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57章 乐意奉陪
    由于一连两晚,魏一鸣都喝了不少酒,故而觉得累的不行。第二天一早,他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魏一鸣猛的惊醒过来之后,眉头紧蹙了起来,这顿时间双桥镇正是多事之秋,这么早便有人找上门来,他心里很有点没底。

    打开门之后,见门口站的竟是方洪庆和方洪俊兄弟俩,这让其很是疑惑。自从肖盈离开方家之后,他与方家三父子并几无关联,对方怎么会一大早找上门来呢?

    陈潇隆意外出事之后,方家人再也沉不住气了。他们名下的一千万贷款是陈潇隆以镇上的名义贷的。现在姓陈的一命呜呼,镇上若是不认这笔贷款的话,他们老方家可就被套死了。

    一番商议之后,方荣华让两个儿子一早便来找魏一鸣,这事只有书记大人才能帮着解决。

    听完方家兄弟的话后,魏一鸣对陈潇隆突然跳楼的举动多了几分了解。在这之前,他猜到陈潇隆和卢梓功之间有利益瓜葛,但他还是觉得想不通。

    卢梓功和王利坤本就是骗子,他们就算给陈潇隆一点小恩小惠,但也不会太多。如果及时处理的话,最多也不过就党纪处分,上升到刑事案件的可能性不大,陈潇隆依然没必要走极端。

    在这之前,魏一鸣便觉得奇怪,陈潇隆怎么会突然有一千万用于李家村的拆迁的,原来走的是这路子。现在事情败露了,这一千万他根本没法还上,再加上卢梓功的问题。陈潇隆心里的那根弦彻底崩断了,在此情况下,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便会被彻底击垮,从而选择以一种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陈潇隆选择从楼上一跃而下,却将一个烂摊子丢给了魏一鸣。尽管如此,他也不得不将这事接手过来。

    魏一鸣给兄弟两人的说辞简洁明了,这笔钱如果是以镇上的名义借贷的,那么镇上一定承担;若是陈潇隆以个人名义借贷的,那就和双桥镇无关了。

    方家兄弟听到这话后,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异口同声的说,借款字据上有镇政府的公章呢!

    “那就行,今天我要去县里参加潇隆同志的葬礼,明天一早,你们过来再谈!”魏一鸣沉声说道。

    方家兄弟此时最为担心的便是魏一鸣甩手不管,那样的话,他们可就彻底死逼了。魏一鸣的这番话让他们颇有几分放心之感,忙不迭的告辞走人。

    看着方家兄弟出门之后,魏一鸣不由得长叹了一声,若是一千万的欠款做实了,就算将何绍宽推上一把手的职位,这日子只怕也不容易过。这样的事不是他能左右的,暂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明天和方家兄弟聊完之后再确定该怎么办。

    上午十点,双桥镇原镇长陈潇隆的追悼会在泰丰县殡仪馆准时举行。

    看着陈潇隆的老妈哭的像个泪人似的,魏一鸣的心里也很不好受。虽说陈潇隆是咎由自取,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还是让人看了心痛的不行。

    追悼会由县民政部门的同志主持,其间给予了陈潇隆的高度的评价。死者为大是华夏人的共识,魏一鸣只是一听而过,并无与之较真之意。

    副县长谢云龙代县委县政府发言,他的这篇发言稿显然是经过精心推敲,将陈潇隆捧的挺高,但却又并无实质性的东西,可谓用心良苦。

    魏一鸣紧接在谢云龙后面发言,他事先并未准备稿子,信手拈来。两人共事了大半年时间,他对其情况非常熟悉,就事论事,既未刻意抬高,也没有有意贬低,就是论事。

    整个追悼会持续了四十分钟左右,陈万荣并未代表家属发言,讲话的是陈潇隆的叔叔。不知陈主席是悲伤过度,抑或是丢不起整个人,总而言之,他并未当众露面。

    陈万荣虽是省政协副主席,但县委书记夏文海和县长居一飞均未在陈潇隆的追悼会上露面,这便很能说明问题了。双桥镇的党委委员以及各科室负责人都过来了,追悼会结束之后,魏一鸣便和何绍宽一起并排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男人走了过来,开口说道:“魏书记请留步,陈主席请你过去一下!”

    “哦!”魏一鸣微微一愣,随即便转身跟着其向着前面那幢二层下楼走去。

    根据柳家兄弟的分析,陈万荣出事之后,陈万荣一定会迁怒于魏一鸣。起先他还有几分不以为然,看到眼前的情景之后,他有几分信了。

    “老板,魏书记过来了!”秘书伸手推开门,冲着陈万荣说道。

    魏一鸣注意到不大的办公室里除了一对老夫妻以外,还有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年青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看上去很是干练,眼睛里投射出两道阴郁渗人的光,让人看后很不舒服。

    陈万荣的妻子何芍莉冲着魏一鸣怒声说道:“姓魏的,我儿子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逼死他?”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眉头当即便蹙了起来,沉声说道:“陈夫人,看在你痛失爱子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陈主席,你叫我过来不是为了听你夫人胡搅蛮缠的吧?”

    妻子这么说并非来自陈万荣的授意,但他也并未阻止。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魏一鸣的反应竟然如此迅速,让他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应对。

    “魏书记,你好,我是陈潇隆的表弟宋成祥,幸会!”宋成祥伸手和魏一鸣相握。

    之前的保健行业交流会上,服务员投毒、刘教授发难,都让魏一鸣疲于应付。虽说他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事和宋成祥有关,但隐约猜到八九不离十。

    “宋科长之名我是如雷贯耳,今日得见真人,确实是幸会!”魏一鸣伸出手来,用力和宋成祥握了握。

    宋成祥听出魏一鸣话中有话,他却丝毫不为之所动,沉声说道:“魏书记,潇隆是我表哥,他的事我一定会搞清楚,希望和你无关!”

    “宋科长,这儿是泰丰,不是应天,你这含糊其辞的话语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魏一鸣冷声说道。

    宋成祥听到这话后,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意,一脸张扬的说道:“这是泰丰又如何,你难道还想让警察把我抓起来不成?”

    “你若是想要试试的话,我乐意奉陪!”魏一鸣针锋相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