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20章 教授登场
    虽对马昭升的提议不感冒,但他作为堂堂副省长,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宁茹雪得到主持人的示意之后,当即便去安排了。

    虽说事先便准备好了,但由于马昭升的提议太过突然,众人都有几分手忙脚乱之感,直到十分钟之后,才彻底搞定。

    本来让二十名消费者上台谈服用江海药业生产的鲜人参和口服液之后的功效,是会议的第二个关节,等领导们从台上下来之后,再安排他们上去的。

    由于马昭升的一句话,这一换届被提前了,领导们和消费者同在一个台上,便显得有点拥挤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听之任之了。

    等二十名消费者分成两排在台上坐定之后,吴韵沁莲步轻移,走上台去,开口说道:“各位领导、专家,各位代表,在座的这二十位大爷大妈,虽然来自全国各地,但他们都是江海药业生产的灵韵鲜人参和人参口服液的服用者,来,和大家打个招呼。”

    二十个老头、老太年龄都在六十到六十五之间,从全国各地赶到泰丰来,路途遥远,车马劳顿,年龄太大的,身体容易吃不消,宁茹雪便将年龄段给卡死了。

    听到吴韵沁的招呼后,二十个老头、老太当即便冲着领导和代表们挥手执意了,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意。

    “下面请大爷、大妈们一一介绍一下他们的身份以及服用灵韵鲜人参和人参口服液的感受。”吴韵沁面带笑容地说道。

    话音刚落,吴韵沁便走到一个好汉跟前,开口说道:“老伯,你先来吧!”

    老头伸手接吴韵沁递过来的话筒,开口说道:“我是来自山南省西陇市三和县同源乡五庄村的牛高原,服用灵韵牌的鲜人参两个月,自从服用之后,觉得体力比之前的充沛得多了,干农活也有力了,这产品很好,谢谢江海药业给我们生产出了这么好的产品。”

    吴韵沁之前虽说请大家都来谈一谈服用灵韵鲜人参和口服液之后的感受,但江海药业事先便安排好了十个人发言,在这之前,便帮他们准备了稿子,基本也就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这位大爷说的真好,下面我们再来听听这位大妈怎么说!”吴韵沁说话的同时,便将话筒递给对方。

    “俺是来自鲁东省南济市……”老妇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台词说了下来,效果也很不错。

    当着这么多的面,吴韵沁起先还有几分紧张,但由于事先都是准备好的,她只需按照既定的套路来说,故而很快便恢复了常态。

    魏一鸣注意到这一环节虽说是马昭升提出来将其放到前面来的,但他似乎并不十分关注,眯缝着眼,给人一种昏昏欲睡之感。

    在这之前,魏一鸣便得知马省长当年和柳绮彤的爷爷不对付,之前没说过来,这会突然过来极有可能另有用意,但一直到这会为之,都没看出他有什么动作来,让其觉得很是怪异。

    除此以外,魏一鸣一直在考虑之前指使那服务员往茶水里下泻药的到底是什么来路。他已让常江山的采取一车找人的方式去查了,但最终的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

    魏一鸣有几分走神,不知不觉吴韵沁已请了五、六位消费者谈他们服用灵韵牌鲜人参以及人参口服液的感受了。一个个实事求是、侃侃而谈,效果很不错。

    魏一鸣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吴韵沁的身上,在这之前,他只觉得美少妇的工作能力不错,没想到还有几分主持人的潜质,这倒是很有几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这之前,宁茹雪是想请专业的主持人的,但看了吴韵沁的主持之后,当即便打消了这一想法。为此,她特意请魏一鸣去和吴韵沁说,后者这才同意的。

    第九人发言过之后,吴韵沁走到坐在最右侧的一位老者身边。老者头发花白,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一身黑色呢大衣,看上去很有几分学者的风范。

    “下面,我要想大家介绍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吴韵沁柔声说道,“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来自贵黔省云州大学的中文系教授刘靖贤老先生,他今年已其十二岁高龄了,但精神矍铄,前段时间刚刚出版了一本国学方面的专着,他也是灵韵牌人参口服液的消费者,下面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刘靖贤是二十位灵韵人参消费者中唯一一个年过七旬的,当时看了他的资料后,宁茹雪觉得云州大学教授的身份能有一定广告效应,便破格同意他过来了。

    尽管如此,在这之前,宁茹雪也让刘广仁了解了刘靖贤的身体状况。得知他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不存在任何隐患,这才让其过来的。

    刘靖贤伸手接过吴韵沁的话筒,轻道了一声谢谢,然后才开口说道:“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各位记者朋友,大家好,首先很荣幸能成为江海药业的健康大使,参加本次会议,谢谢江海药业的宁总,谢谢!”

    听到刘靖贤的开场白之后,在场众人纷纷点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教授不愧是教授,三言两语便将在场的人都恭维了一遍,这样语言表达水平,一般人绝对比不了。

    魏一鸣听到刘靖贤的话后,眉头不由得紧蹙了起来。刘教授的话一点问题也没有,他之所以蹙眉,是因为副省长马昭升坐直了身体,两眼直直的盯着刘靖贤,脸上隐隐流露出几分期待之意。

    在这之前,马昭升一直手捧茶杯,耷拉着眼皮,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和他毫无关系似的。刘靖贤一开口,他当即便来了精神。马省长绝不可能是刘教授的粉丝的,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刘靖贤的发言有马昭升感兴趣的东西,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马昭升作为老资格的副省长,在官场上混迹了几十年,参加的会议多了去了,他不可能不知道改变会议的议程是大忌,但他偏偏就这么做了。

    若硬是要给马昭升找一个解释的话,那便是另有所图,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马省长所图的极有可能和刘教授有关,这便解释了他对其如此关注的原因所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