!

    魏一鸣看到宁茹雪一脸得意的表情之后,怒声说道:“宁姐,你再说,我可真不客气了!”

    “不客气又能如何,我可不怕你!”宁茹雪说到这儿,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冲着魏一鸣挺了挺胸部。

    魏一鸣怎么也没想到宁茹雪竟然变本加厉,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宁茹雪见此状况,愈发得意的冲着魏一鸣做起了鬼脸,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见此状况后,魏一鸣实在按捺不住了,抬手冲着宁茹雪的大腿外侧轻拍了一下,低声说道:“我让你再说,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宁茹雪想不到魏一鸣会突然出手,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俏脸上当即便爬上了两朵红云。宁茹雪现在是江海药业的老总,别说一般人,就算那几位副总见到她都毕恭毕敬的,魏一鸣竟会做出如此举动,他当即便懵了。

    魏一鸣看到宁茹雪的表现后,心里也生出了一股后悔之意,生怕对方因此生气,那可就尴尬。虽说他之前与宁茹雪的关系不错,但两人之间有一年多没怎么接触了,谁知宁总现在是什么态度。

    就在魏一鸣心慌意乱之际,宁茹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后者连忙从随身携带的墨绿色小包里拿出手机,瞥了一眼之后,摁下了接听键。

    见此状况后,魏一鸣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伸手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扫了一眼上面的时间。两人不知不觉竟也聊了近一个小时了,这时间过的还真快。

    “你说什么?镇上要求将人参收购价提高二十元,这……这……”宁茹雪一脸惊诧的说道,“行,我知道了,你等一下,我这就过去。”

    听到宁茹雪的话,魏一鸣也是吃了一惊,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谁说要将人参收购价提高二十元的,我怎么不知道?”

    宁茹雪看到魏一鸣不像是在作假,当即便开口说道:“一鸣,宋副总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你们镇上的人要求将人参收购价提高二十元,这是怎么回事?”

    宁茹雪对魏一鸣的为人再清楚不过了,虽说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改变,但再怎么说,对方也不至于挡着她的面坑她,这也太过了。

    “你别急,宁姐,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魏一鸣一脸阴沉的说道。

    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向他汇报要将人参的收购价提高二十块钱,现在却突然在和江海药业谈的时候说出来,魏一鸣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的味道,这让他很是不爽,脸色阴沉的能挤得水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