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89章 自行处理
    听到那句“你这个臭流氓”时,魏一鸣便认出眼前这个女人,正是他初到北陵那天晚上,和县委副书记周俊生等人喝完酒后撞上的那个名叫白若雪的美女警察。

    当时,由于走路时想着向进强的问题,一不小心撞上了对方。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白若雪后来不知怎么着差点摔倒,魏一鸣好心的搀扶了她一下,谁知一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胸前,这便是她叫其臭流氓的原因所在。

    为了避免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来,魏一鸣果断的溜之大吉,想不到今天竟在这儿又遇上了。

    “白警官是你呀,要说我俩还真是有缘,先是人和人碰了一下,现在车和车又撞在了一起。”魏一鸣开口说道,“我说你也是这车开的好好,怎么突然刹车呢,我可是尽了最大努力,但还是撞上了,这可真不能怪我!”

    那天晚上,魏一鸣的那一举动尽管是无心之举,但毕竟沾了人家便宜,难免心虚,今天他心里淡定得很,紫瑶好好奚落对方一番。

    白若雪被魏一鸣追尾之后,心里本就不快,这会对方还来个恶人先告状,心里的火噌的一下边上来了,怒声说道:“你学没学过交规?追尾可是全责,你居然还把责任赖到我头上来,你这人不但是流氓,还是个无赖!”

    白若雪身着一身米色的羊绒大衣,里面是青色的紧身线衫,黑色铅笔裤将一双美腿勾勒的很是显眼,长发披肩,如此美人,确不多见。

    看着白若雪因为生气而剧烈起伏的胸部,魏一鸣的心里洋溢着一股报复后的痛快。那天晚上,对方一声臭流氓惊的他撒腿就跑,今天说什么也要找回这场子。

    “美女,我这驾照是托人弄来的,对于交规一窍不通。”魏一鸣一脸得意的说道,“我只知道你突然刹车,我已竭尽全力去刹车了,但还是慢了半拍,我也没办法。”

    魏一鸣这话是实话实说,他这驾照是在芜州任市长柳传强的秘书时,托芜东公安分局局长黄平帮他搞来的。至于交规什么的,他自是知道的,这会如此这般说只不过为了气那美少妇而已。

    白若雪狠狠的白了魏一鸣一眼,怒声说道:“懒得理你,我这就报警,让交警来处理,我现在怀疑你是无证驾驶,你给我等着!”

    白若雪被魏一鸣气的不轻,她懒得再和其废话了,直接拨通了报警电话。

    见此状况后,魏一鸣急声说道:“一点小擦碰而已,做一下钣金,喷点漆便没事了,警察来了还不是这么处理。对了,你不就是警察吗?”

    白若雪走到一边去打完报警电话,回过头来对魏一鸣说道:“你不会是文盲吧,警察分很多种的,交通事故归交警管,我是户籍警,管不了这事。”

    魏一鸣见状,嘴角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揶揄道:“要我说,所有的警种里,户籍警最是不堪,整天坐在那儿搬着一张脸,时间久了,脸上的肌肉都容易僵硬。” “你……你再说废话,我便教训你了!”白若雪有种要被气疯了的感觉,怒声说道。

    魏一鸣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意,开口说道:“别以为你是警察,我便怕你,若是动手的话,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

    说这话时,魏一鸣底气十足,白若雪虽是个警察,在警校虽然练过,但魏一鸣相信凭他的身手,绝不会输给一个娇滴滴的美少妇。

    “你若是不服气的话,改天我们找个地方切磋一下?”白若雪挑衅式的问道。

    魏一鸣当即便接口说道:“切磋就切磋,我一个堂堂男子汉,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行,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白若雪冷声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吐沫一个钉!”

    “切,你就是个流氓无赖,我看该是男子汉,大豆腐才对,咯咯!”白若雪说完这话后,咯咯娇笑了起来。

    魏一鸣看着对方笑的花枝乱颤,目光不由得投向了她丰满的胸前,看的不亦乐乎。

    白若雪没听见魏一鸣反驳之语,正觉开心呢,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低眼一看,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怒声说道:“下流胚子!”

    魏一鸣见状,一脸坏笑道:“谁让你笑的那么夸张,我不想看也不行呀,嘿嘿!”

    白若雪听到这话后,生气的不行,刚想发飙,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只见一辆警察使了过来。警车刹停之后,两个警察从车里走了下来。

    “白姐,是你,出什么事了?”领头的交警二十五、六岁,显然是认识白若雪,热情的招呼道。

    白若雪见状,开口说道:“奎子是你呀,我的车被追尾了,另外,我怀疑他可能是无证驾驶,你要好好查一下他!”说话的同时,白若雪伸出葱玉一般的手指指了指对面而立的魏一鸣。

    被称为奎子的警察上前一步,冲着魏一鸣说道:“请出示你的驾驶照、行驶照,谢谢配合!”

    魏一鸣决心好好戏耍一下那美少妇,当即开口说道:“行,请随我来!”

    走到车前,魏一鸣打开车门将包从车里拿出来,然后掏出工作证递了过去。

    奎子一脸疑惑的接过工作证,打开之后,见到上面的内容当即便傻眼了,结结巴巴的说道:“魏……魏县长,您……您好,我不是有意要为……为难您,而是有人报警,我们必须报警,请您……”

    魏一鸣并无和对方计较之意,低声说道:“一起普通的小擦碰而已,我们双方协商处理,你回去吧!”

    “是!”奎子巴不得立即脱身呢,冲着魏一鸣行了个礼之后,立即转身走人了。

    白若雪见此状况后,急了,开口说道:“奎子,你怎么不作处理就走了,就算我们不认识,你也得……”

    奎子听到这话后,心里暗想道,你这是想把我往死里坑呀,我只是一个小交警而已,借我一个胆子也不敢管县领导的事呀,当即回过头来,一脸郁闷的说道:“白姐,这点小事,你和这位先生商量着处理吧,我先走了!”

    看着奎子落荒而逃的身影,白若雪一脸疑惑的问魏一鸣道:“你刚才给他看了什么?他怎么会突然离开的?”

    “这事你该去问他呀,不该问我。”魏一鸣面带微笑着答道。

    白若雪不是傻子,奎子家是她娘家是邻居,两家相处的很好,若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他绝不会扭头就走的。“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做什么的?”白若雪冷声质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