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03章 鹿死谁手天知道
    尽管前一天晚上从云州回来时,才十点刚过了,坐在沙发上想了一番对策之后,又和县人大主任曾华军通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洗漱完睡觉已过十二点半,但今天一早,县长向进强便早早的起床了。

    昨晚听了堂哥的一席话之后,向进强将这事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一早起来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和曾华军联系,了解一下他昨晚的工作成果。

    人大主任曾华军几乎一夜未眠,接到向进强的电话后,一脸疲惫的答道:“县长,昨天晚上一直到十一点多,与之相关的十二个乡镇的人大主席才将相关消息反馈了回来。除了有几个人大代表不在家以外,他们都一一当面与其进行了沟通,绝不会出问题。”

    尽管曾华军说的很是笃定,但向进强依然不放心,沉声说道:“那些不在家的是怎么回事,有没有都联系上呢?”

    “不在家的有两种情况,第一便是公出,第二走亲访友去了,我都让他们一一打电话联系了,并无疏漏。”曾华军自信满满的答道。

    向进强听后,暗暗松了一口气,沉声说道:“那就好,应付调查组的代表都联系到位了吧?让他们什么时候去人大的?”

    昨晚从云州回来之后,向进强对这事有了重新认识,不敢有丝毫大意,事无巨细的询问曾华军相关情况。

    “你放心吧,县长,我全都安排好了。”曾华军一脸得意的说道,“我这可是一点假都没做,连姓魏的秘书的老婆,我都叫过来了,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曾华军不是傻子,当初搞魏一鸣时,他便只找了三分之二左右的代表,今天找的全是剩下的三分之一,无论市里下来的调查组怎么询问,绝不会出问题。

    向进强听后,轻点了一下头,不过他还是沉声说道:“尽管如此,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只要他们进入北陵境内,你便必须紧跟着他们,千万不能出差错。”

    曾华军昨天和向进强说这事时,并不见他有多在意,仅仅过了一夜,县长大人便将这事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当即一脸紧张的问道:“县长,省长对这事是怎么指示的?”

    向进强一眼便看穿了曾华军问这话的用意,当即沉声说道:“华军,你尽管放心,省长说,这事并无大碍,但工作一定要做扎实,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曾华军听到这话后,暗暗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点头说道:“明白,县长放心吧,我这儿绝没有问题!”

    “行,老曾,等这事摆平之后,我请你去云州好好放松一下!”向进强信誓旦旦的说道。

    曾华军的嘴角当即便露出了开心的笑意,连声向向进强的道谢。

    尽管曾华军说是万无一失,但向进强还是不敢有丝毫大意,早早的来到办公室,坐等市政府、市纪委和市人大联合调查组的到来。

    就在向进强和曾华军通话之时,魏一鸣接到了冯文凯的老婆杨静雅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告诉他说,她刚接到教育局的通知,说县人大让其过去参加一个座谈会。

    杨静雅作为应届的人大代表,经常会有类似的会议参加,不过今天这会有特殊意义,接到电话后,她立即给魏一鸣打了电话。

    魏一鸣如此这般的交代了一番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县人大主任曾华军不是傻子,为应付调查组,他势必会找没参加这事的人大代表过去。这一做法在魏一鸣的意料之中,不过杨静雅能有这敏感性,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

    魏一鸣的电话刚一挂断,陈怡蕾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说市里调查组的人和她联系了,他们十分钟以后,便到她家,让其在家里等着。

    “你什么都不要想,照着调查组领导的话去做就行了。”魏一鸣低声安慰道,“等他们来了之后,你把那天的情况实事求是的说一遍就行了,不用添油加醋。”

    “我知道了,魏县长!”陈怡蕾柔声说道。

    魏一鸣轻嗯一声之后,说道:“周五晚上,你找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到时候我们见一面,说说你的事。”

    魏一鸣心里很清楚,陈怡蕾口中说没有任何要求,只想见其一面,他却知道她一定有话要说,这会索性便将时间确定下来,让其吃颗定心丸。

    陈怡蕾听到这话后,开心的不行,忙不迭的连声向魏一鸣道谢。

    挂断电话后,魏一鸣也没耽搁,立即下楼直奔县政府而去。

    说来也巧!

    向进强和魏一鸣的车先后驶进县政府大院,而且车里都没司机,都是本人架势的。

    车听定之后,向进强从车里出来,恰巧见到魏一鸣也下车了,当即一脸阴笑道:“魏县长今天满面春风,看上去是志在必得呀,不过,这年头,谁也说不准哪块云彩会下雨,你说是吧?”

    向进强这话看似随意,实则有心,他这是在告诉魏一鸣,虽说市里的调查组下来了,但别得意的太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向进强的话音刚落,魏一鸣便开口说道:“县长,你这称呼还是改一改的,我现在可不是县长,但常委却是做实的,谁都没办法,你说对吧?”

    魏一鸣这话等于告诉向进强,你能在我常务副县长的任命上搞鬼,但却拿县委常委的任命没办法,颇有几分当场打脸之意。

    向进强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怒声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魏常委,市政府,市人大和市纪委联合调查组马上就会过来了,不过最终的结果如何,这可就难说难讲喽!”

    “从我到北陵起,县长便对我很是关心,魏某在此谢过了。”魏一鸣沉声说道,“华夏国有句老话,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向进强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很是不快,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怒声说道:“我虽不是什么大学生,但也度过两年书,曹公在《红楼梦》中有诗云,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有些事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鹿死谁手只有天知道。”

    “呵呵,县长真是好学问。”魏一鸣一脸淡定的说道,“那就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