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05章 信你这一回
    人大主任曾华军不是傻子,调查组一早从云州出发之后便不见了踪影,现在突然让他和办公室主任一起过去,十有八九是出事了。尽管心里这么想着,但在尘埃落定之前,他还是抱有些许幻想的,挂断电话后,第一时间便赶到了县政府。

    办公室主任李松一直唯人大主任曾华军马首是瞻,现在见主任一脸慌乱的样儿,他心里更是没底,边往前走,便一脸惶恐的问道:“主任,不会出什么事吧?”

    将李松的表现看在眼里,曾华军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的转头说道:“小李,你不要有什么压力,只是正常的询问而已,再说,就算天塌下来,不还有向县长和我帮你撑着吗,你劳什么神呢?”

    李松听到这话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人大主任虽只是个闲职,但再怎么说也是县四套班子的老大之一,正儿巴经的正处级干部,在北陵能动得了他的人并不多,何况还有县长向进强的关系,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

    曾华军安抚李松时,很是淡定,走进县长向进强的办公室后,当即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县长,怎么回事,知道调查组的人之前去哪儿了吗?”

    向进强直到这会为止,也不知联合调查组去了哪儿,见了哪些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手上一定掌握了什么重要的证据,否则,市府秘书长赵洪刚给他打电话时,绝不会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来。

    向进强看着曾华军和李松二人,沉着脸说道:“现在还不清楚,不过从目前的情况分析,对你们很是不利。” 听到向进强口中说出的“你们”二字,曾华军觉得格外刺耳。这事从一开始他便不同意,向进强硬是让他如此这般去办,现在出了事了,一个“你们”便将这事推的一干二净了。

    尽管对于向进强的说辞很是不满,但曾华军并未失去理智,他冲着李松说道:“李主任,你先出去一下,我有点事和县长说。”

    李松作为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老大发话了,哪儿还敢继续待下去,忙不迭的轻嗯一声转身出门去了。

    将曾华军的表现看在眼里,向进强知道他有话要说,当即抢先开口道:“老曾,我也有话对你说!”

    曾华军并未给向进强开口的机会,而是沉声说道:“县长,这事在操作之前,我便不止一次的劝说过你,你执意一意孤行,现在出事了,你可得站出来,不能一推二六五呀!”

    作为官场中人,曾华军对于丢卒保车的把戏再清楚不过了,他是不会给向进强这个机会的。

    听到曾华军的话后,向进强的脸色更为阴沉了,只见他开口说道:“老曾,你这话什么意思?别说现在还不知具体情况,就算真出事,也就这点名堂,你不会是想和我撕破脸吧?”

    向进强心里很清楚,这会若是震慑不住曾华军,后面的事便没法谈了,故而他的言语之间很是严厉,丝毫没有做作之态。

    曾华军见事情已到这地步,向进强竟还在这儿装腔作势,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了,怒声说道:“县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市里这次可动了真格的,调查组不但有市政府和市人大的人,连纪委都介入了,这还是小事嘛!”

    官场中人最怕便是纪委请喝茶,曾华军也不例外,自从得知联合调查组由纪委的人参与之后,他的心便一直悬在嗓子眼里。

    向进强意识到这事忽悠不过去,必须要给曾华军交个底,否则很容易出事。办公室主任李松受命于曾华军,对向进强毫无威胁,他可以不管,曾主任则不同,必须安抚住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打定主意后,向进强轻咳一声,沉声说道:“老曾,事已至此,有些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一下。”

    听到向进强的开场白之后,曾华军并未开口,而是两眼直视着他,期待其下文。

    向进强看见曾华军的表现后,虽有几分不满,但也不便表露出来,这会是他有求于对方,就算曾主任的态度再怎么恶劣,他也只得忍着。

    向进强继续缓声说道:“华军,你也看出来了,市里的调查组这次是来者不善,之前,我们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魏一鸣在市里有关系,而且来头不小。”

    “什么?他不是从江南省交流过来的吗,在云州怎么会有关系呢?”曾华军一脸吃惊的问道。

    虽说他们这次的做法有点过分,但市里的反应未免太迅速了,昨晚出的问题,今天一早联合调查组便派下来了,这样的动作完全超出了常规,原来另有隐情。

    听到曾华军的询问之语后,向进强没有卖关子,沉声说道:“魏一鸣是于锦升的侄女婿,他从江南过来,十有八九便是姓于的一手操作的。”

    向进学告诉向进强,魏一鸣是于锦升的准侄女婿,向县长则将前面的“准”字直接忽略掉了。从于锦升对魏一鸣的态度来看,这个“准”字确实毫无意义。

    曾华军怎么也不会想到魏一鸣竟会和市长于锦升有关,而且关系如此之近,一下子愣在了当场。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曾华军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问道:“县……县长,你既然知道姓魏的有这么大的来……来头,怎么还让我这……这么搞的,你不会是……”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向进强没好气的说道,“我若是早点知道,他和姓于的有关,怎么可能让你这么搞呢,那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曾华军转念一想,觉得向进强说的也有点道理,忙不迭的开口问道:“县长,那现在怎么办呢?”

    “华军呀,事已至此,总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这事是人大办的,而你又是县人大主任,你懂我的意思吧?”向进强循循善诱道。

    曾华军听到这话后,有种天旋地转之感,忙不迭开口说道:“县长,我这可是照你的话办的,你不能……”

    “华军,你再有两、三年便要退二线了,但大侄要走的路还远着呢,你之前拜托我的事,我已帮你办好了,等他毕业之后,便可去省政府上班。”向进强冷声说道。

    曾华军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思索了好一会之后,才用比蚊子还低的声音说道:“县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你说的话,可以一定要算数呀!”

    “没问题,我若不能将曾子君弄到省政府去,你届时还可以再改口嘛!”向进强沉声说道。

    “行,我信你这一回!”曾华军一脸痛苦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