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64章 别离
    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无论你愿不愿意,它静静的、缓缓的、一刻不停留的向前走着。

    2003年的春节魏一鸣格外忙碌,除年前在家里待了几天以外。从正月初二开始一直到初七,离开江南,赶往贵黔,他都没在云灌家中待一整天。

    初四那天,找了个机会和沈嘉珏厮混了一个下午加一夜。美少妇得知他要去贵黔几乎要把他榨干,若不是第二天一早要和吕家人一起回老家,她是绝不会答应魏一鸣走人的。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沈嘉珏不希望他离开,但却并未说出口,她借此来表达离别的伤感。

    初六下午五点,魏一鸣从泰丰急匆匆的赶回到云灌。中午,双桥镇党委书记何绍宽请客,他本想不过去的,但何绍宽、刘祁瑞和吴韵沁先后打电话过来,他实在推辞不掉,只得过去了。

    下午本想去肖盈那儿小憩一会的,但结果干柴烈火,一直折腾了将近半小时,感觉到刚眯了一会,闹钟便响了起来。

    温柔乡,美人恩,虽然魏一鸣很是留恋,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果决的离开。坐在车里的魏一鸣看着肖盈倚窗凝望的身影,心中说不出的伤感。他伸手摁下了车窗,冲着那个俏丽的身影轻挥了一下手,然后挂上档,轻踩一脚油门,驾着车疾驰而去。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魏一鸣走的非常洒脱,但来去之间却在肖盈的心头留下深深的印痕,久久的挥之不去……

    “一鸣,你可算回来了,再不见你的话,妈已让我打电话了!”魏一鸣刚下车,嫂子黄莹雪便柔声说道。

    “泰丰那边有点事耽搁了。”魏一鸣说话的同时,脸上一红,快步向着家门走去。

    赵春秀见到儿子进门后,指着沙发上的大包小包说道:“一鸣,这是我和你嫂子为你准备的东西,吃穿用的都在里面,你看看还有什么没准备到的!”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急声说道:“妈,我去贵黔是工作,又不是移民,不用带这么多东西,再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到哪儿再买就是了。”

    “买的话多浪费钱呀,你反正坐飞机去,你嫂子说行李可以那什么运的。”赵春秀开口说道。

    黄莹雪听后,接口说道:“妈,行李可以托运,不过重要是有限制的,你这也太过了一点!”

    赵春秀听到魏一鸣和黄莹雪都这么说,轻点了一下头道:“那行,晚上我再收拾一下,有些东西就不带了。”

    “嫂子,灿灿呢?”魏一鸣边说,边冲着黄莹雪轻挪了一下嘴,示意她做做老妈的思想工作,让其少给他带点东西过去。

    黄莹雪见状,嘴角露出了几分难掩的笑意,柔声说道:“灿灿在房间里生你的气呢,你说你答应带她一起去贵黔的,她要去云州上幼儿园,看你怎么办吧?”

    自从大哥意外离世之后,魏一鸣对侄女格外疼爱,无论她什么要求都会答应。自从灿灿得知魏一鸣去贵黔之后,便闹着也要跟过去。魏一鸣也未在意,随口便答应了,想不到竟然惹出祸事来了。

    魏一鸣推开房门,见灿灿正别着小嘴坐在电视机前边看动画片,边生气呢!

    看着侄女乖巧可爱的样儿,魏一鸣的疲倦一扫而空,笑着问道:“谁惹我们家的灿灿生气了,叔叔这就去打他的屁屁!”

    出乎魏一鸣的意料之外,灿灿并非生他的气,话音刚落,小萝莉便大声说道:“叔叔,妈妈太坏了,她不让灿灿去云州,你去打她的屁屁!”

    魏一鸣站在房门口,魏强鸿和赵春秀在堂屋里整理行李,黄莹雪则站在二老身边帮忙。

    灿灿这话的声音非常响亮,黄莹雪听到这话后,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为防止女儿继续乱说,连忙走到房门口,佯怒道:“灿灿,不准乱说,否则,妈妈可要打你的屁屁了!”

    房门口本就狭窄,魏一鸣见黄莹雪走过来之后,竭力向门边靠去,但尽管如此,两人的身体还是发生了接触,顿觉一股若有似无的幽香飘进了鼻孔里,他下意识的用力嗅了嗅,顿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袭上心头。

    “叔叔,妈妈又吓唬我了,你快打她的屁屁!”灿灿有魏一鸣撑腰,当场和黄莹雪叫起板来。

    黄莹雪本就害羞的不行,听到这话后,当即便走过去想要教训一下女儿。

    灿灿见状,当即使出了她的杀手锏,大声叫道:“叔叔,快来呀,妈妈要揍灿灿了!”

    听到侄女色厉内荏的话语后,魏一鸣连忙一把拽住黄莹雪的玉臂,低声说道:“嫂子,算了,饶她一次吧!”

    黄莹雪自不会真的动手收拾女儿,刚才那么做也只是想吓唬她一下,免得其再说什么让人害羞的话来。

    “灿灿,明天叔叔就要走了,今天不和你计较了,但不准再乱说了!”黄莹雪伸手警告小萝莉道。

    小萝莉深知好女不迟眼前亏的道理,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表示再也不乱说了,随即站起身来冲着魏一鸣扑了过来,口中娇声说道:“叔叔,你真是灿灿的保护神,灿灿爱死你了!”

    魏一鸣弯下腰双手插着小萝莉的腰将其抱了起来,灿灿则啵的一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当晚,赵春秀虽然准备一大桌菜肴,但一家人都没什么胃口,气氛有几分压抑。

    魏一鸣举起酒杯,开口说道:“爸、妈,儿子不孝,一下子去那么远的地方,没法经常回来看望二老,你们一定要多保重身体。这杯酒我敬你们,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赵春秀见状,再也忍不住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你哭什么?儿子去贵黔为了前途,我们该高兴才对。小子,好好干,爸妈的身体都很好,放心吧!”魏强鸿端起酒杯,和魏一鸣轻碰了一下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魏一鸣随即又斟了一杯酒,冲着黄莹雪说道:“嫂子,家里就拜托给你了,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来想办法!谢谢了!”

    话音刚落,魏一鸣便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黄莹雪的心里也很不舒服,但她并未像婆母那样潸然泪下,轻道了一声没事后,仰起脖子喝尽了杯中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