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94章 坏事了
    刘芳娇一脸羞红的打开门,匆匆和曾华军打了个招呼后,便低着头走人了。

    曾华军见此状况,这才回过神来,县长向进强将门反锁,原来是和刘芳娇办事呢!意识到这点后,曾华军心里暗骂了一声晦气,脸上的神色更为阴沉了。

    曾华军的到来使得向进强半途而废,心里虽很是不快,但看着对方阴沉的脸色,心里当即便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老曾,坐,什么事?”向进强冲着曾华军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发问道。

    曾华军压根没心思坐,走到向进强身前,急声说道:“县长,不好了,那事可能有麻烦!”

    向进强当然明白曾华军所说的那事指的是什么,当即沉声问道:“怎么了?”

    曾华军听到问话后,便将他向县委书记宁清河和市人大主任刘钧汇报这事的情况向其做了个转述。说完之后,曾华军一脸紧张的说道:“县长,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呀,你看一定要帮帮我!”

    向进强听到这话后,眉头当即便紧蹙了起来。他之所以让曾华军这么搞,便想给魏一鸣一个教训,没想到县委和市人大那边的反应这么强烈,搞不好真有可能出事。

    尽管心里有点不淡定,但向进强还是装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儿说道:“华军,你想多了,这年头谁愿意承担责任,他们巴不得一推二六五呢!”

    “话虽这么说,但是……”曾华军疾声说道。

    不等曾华军说完,向进强便打断了他的话头,开口说道:“老曾,没什么可但是的,听我的什么事没有,实在不行的话,我便给我堂哥打电话,这总行了吧?”

    曾华军听到这话后,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想开口,办公桌上的红色话机响了起来,向进强见状,伸手拿起了话筒,开口说道:“我是向进强,请问……,于市长,您好,有事要说,行,您请讲!”

    曾华军虽然听见市长于锦升在电话里和向进强说了些什么,但看见向县长的脸色不停变化,他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三分钟之后,向进强一脸愤怒的挂断了电话,怒声说道:“哼,什么东西,这点小事还派调查组来,真是小题大作!”

    向进强这话一出,曾华军心里更不淡定了,冲着向进强急声发问道:“县长说派什么调查组来,不会为了那事吧?”曾华军问这话时,只觉得心里砰砰乱跳个不停,不由自主的连咽了两口吐沫。

    曾华军的担心不无道理,北陵这段时间并未出什么事,市里突然派调查组过来十有八九是为了魏一鸣的事,他心里的紧张之情可想而知。

    向进强两眼直视着曾华军,一脸疑惑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打电话向那位汇报的?”

    “一个多小时前。”

    “市人大那边呢?”

    “半小时前!”

    听到向进强的问话后,曾华军已经百分之百的确认,市里派调查组下来是为了魏一鸣的事了,当即急声发问道:“县长,这……这可如何是好呀?”

    “没事,他们要查便让他们查去就是了。”向进强沉声说道,“代表们选谁不选谁,这是他们的事,和其他人并无关系,他们愿意查,让他们查去就是了。”

    曾华军听到这话后,略作迟疑,沉声说道:“县长,这事可不像你说的这么简单,若不加以引导的话,怎么会又这么多代表投反对票呢?”

    说这话时,曾华军心里暗想道,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你还在这儿装傻充愣,有和意义呢?

    向进强见曾华军将话说到这份上,不便再装了,开口说道:“华军,这事你我心里有数就行了,你回去以后做一下那些代表们工作,只要他们不说,调查组的人到哪儿知道去呀?”

    “县长,话虽这么说,但人心隔肚皮,工作我一定尽量去做,但谁也不敢打包票呀!万一有一、两个嘴不稳的,这事可就麻烦了。”曾华军一脸苦逼的说道,“您最好还是给向省长打个电话,和他说一下这事。”

    看着曾华军一脸惶恐的表情,向进强略作思考之后,沉声说道:“也好,你先去找代表们做工作,我来打电话,我们分头行动。”

    曾华军听到这话后,稍稍放了一点心,开口说道:“行,我这就去做代表们的工作,你……”

    向进强不等曾华军说完,摆手说道:“行了,放心吧,我这就来打电话。”

    曾华军见状,这才转身向着县长办公室门外走去。

    虽然当着曾华军的面,向进强表现的胸有成竹,但见其走后,他心里还是有点不淡定。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给任副省长的堂哥向进学打电话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堂哥的号码时,向进强连忙伸手摁下了接听键。

    “喂,二哥吗,您好,我是进强呀!”向进强一脸巴结的说道。

    一直以来,向进强都以堂哥向进学为榜样,时至今日,他终于意识到了一点,在仕途上,他永远也达不到堂哥的高度。

    “进强呀,这段时间,你要多留点心眼,做事千万不要太过分,北陵不太平呀!”向进学直言不讳的说道。

    向进强、向进学和向进军三人虽是堂兄弟,但由于彼此间的关系非常好,比亲兄弟还要亲。向进学虽是副省长,但和堂弟说话时却是巷子里扛木头——直来直去。

    “怎么了?哥!”向进强急声问道。

    听到问话后,向进学沉声说道:“前段时间,到你们县里任副职的魏一鸣的情况,我让人摸了一下,他可是大有来头哟!”

    向进强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的问道:“哥,姓魏的有什么来头?”

    向进学接口说道:“魏一鸣是于锦升的准外甥女婿,这次来北陵显然是有备而来。这小子年龄虽轻,但还是颇有些手段的,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向进学的话音刚落,向进强便一脸惊奇的说道:“哥,你说什么,姓魏的是于锦升的外甥女婿?这消息确定吗?”

    “确定!”向进学一脸阴沉的说道,“我特意让人去了江南那边,绝不会错。”

    “啊,这……这下可坏事了!”向进强急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