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709章 半夜来电
    由于明天一早便要赶到临城市去,魏一鸣和吴韵沁通完话后,又和柳绮彤发了一会短信,随即便闭上眼睛睡觉了。

    皇朝大酒店不愧是准四星级的大酒店,住宿设施非常齐全,魏一鸣睡在一米五的席梦思大床上,觉得很是舒服,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魏一鸣身体猛的一震,伸手拿过手机,睁眼一看,见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座机号码,心里充满了疑惑。若是网络诈骗的话,手机只会响一、两声,再说也不会用本地号码呀,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儿后,魏一鸣伸手摁下了接听键,对着手机说道:“喂,哪位?”

    “你好,请问你是双桥镇党委书记魏一鸣同志吗?”电话那头当即便响起一个询问声。

    “我是魏一鸣,请问你是哪位?”魏一鸣一脸狐疑的问道。

    对方既能一口说出他的姓名、职位,便说明绝不是打错电话了,可魏一鸣对这个声音一点印象也没有,这会可是三更半夜了,谁会在这会打电话呢?

    “我是泰南派出所的,有件事向你核实一下。”电话那头的男声再次响起。

    魏一鸣想不出派出所怎么会三更半夜给其打电话的,当即开口说道:“什么事,你请说!”

    “我们刚才在东苑休闲中心抓到了一个嫖客,他自称是双桥镇的副镇长,名叫张明亮,请问,你们镇上有没有这么个副镇长?”对方问道。

    魏一鸣听到问话后,微微一愣,这才太搞笑了,张明亮竟然因为嫖猖被抓了,这货还真是个极品。

    “张明亮是我们镇的副镇长,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就让人过去。”魏一鸣沉声说道,“请问您贵姓。”

    “免贵,我姓王,泰南派出所的副所长。”电话那头的人答道。

    “王所长,你稍等,我这就让我们镇长陈潇隆同志和你联系,再见!”魏一鸣说完这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魏一鸣不是圣人,张明亮之所以这会还在泰丰,便是为了跟踪他的,在此情况下,他才不会管那货的事呢!魏一鸣伸手轻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在电话薄里找到陈潇隆的电话拨打了出去。

    陈潇隆昨晚和杨红霞在一起消耗非常大,今晚睡的正香甜呢,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吓了他一跳。当看见魏一鸣的号码后,他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愣,暗想道,不会是张明亮又杀了个回马枪,将姓魏的堵在了吴韵沁的家里,他打电话向我求饶来了。

    想到这儿后,陈潇隆的睡意全无,当即摁下接听键,一脸装逼的问道:“喂,书记,怎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镇长竟有未卜先知之能,看见我的电话便知道出事了。”魏一鸣揶揄道。

    陈潇隆并未听出魏一鸣话中有话,反倒很是开心,当即开口说道:“书记,说吧,什么事,你我在一起搭班子,没什么事不好谈的!”

    陈潇隆心里很清楚,就算魏一鸣和吴韵沁被张明亮捉歼在床没什么大不了的,两人一个未婚,一个离婚,除了道德谴责外,法律对其根本无能为力。

    魏一鸣听到陈潇隆的话后,回过神来了,心里暗想道,你不会以为张明亮发现我和吴韵沁之间的事了吧,若是那样想的话,你可能要是忘了。

    “镇长,我刚刚接到泰南区派出所王副所长的电话,他说……”

    魏一鸣刚说到这儿,陈潇隆便抢先说道:“书记,这点小事怎么还闹到派出所去了呢,没那必要呀!”

    陈潇隆之所以让张明亮跟踪魏一鸣,便是想将魏、吴二人的事当做小辫子紧攥在手中,闹到派出所去并不符合他的利益。

    “镇长,你已经知道什么事了?”陈潇隆的话音刚落,魏一鸣便突然发问道。

    “我……不知道呀!”陈潇隆一脸坏笑道,“对了,书记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还闹到派出所去了?”

    陈潇隆已认定张明亮将魏一鸣和吴韵沁捉歼在床,不知怎么的,竟然闹到派出所去了。姓魏的这会给他打电话十有八九是认怂的,故而在回答对方的问话时,他的嘴笑的差点撕裂开了。

    魏一鸣不再和陈潇隆废话了,一脸正色的说道:“我刚刚接到泰南派出所王副所长电话,说张明亮涉嫌嫖猖,被他们抓了个正着,你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头脑中嗡的一下,用一种近乎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你说什么,张明亮嫖……嫖猖,被派出所抓了?”

    “怎么,镇长觉得这么晚了,我会打电话给你开这样的玩笑吗?”魏一鸣一脸阴沉的反问道,“你快点过去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张明亮怎会干出这样的事来,真是不要脸至极!”

    陈潇隆本以为魏一鸣低头向其认怂的,没想到竟是张明亮出事了,下意识脱口而出道:“不应该呀,我让他回双桥去了呀,怎么会……”

    陈潇隆说到这儿,才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是魏一鸣,连忙停下了话头。

    魏一鸣早就知道张明亮跟踪他是陈潇隆指使的,对方这话等于不打自招,当即冷声说道:“看来镇长对张明亮的行踪很了解吗?”

    陈潇隆听到这话后,脸上微微发红,刚想出声解释,耳边却已响起了嘟嘟忙音。陈潇隆此时根本无暇顾及魏一鸣的话,将手中扔在一边,从床上一跃而起,穿上衣服之后,快步向门外跑去。

    张明亮此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和另外两个嫖客一起端在墙角,心中懊悔到了极点。他心里很清楚,出了这档子事意味着什么,别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能保住眼下的职位便不错,另外若是被妻子知道的话,后院必将起火。

    想到这儿时,张明亮恨不得抬手给自己两个耳光,一时冲动竟会惹出如此祸端来,他现在只寄希望于陈潇隆过来将其捞出去,那样的话便没事。

    就在张明亮胡思乱想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张明亮过来!

    听到这话后,张明亮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走了过去,一副诚惶诚恐的姿态,连走路都不太利索了,仿佛一不小心便会摔倒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