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695章 半夜敲门声
    不知不觉,眼看第二个五圈又要结束了,陈潇隆摸了一个“发财”用力往桌上一拍,一脸兴奋的喊道:“三大元,自摸,再加混一色,哈哈,哈哈!”

    众人见此状况,一起将头凑过去,果然见陈潇隆的牌除了中发白以外,全是筒子,三大元加混一色,这可是十多番,众人纷纷说镇长的运气真好。

    结完账之后,张明亮看似随意的说道:“方总,刚才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说有事要和镇长汇报吗,这会不妨说来听听!”

    方洪庆本来已死心了,准备等改天再去找陈潇隆谈这事,大不了再花一桌饭钱,想不到张明亮竟然主动提及这一茬了,心里很是开心。

    尽管如此,方洪庆也并未立即开口,他抬眼看向了陈潇隆,那意思是询问他的意见。张明亮只是常务副镇长,陈潇隆才是一把手,这事必须要他点头才行。

    陈潇隆此时正在兴头上呢,看到方洪庆的表现之后,当即开口说道:“方总,这儿都不是外人,你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方洪庆见此情况,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开口说道:“镇长,我们厂子向县里的银行贷了一笔款子,我想请您帮着做个担保,不知您是否方便!”

    方洪庆说这话时,言语之间很是随意,他想极可能的淡化这事,不想因此触动陈潇隆敏感的神经。

    “方总,你们厂子这么大规模,向银行贷款走正常程序就行了,不至于要政府担保呀!”王进突然开口说道。

    方洪庆说是让陈潇隆做个担保实则便是让镇政府做担保,只不过换个说法而已,目的便是不想刺激陈潇隆,想不到王进一开口便将其说破了,可谓用心险恶。

    方洪庆一脸不爽的斜了王进一眼,心里很是不快,不过他随即便回过神来了,这事不能怨人家,而是他们兄弟俩的问题。

    打牌之前,方洪俊将张明亮叫了出去,随后,李玉河输钱了,二弟再次出手,独独漏了王进,他从中作梗也就能理解了。

    说完这话后,陈潇隆再次胡牌,轮到王进下去休息了。方洪庆连忙冲着二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和赶快和王书记意思一下。方洪俊见状,不敢怠慢,连忙跟在王进后面出了包间的门。

    方洪庆见此状况,心里暗想道,庙里的菩萨多了,哪一尊拜不到都不行,现在办点事还真是难。想到这儿后,方洪庆心里便懊悔的不行,早知道他便不和省城某公司合作开发新产品,现在搞的里外不是人。

    这事是他现在弟媳——镇农信行的行长李瑾牵线搭桥的,若不是自家人,方洪庆真有点怀疑这女人是不是和对方联合起来坑他们的。

    王进出门之后,方洪庆抬眼看向了宣传科长李玉河。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张镇长之前主动提及这个话题,算是有所表示了,现在轮到李科长了。

    李玉河见此状况,开口说道:“镇长,洪庆农机厂的信誉一直良好,这阶段又盖厂房,又搞新产品的,资金才会出现短缺的,若是有可能的话,不妨出手相助一下,毕竟是镇上的企业嘛!”

    李玉河这番话可谓给足了方家兄弟面子,方洪庆轻点了一下头,暗想道,两千块钱没白花,他这一句话也不止这点钱。

    陈潇隆虽然张扬,但绝不是傻逼。在这之前,他对洪庆农机厂的状况一无所知,今晚虽然吃了饭喝了酒还赢了钱,但他绝不会盲目答应方家兄弟作担保的。

    “方总,这事我们改天再说,这会喝的晕头转向的,说了也记不住,你说对吧?”陈潇隆开口说道。

    方洪庆心里暗想道,我看你打牌一点也晕头转向,说到正事便来花了。尽管心里很是不满,不过当着陈潇隆的面,他是绝不敢把这话说出来的,只得轻点了一下头,附和着说道:“镇长说的没错,现在我们专心打牌,明天我再过去找您专门汇报这事。”

    “行,没问题!”陈潇隆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酒喝了,饭吃了,牌打了,钱也赢了,转身便不认账,那是不可能的。

    方洪庆见陈潇隆松口了,他今晚的目的便算达到了,也算知足了。

    麻将一直打到是十二点才结束,方洪庆本想和陈潇隆一起回锦绣园,乘机说一下这事的,谁知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出门之后,打了一辆车直接走了。

    方家兄弟将张明亮、王进、李玉河送上车之后,并未立即走人,而是坐在车上各自点上了一支烟。

    “姓王的也给了?”方洪庆问道。

    “能不给吗,你看他那脸色就差到我兜里来掏了。”方洪俊一脸不快的说道。

    方洪庆听后,嘴角露出了几分笑意,低声说道:“一个人两千块钱而已,他们也就值这点钱,没事!”

    “我不是在乎这点钱,而是看到他们的样儿便来气,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便是见钱眼开。”方洪俊低声说道。

    方洪庆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开口说道:“他们虽然见钱眼开,但还是讲点道义的,刚才张明亮和李玉河可都帮着说话的,不过还是有点难度呀!”

    “怎么,姓陈的不松口?”

    “是呀,我明天过去再和他好好谈一谈,另外,我发现陈潇隆似乎对张明亮比较信任,我明天一早先给其打个电话。”方洪庆沉声说道。

    “行,大不了再花两千,他胃口不大。”方洪俊低声说道。

    方洪庆听后,轻点了一下头,将烟蒂弹落在在地上,沉声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先把我送到锦绣园,然后也早点回去,晚上慢点开车。”

    “没事,这会酒早醒了!”方洪俊说道。

    到了锦绣园之后,方洪庆便下车了,他却并未回家,而是鬼使神差的走到了8号楼,径直上了二单元的四楼。

    一直以来,方洪庆都对肖盈怀有不可告人的想法,之前虽不能得手,至少能天天见着,自从方洪俊和肖盈离婚之后,他已许久没见到前弟媳了,在酒精的作用下,竟然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其门前。

    笃笃,笃笃,方洪庆毫不犹豫的伸手敲响了肖盈家的门。敲门声虽然不大,但在寂静的夜晚,却显得格外刺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