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668章 收拾
    作为男人,没有什么比不能人道更伤人的了,谢松本不愿结婚,但谢仁义为了面子,硬是让他将吴韵沁娶回了家。每当看见吴韵沁那娇美如花的容颜,他却不能那啥时,心中的郁闷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才能体会。

    就在刚才,谢松将吴韵沁推倒在地之后,那个贱女人站起身来冲他只说了一句话——我们离婚。这句话如锋利的剪刀,将谢松心中仅有的一点自尊给割的支离破碎。若非那贱女人第一时间跑出了家门,他一定要狠狠收拾她一番,让她以后再不敢提这两个字。

    这会,这个贱女人竟还敢回来,谢松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他现在只有一念头,那便是揍死她。

    一脸愤怒的谢松伸手打开门,口中怒骂道:“你这贱货,经还敢……,咦,你们是什么人,走错门了吧?”

    谢松本以为是吴韵沁回来了,打开门之后,却见两个身高个大的年青人,下意识的改变了话茬。

    “没走错门,我们找的便是你,谢大少!”魏一鸣说话的同时,便伸手轻推了谢松一下,抬脚走进了门里。

    于勇紧随其后进了门,并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谢松见此状况,吃了一惊,下意识的以为魏一鸣和于勇是讨要高利贷的,连忙开口说道:“两位大哥,那钱还没到期呢,你们这是……”

    魏一鸣一脸不屑的瞥了谢松一眼,沉声说道:“我们不是找你讨要高利贷的。”

    谢松听到这话后,松了一口气,随即又一脸疑惑的问道:“那你们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

    谢松现在最怕收高利贷的找上门,既然眼前这两个不是,他便没什么好怕的了,说话较之前硬气了许多。

    于勇上前一步,沉声说道:“这位是我们双桥镇的党委书记魏一鸣,我们是为了吴镇长的事情而来的。”

    得知来人是双桥镇党委书记之后,谢松全无半点惧怕之意。放高利贷的人不择手段,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眼前这位可是国家干部,绝不敢把他怎么样,他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你是双桥的书记还是镇长,和我没关系,我这儿不欢迎你们,给我出去。”谢松一脸不快的说道。

    谢松本就不待见吴韵沁,得知魏一鸣的身份之后,则是恨屋及乌,当场便要撵两人走人。

    “在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魏一鸣一脸阴沉的说道。

    “我亚久就不认识你,给你什么解释?有病吧!”谢松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涉嫌殴打国家干部,我看有病的是你,而且还病的不轻!”魏一鸣沉声喝道。

    谢松虽然不学无术,但也知道殴打国家干部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可是要进去的,当即怒声说道:“你可别胡说八道,我连碰都没碰你一下,何来殴打国家干部一说,你真以为我白痴呀!”

    “你就是个白痴,我说的是你涉嫌殴打我们镇上的副镇长吴韵沁同志,她现在左小臂骨折,你别想抵赖!”魏一鸣针锋相对道。

    谢松这才回过神来,对方所谓的殴打国家干部指的是他和吴韵沁之间的这档子事,当即冷声说道:“我看你是脑子进水,吴韵沁可是我老婆,再说,我只是轻轻推了她一下,她自己把膀子摔断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才他妈的脑子进水了,这些话和我说没用,一会,你和警察去说吧!”魏一鸣脸色铁青,怒声说道。

    魏一鸣的话音刚落,谢松便怒声说道:“你以为我是吓大的,这点破事,警察也管,再说,这是我的家事,和别人无关。”

    “你说了不算,你给我等着!”魏一鸣一脸阴沉的说道。

    “切,给你点脸色,你还来劲了,给我出去,这儿不欢迎你们!”谢松一脸愤怒的说道。

    于勇上前一步,一脸阴沉的逼视着谢松,冷声说道:“这是吴镇长的家,我们呆在这儿,和你无关!”

    “你说什么呢,姓吴的那个贱货已被我扫地出门了,你们也给我滚!”谢松一脸张扬的说道。

    魏一鸣对谢松的行为很是不耻,心里本就压着火,听到这话后,再也按捺不住了,上前一步,冷声说道:“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说就说,我还怕你不成,那个贱女人已被我……”

    谢松刚说到这儿,魏一鸣便抬起手,冲着他的脸颊狠扇了下去,只听见啪一声响,谢松的脸上当即出现了五条清晰的手印。

    魏一鸣这一巴掌是含恨而扇,手上的力道可想而知。

    谢松没想到魏一鸣竟敢扇他的耳光,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怒声叫嚣道:“你竟敢打我,老子和你拼了!”

    于勇自不会让他伤着魏一鸣,当即便上前一步,照着他的面门便是一拳。

    一声惨叫过后,谢松伸手捂住口鼻处,鲜血从他手指之间流了出来。

    “你……你们竟敢动手打人,我要报……报警!”谢松一脸惶恐的说道。

    谢松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依仗自家老子有钱,整天张扬跋扈的不行,真遇上事,便傻眼了。

    于勇既然出手了,自不会和他上前,伸手指着他怒声喝道:“给我滚一边去,不用你报警,警察一会变过来,若是再敢装逼的话,老子揍死你!”

    魏一鸣和于勇心里都很清楚,对付像谢松这样的人,和他讲道理没有任何用,最好的办法便是用拳头。这类货色就是贱,要想让他听话,只需狠揍他一顿就行了。

    谢松没想到眼前这两人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当即便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

    魏一鸣了解完情况之后,便给双桥镇派出所长常江山,让他立即带人到县里来。

    这两天,常江山正带着两个警员在县里某宾馆蹲守一个犯罪嫌疑人,接到魏一鸣的电话后,当即便是他这就赶过来。魏一鸣和于勇说警察马上便过来,指的便是这。

    五分钟之后,常江山便带着人过来了。

    谢松见到警察上门之后,当即便扯开嗓子哭嚎道:“警察同志,这两名匪徒冲到我家里人将我打成这样,你们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呀!”

    常江山白了谢松一眼,一脸阴沉的喝道:“闭嘴,没问你,别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