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896章 训弟
    傍晚刚一下班,向进军的大奔就驶进了县政府,县长向进强从楼上下来之后拉开车门,便下了车。

    魏一鸣正准备去冯家,看见挂着四个8的大奔不由得轻蹙了一下眉头,决定一会见到冯文凯时问一下,这车是谁的。

    撇开大奔不说,光四个8的车牌便不是一般人能搞到的,这还不是魏一鸣关心的,他最为在意的是向进强和对方的关系。作为北陵县的主要领导竟和老板走的如此之近,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奔驰车向前驶了一段之后,向进军开口问道:“老三,我听说新晋的常务副县长才二十五、六岁,从江南调过来的,他是什么来头?”

    向进军虽是个商人,但对于北陵县官场的情况可谓是了了如指掌,一口便道出了魏一鸣的来历。

    听到问话后,向进强轻叹一声,沉声说道:“哥,这小子可是大有来头,我都着了他的道了。”

    向家三兄弟之间的关系非常铁,这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向进强也绝不会瞒着向进军的。开车的是向进军的儿子向诚亮,向进强的侄儿,也是自家人。

    “哦,怎么回事,说来听听!”向进军好奇的说道。

    二十五、六岁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若是在建国初期并不足为奇,眼下可是2003年了,这可不多见。

    向进强听到问话后,随即便将魏一鸣的来历说了出来,轻叹一声道:“在这之前,为了收拾姓魏的,我让人大的老曾做了点手脚,姓于的之前便打电话过来,说市里要派调查组的下来,真是他妈的晦气!”

    向进军听到这话后,才回过神来,老二突然叫他去云州,原来是为了这事。略作沉吟之后,向进军开口说道:“进强,你这事做的确实欠考虑,让姓于的抓住把柄,只怕这事不太好收场。”

    向进军对于向进学和于锦升之间的关系很清楚,向进军这事等于将小辫子送到对方手里,姓于的自会利用这事大做文章。

    “你不知道姓魏的到北陵之后有多嚣张,我本想借机给他一个教训,没想到这小子竟和姓于的有关系,真是他妈的倒霉!”向进强一脸郁闷的说道。

    向进军听后并未再开口,他对向进强再了解不过了,魏一鸣就算再强势,也不可能超过他,一定是他看对方不爽,这才出手的。这事可不同于其他事,可以说是触及了底线,偏偏又和市长于锦升扯上关系,只怕老二出手,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一路无话。

    向进学将这晚饭安排在云州大酒店,向进强和向进军父子俩等了约二十分钟,向省长便赶过来了。见其进门之后,向进强忙不迭的迎了上去,伸手接过他的皮包,一脸巴结的神态。

    向进学一脸阴沉的冲着向进强说道:“老三,你办事怎么不动动脑子,我早就告诉过你,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你怎么偏偏就听不进去呢!”

    略作停顿之后,向进学怒声说道:“上次你在云州时,我特意提醒你,现在盯着北陵的人多着呢,你就是听不进去,现在好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

    听到向进学的愤怒之语,向进强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那小子和姓于的有关,否则,我绝不会这么搞的。”

    向进学不听这话还不来火呢,向进强的话音刚落,他便怒声说道:“你想什么呢,姓魏的就算和那人没关系,你也不能这么搞,这可是违反组织原则的,出了事谁也承担不了这责任!”

    向进军见向进学发火了,连忙说道:“老二,别激动,坐下说!”同时,悄悄冲着向进强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再说话了。

    向进强没想到二哥的反映如此强烈,哪儿还敢废话,乖乖坐在了一边。

    向进学入座之后,一脸愤怒的说道:“老大,你不是官场中人,你也该知道这事的后果吧,我看他就是在北陵那一亩三分地上张扬惯了,真以为在北陵天老大,第老二,他老三了!”

    在这之前,向进学便听向进强说,于锦升要派调查组过去,在此情况下,后者仍不以为然,他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了,言辞很是激烈。

    向进军见状,冲着向进强说道:“老三,这事你做的确实欠考虑,向二哥道个歉,然后我们再商量个万全之策来应对。”

    说完这话后,向进军又冲着向进学说道:“老二,老三在县里的情况我都清楚,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这次也是因为那姓魏的太过咄咄逼人了,否则,老三也不会出此下策的。”

    向进强听到这话后,连忙接口说道:“二哥,你不知道姓魏的到北陵有多嚣张,处处针对我,这一定是姓于的授意的。”

    “你知道他处处针对你,还做出如此举动来,你这不是硬是将把柄往人家手里塞吗?”向进学怒声说道。

    向进强不敢再开口了,如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般低下了头。

    “行了,先喝酒,边吃边聊!”向进军开口说道,“怀诚,为两位叔叔倒酒呀,傻站在那儿干什么?”

    向诚亮听到这话后,连忙站起身来,帮着斟酒。

    入座之后,向进强伸手端起酒杯,开口说道:“二哥,这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给你添麻烦了,我敬你一杯,请多多见谅!”

    向进学见状,虽没再多说什么,但也只是轻抿了一口酒水,便将酒杯放下了。向进强则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言而近。

    向进军见状,连忙示意儿子,帮向进强斟酒,然后端起酒杯来,道:“来,老二、老三,我敬你们一杯,相信我们兄弟齐心,其利一定能断金。”

    向进学不给向进强面子,但向进军的面子一定要给,端起酒杯,和其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待气氛缓和下来之后,向进军便帮向进强问计于向进学,眼前这事该如何处理。

    向进学沉声说道:“姓于的要派调查组,让他派就是了,你只需将那些代表们的工作做好,便没事了。”

    “这事我已经让人大主任去做了!”向进强忙不迭的说道。

    “只要人大代表不开口,他就算派十个调查组也白搭。”向进学沉声说道,“这事算是给你敲了个警钟,一定要慎重对待,千万别再出什么豁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