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63章 剪不断,理还乱
    傍晚,魏一鸣早早来到了皇朝西餐厅,比和宁茹雪预定的时间早了将近二十分钟,但当侍者带着他走过去时,却见到美少妇却已在座了。

    一身红色的紧身线衫,搭配一条格子及膝短裙,既充分表现了女强人的干练,又不失江南女子的妩媚,这一刻,魏一鸣眼中的宁大美女惊为天人。

    “来了?”魏一鸣走到的宁茹雪的对面,低声问道。

    “嗯,你怎么来这么早?”美少妇问道。

    “你不是更早吗?”魏一鸣反问。

    宁茹雪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轻眨了一下眼睛,开口说道:“我来泰丰的次数不多,但每次都喜欢来这儿独坐一会,几乎成了一种习惯。”

    魏一鸣没想到宁茹雪竟会有此爱好,微微一愣神,笑着说道:“这便是传说中的小资生活吗?”

    宁茹雪嘴角的笑意更甚了,低声说道:“也许吧,不过我看中的是这份身处闹市难得的宁静,仅此而已!”

    魏一鸣听后,轻点了一下头,在美少妇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点餐吧!”宁茹雪边说边将厚厚的一本装帧精美的餐单递了过去。

    “不用了,菲力牛排,黑椒汁,七层熟,再来一瓶红酒就行了。”魏一鸣冲着站在一边侍者说道。

    看着侍者走远之后,宁茹雪好奇的问道:“一鸣,我觉得你应该不喜欢吃西餐,没想到……”

    “我每次来都吃这个,感觉还行!”魏一鸣解释道。

    宁茹雪微微一愣,这才回过神来,伸手轻捂着樱桃小口吃吃的笑了起来。

    “一鸣,交流会之后,各地的订单像雪片一样飞过来,我准备扩大生产规模,重新和镇上签订一份合同,你看……”宁茹雪一脸兴奋的说道。

    宁茹雪想到全国保健行业交流会之后,江海药业的灵韵牌鲜人参和人参口服液会迎来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契机,但现实情况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便是井喷现象。

    看着宁茹雪一脸兴奋的表情,魏一鸣由衷的为其高兴。一个女人能在商场中取得如此成绩实属不易,她确实有理由洋洋得意,甚至欢呼雀跃。

    “没问题,明天我和绍宽书记说一声,你和他联系吧!”魏一鸣轻描淡写的说道。

    魏一鸣的话音刚落,宁茹雪便急声问道:“你真的要离开双桥了?”

    今天上午,宁茹雪去市里办事时,偶然听到一个消息,魏一鸣要离开泰丰了,参加一个什么年轻干部交流活动,极有可能调到贵黔省去任职。

    刚才那话宁茹雪看似说的随意,实则却有几分试探之意,听到魏一鸣的回答后,再也按捺不住了,一连击破的问了出来。

    听到宁茹雪的话后,魏一鸣便知道她事先便已得知这一消息了,当即开口说道:“宁姐,抱歉,我想等到尘埃落定再告诉你,今天县委组织部来人了,何绍宽接替我成为双桥镇的党委书记。”

    说到这儿后,魏一鸣抬起头来扫了宁茹雪一眼,接着说道:“在这之前,我便和绍宽交流过了,江海药业是镇上的支柱产业,对你们的政策不会有任何变化。”

    魏一鸣积极运作,将何绍宽推上双桥镇一把手的职位,除不想有人破坏镇上大好的发展局面,还想免除宁茹雪的后顾之忧,让江海药业继续健康快速的发展下去。

    “去贵黔吗,什么时候?”宁茹雪一脸失落的问道。

    在这之前,柳传强已将云州那边的安排告诉了魏一鸣,他自不会隐瞒宁茹雪,直言不讳道:“贵黔省会云州下面的北陵县,过完年就过去!”

    “祝贺你步步高升!”宁茹雪低声说道。

    “谢谢,这次干部交流的时间为两年,不出意外的话,后年便会回来了。”魏一鸣双目凝视着宁茹雪,脱口而出道。

    话一出口,魏一鸣便觉察到了不对劲,他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对宁茹雪说这个,而且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哦!”宁茹雪轻哦一声之后,恰逢侍者将两人点的餐送了过来,当即便不再说话了。

    侍者走后,魏一鸣伸手端起高脚酒杯,对宁茹雪说道:“宁姐,我敬你一杯,祝江海药业走出华夏,冲向亚洲。”

    “呵呵!”宁茹雪听后,呵呵一笑,开口说道,“那我就祝你平步青云,早日成为封疆大吏,位列中枢!”

    魏一鸣举起杯,红酒刚刚入口,听到这话后,竟然被呛着了,当即放下酒杯低下头,低声咳嗽了起来。

    好一会之后,魏一鸣才恢复正常,低声说道:“宁姐,你可吓着我了,将副县长当明白就不错了,还封疆大吏,位列中枢,那是绝无可能的事!”

    封疆大吏,位列中枢,官场中人谁不向往,但华夏国的官场是金字塔的结构,越往上越难。就拿泰丰来说,共有十六个乡镇,也就意味着有十六个乡镇党委书记,但县委书记却只有一个,市级、省级也是同样的道理。

    要想成为封疆大吏,甚至更进一步位列中枢的话,不但要想个人的努力,更需各方的助力,以及看不见、摸不着的运气,缺一不可。

    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宁茹雪的嘴角微微上扬,一脸不服气的说道:“你们官场中人不是讲究莫欺少年穷吗,过完年,你才二十六岁,便已是副县长了,加以时日,有什么不可能的?”

    魏一鸣看着宁茹雪一脸正色的表情,心中一动,伸手将拿起酒瓶加了点红酒,重新端起酒杯,沉声说道:“谢谢宁姐,我再敬你一杯,今日之语我一定牢记于心!”

    说完这话后,魏一鸣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宁茹雪也没有示弱,同样举杯喝尽了杯中酒。

    两人这顿饭吃了足有一个半小时,边吃边聊,很是开心。一瓶红酒在不知不觉间便喝了,宁茹雪要再拿一瓶,但被魏一鸣拒绝了,他的理由很简单,酒尽兴即可,喝多了反而误事。

    出了西餐厅,走到电梯门口时,宁茹雪柔声说道:“上去坐坐再走?”

    宁茹雪之前便在皇朝大酒店开了房间,看似随意的向魏一鸣发出了邀请。

    看着宁茹雪羞红的俏脸,洁白的肌肤,魏一鸣将心一狠,低声说道:“下次吧,赶回去还有点事!”

    看着魏一鸣上了另一部电梯,宁茹雪的心中涌出一股怅然若失的情绪,剪不断,理还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