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46章 余波
    陈潇隆出事之后,镇上乱成了一锅粥,偏偏张明亮又被纪委规了起来,政府的一、二把手同时出事,魏一鸣肩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他将吴韵沁和刘祁瑞找过来,让他们这两天必须在镇政府坐镇,没有特殊情况不得离开岗位。 刘、吴二人都是魏一鸣的心腹,出了这样的事,他们自不敢怠慢,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使得相关工作,得以有条不紊的开展。

    周六虽是休息日,但魏一鸣仍不放心,先去镇上转了一圈,然后分别给何绍宽和吴韵沁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他有事要去一趟市里,让他们多盯着一点,有什么事及时给其打电话。

    何绍宽和吴韵沁很给力,在电话里都保证不会出事。

    魏一鸣驾车驶向芜州之时,心里很有几分不解。镇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昨晚他给柳传松打了个电话,问其今天能否不过去,等这边安定下来再说。

    谁知柳传松却毫无商量的余地,让他在中午前必须赶过去,双桥这边若是有事的话,下午再赶回来。

    魏一鸣隐约感觉到准岳父和叔丈人有重要的事和他说,否则,不会如此不近情理的,可究竟是什么事呢,他这心里还真有点没底。

    陈潇隆出事之后,他和县委书记夫人杨红霞之间的事便传开了,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仿佛一个个亲眼所见似的,让人咄咄称奇。

    由于不明就里,魏一鸣在下意识有点担心柳传松发现了他和沈嘉珏或是肖盈之间的事,若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

    一番思索之后,魏一鸣又觉得不太可能。这段时间,由于忙着保健行业交流会的事,他并未和沈、肖二女中任何一人在一起,就算有事,也不该在这时候爆出来。

    除了和沈嘉珏、肖盈之间的事以外,魏一鸣可谓行得端走得正,没什么好担心的。

    一路上,魏一鸣都是思考这个问题,不过一直等到车驶进龙峰小区停在柳家门前,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董紫娟见魏一鸣过来后,很是开心,面带微笑的将其迎进了门。

    魏一鸣并未特意带什么礼物,但也没有空手,在半路上买了个果篮,将其不动声色的放在一边。

    “一鸣,二叔临时有事出去了,他让你先等一下,一会绮彤她爸便过来了。”董紫娟面带微笑的说道。

    “谢谢二婶!”魏一鸣冲其道了一声谢后,便向一边的沙发上走去。

    魏一鸣见董紫娟要帮他泡茶,连忙走了过去。

    董紫娟看着魏一鸣,嘴角的笑意更甚了,开口说道:“一鸣,我听绮彤说,你们每天晚上都要通半小时左右的电话,不错,你们离得远,电话要勤打。”

    “谢谢二婶关心!”魏一鸣客气的说道。

    “你这孩子,和二婶还客气呀!”董紫娟的脸上的笑意更甚了。

    魏一鸣曾不止一次来过柳传松的家,之前做秘书时, 董紫娟对其虽然也很客气,但自从和柳绮彤确定关系之后,便将他当成自家孩子看待了。

    看到董紫娟的表现之后,魏一鸣稍稍放下心来,这不是兴师问罪的架势,不过除此以外,他真想不出准岳父和二叔如此郑重其事的将其叫过来谈什么?

    董紫娟一定知道事情的原委,不过魏一鸣却不会向她发问。官场中人如果连这点耐心都没有的话,别说二柳会对其失望,就连他都会瞧不起自己。

    柳传强先过来,柳传松随后进了家门。沪海有位大投资商过来,柳传松出面接待了一下,随后便赶了回来。

    魏一鸣跟在柳家兄弟身后走进了书房,帮二人泡好茶之后,在下首恭敬的坐了下来。撇开他和柳绮彤之间的关系不说,眼前这两位可谓是他的官场引路人,对他们应保持足够的尊重。

    坐定之后,柳传强沉声说道:“一鸣,我听说和你搭班子的那个陈家的小子出事了,怎么回事?”

    陈万荣虽只是省政协副主席,但由于和宋家的特殊关系,刘家兄弟对他的情况还是非常清楚的。至于陈潇隆,则完全是跟在魏一鸣后面沾光,否则,以柳传强的眼光,绝不会去关心这样一个小辈的。

    听到问话后,魏一鸣便将陈潇隆和卢氏集团之间的瓜葛详细的说了出来。

    他的话音刚落,柳传强便借着说道:“你之前让我帮着查卢氏集团的的情况,便是为了这还事?”

    “是!”

    “你怎么察觉到姓卢的有问题的?”柳传强问道。

    柳传强托朋友打听到卢大宝的情况后,很是吃了一惊,这货绝对是过江龙,在他手上吃了亏的干部可不在少数,魏一鸣竟然一眼识破他,让其很有几分意外。

    魏一鸣随即便将当日对卢大宝说的那番话重复了一遍,刘家兄弟听后连连点头。有些事说起来容易,听起来简单,要想真正做到便是另一回事了。

    “一鸣,陈潇隆出事之后,你觉得他父亲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柳传松沉声发问道。

    魏一鸣听到问话后,开口答道:“目前县里已明确的,陈潇隆见义勇为追逐小偷,由于不小心失足而出的意外,我想这一定是陈主席的意思。”

    柳传松轻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这是细枝末节的事,你无需太过关注,陈潇隆可是在双桥出的事,你觉得陈主席对你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魏一鸣从未想过陈潇隆的死和他有关系,听到柳传松的话后,很是一愣,明白其用意后,当即沉声说道:“他出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当初他向我汇报这一投资项目时,我便提醒了他,可他当时眼中只有政绩,肯本听不进去任何劝告。”

    柳家兄弟对视了一眼,柳传松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开口说道:“一鸣,我们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但你觉得丧失独子的陈万荣听得进你的解释吗?”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愣在了当场。正如柳传松所言,陈万荣痛失爱子,他不会去想他儿子身上有什么问题,只会将所有的愤怒与痛楚释放到别人身上,而他,无疑是最好的人选之一。

    看着魏一鸣明白他们的意思了,柳家兄弟的嘴角;露出了意思若有似无的笑意。柳传强暗暗冲着二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正题抛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