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763章 试探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猴子和马三此时除了乖乖就范以外,已无第二条路可走。魏一鸣的话音刚落,两人便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等了约十来分钟之后,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听动静至少有三辆车。龙三见其状况后,冲着手下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其过去看看怎么回事,随后,冲着宁茹雪和魏一鸣做了个请的手势。

    在场的人都知道,十有八九是何亮来了,至于因何有如此动静便不得而知了。

    魏一鸣等人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一个阴鸷的男声,“三哥,你这么晚了,将何总请过来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从门外走进来,身着一件丈青色的风衣,大背头,看上去像极了港台电影里黑绑老大。

    “独狼,我请谁过来,还要向你汇报,你他妈的什么时候成多管局长了!”龙三怒声斥道。

    来人正是在芜州道上新近刚刚崛起的独狼,他和龙三一样,也搞了一家物流公司,两人势同水火。

    “你请别人和我没关系,但何总可是我的拜把子兄长,你请他过来,我自然要问一声了。”独狼针锋相对的说道。

    龙三对于独狼和何亮的情况并不清楚,听到这话后,当即开口说道:“怪不得这段时间有的人混的风生水起,原来是抱上何总的粗腿了,龙三长见识了!”

    龙三这话奚落之语再明显不过了,独狼听后,眉头微微一皱,怒声说道:“三哥,别扯这些没用的,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何总人来了,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吧!”

    “不是我找何总,而是江海药业的宁总找他有事要谈,独狼兄弟,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让两位老总好好交流交流!”龙三开口说道。

    “别介,三哥。”独狼摆手说道,“这可是你的地盘,我可不敢将何总一个人放在这儿,若是出点什么事的话,我可承担不起责任。”

    龙三鄙夷的扫了独狼一眼,开口说道:“行,那便悉听尊便了!”

    何亮接到龙三的电话后,心中很是疑惑,他和这大混子并无交接,对方怎么会突然约他呢?为保险期间,他特意给独狼打了个电话,让其带着兄弟和自己一起过来。

    走进破旧仓库,看见宁茹雪站在一边后,何亮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除此以外,他看见宁茹雪身边的年轻男人有点眼熟,细一打量之后,才发现是魏一鸣,心里暗想道,这小子怎么来了?

    “宁总,不知这么晚了,请我过来有何指教?” 何亮上前一步,冲着宁茹雪发问道。

    自从弃政从商之后,何亮的发展很是迅速,这主要依仗于他那任副市长的舅舅,不过江海药业却如一个庞然大物一般横在其面前,让其无法超越。

    在此情况下,何亮便动了先与对方合作,再将其逐步吞并的念头,谁知宁茹雪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短短数日之内,便寻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

    何亮本想借助舅舅的身份,逼合作方放弃的,谁知一番打听之后,得知对方走的竟是常务副市长吕秋生的路子,他不得不打消这一念头。

    经过与副总李智成商议,何亮决定想方设法搞到宁茹雪与对方签的那份合约,然后再赔偿给对方相应的损失,将他们打发走。

    何亮这么做虽有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意思,但为了日后能拿下江海药业,这点牺牲完全是值得的。

    商量定了之后,何亮便让李智成去安排了,半小时之前,对方打电话向他汇报说,他找的人失手了,目前已失去联系,不知行踪。

    何亮听后,心里虽然不爽,但也并不担心。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就算宁茹雪报警的话,摆平这点小事,对他而言,可谓易如反掌。

    这会见到龙三和宁茹雪之后,他才意识到李智成找的那两个人极有可能落在他们手里了。尽管如此,何亮依然装出一幅浑然不觉的样儿,演技爆棚。

    何亮的话音刚落,宁茹雪便针锋相对的说道:“何总,你干了些什么,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这可不一定,何总的记性一直不好,这点我可以作证。”魏一鸣上前一步,冷声说道。

    魏一鸣成了市长柳传强的秘书之后,何亮没少给他挖坑,他敲打了其不止一次,但其自持舅舅是副市长,根本不知收敛。魏一鸣所说的话,指的便是当日之事。

    何亮早就认出魏一鸣,之所以不和其打招呼,便有奚落他之意。

    在何亮的心中,魏一鸣绝对是他的一号仇敌。在市府办时,本以为市长秘书是他的囊中之物,想不到却被这小子给抢去了。如今,这小子摇身一变成了芜州市最年轻实职正科,这一荣誉本该属于他的。

    遭受了这一打击之后,何亮才断了在官场上混的念头,在舅舅的安排下,下海搞了这家天晟药业,现在也算是芜州知名企业家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哟,这不是魏秘书吗,哦,不对,现在是魏镇长了,你怎么和宁总在一起的?”何亮有意上前一步,伸手指了指魏、宁二人。

    韩武能进去了,宁茹雪现在和寡妇无异,这么晚了,她竟和魏一鸣在一起,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值得人怀疑。

    “不好意思,何总,你又错了,现在是魏书记了。”魏一鸣不动声色的说道,“我和宁总商谈合作项目,然后便遇上了两个人意图抢夺宁总的包,何总,你说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呀?”

    何亮并不知魏一鸣已是镇党委书记,受此刺激之后,心里更是不快,当即怒声说道:“魏一鸣,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人想要抢宁总的包,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呀?”

    “何亮,你他妈的给我在这咋呼,你干过些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少在这儿装十三。”魏一鸣怒声骂道。

    魏一鸣本就看不上何亮这样的小人,这小子事先让人搞了那一出不说,现在竟将其推的一干二净,装的像个没事人的一般,心里的怒火当即噌的一下便上来,张口便怒声喝骂了起来。

    “姓魏的,你说我干过什么便干过呀,有本事拿出证据来,否则,少在这儿啰嗦。”何亮这话颇有几分试探魏一鸣和宁茹雪之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