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19章 一掌一脚
    北陵人家是北陵县档次最高的大酒店,号称四星级,虽有一点吹牛的成分,但三星还是有的,在北陵确实首屈一指。

    当天晚上,魏一鸣在北陵人家一间小包房里宴请副县长庄鹏和吕秀娥。由于只有三人吃饭,魏一鸣便让三个秘书一起上桌了。

    按说魏一鸣没必要将这顿饭安排到了北陵人家了,他这么做自有其用意。虽才是短短半天时间,但县长会上发生的一幕不出意外已在县委、县政府两边传开了,他这么做便是为了告诉所有人,从今以后,县政府里再不是姓向的一个人说了算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魏一鸣请庄鹏、吕秀娥吃饭更多的是做一个姿势,给所有人一个信号:魏某人来了!

    入座之后,秘书冯文凯虽觉得局促不安,但想到前段时间,他只是个让人呼来喝去的小科员,现如今却能和诸位副县长推杯换盏,其中的感受只有他自身能体会。

    “来,庄县长、吕县长,我敬二位一杯。”魏一鸣端起酒杯冲着两人说道,“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们一切都尽在这杯酒中。”

    到魏一鸣、庄鹏和吕秀娥这样的层次,有些话没必要说的太过直白,点到即止就行了。

    “谢谢魏县长,来,干杯!”庄鹏和吕秀娥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知不觉间,两瓶酒便已下肚了。魏一鸣本以为吕秀娥和她的秘书黄梅不善酒量,谁知两人却是经过不让须眉,如此一来,这酒便不够喝了。

    冯文凯见此情况后,连忙站起身来,快步走出门外去了。作为秘书,如果连这点眼头见识都没有的话,冯文凯真该让贤了。

    尽管冯文凯去拿酒了,但魏一鸣的脸上还是有点挂不住。他作为东道主,请客吃饭,短短半小时便将酒完了,这让人情何以堪呢?

    等了一会之后,仍不见冯文凯过来,魏一鸣的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这些天以来,他对冯文凯的表现基本还算认可,他虽没有于勇表现的那么到位,但也算不错了,这会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魏一鸣心生疑惑之际,门外突然传来吵闹声,庄鹏见状,冲着他的秘书陆建平使了个眼色,让其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陆建平不敢怠慢,连忙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就在他刚伸手打开门,冯文凯已鼻青脸肿的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只见他的大声叫嚣道:“北陵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傻逼来指手划脚了,信不信老子揍死你!”话音刚落,便准备挥拳向着冯文凯的背部砸去。

    看着对方一脸的张扬之态,魏一鸣的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刚想开口发飙。庄鹏却抢先喝道:“向诚明,你想干什么,这可是魏县长的秘书。”

    这货名叫向诚明,是向进强、向进军堂弟家的儿子,和白若雪的老公向诚亮是堂兄弟,在千凌水泥公司里任销售副经理。向家在北陵势大,养成了向诚明眼高于顶的个性,除了两个叔叔,谁都不在其眼下。

    向诚明自是认识庄鹏的,听到他的话后,非但没有丝毫收敛之意,反倒抬手照着冯文凯的后脑勺狠扇了一下,怒声骂道:“县长秘书怎么了,这酒是我先点的,你竟敢和老子抢,信不信我弄死你!”

    由于酒喝完了,冯文凯快步走到酒店餐饮部的吧台,让其帮着再拿两瓶酒。就在这时,向诚明也过来让服务员再拿两瓶酒,看见冯文凯手中的酒瓶之后,当即便让其先给他。

    若是往日,冯文凯绝不敢和向诚明争执,但魏一鸣这会正等着喝酒呢,他绝不会让自家老板多等的。他并未理睬向诚明,转身便向着包间走去。

    向诚明本就狗脸上栽毛的性格,见冯文凯竟然不理睬他,心里的火一下子便上来了,当即便大打出手。

    冯文凯没想到向诚明竟敢出手,连忙向着魏一鸣、庄鹏等人所在的包间跑去。向诚明得理不饶人,紧随其后追了过去。

    看着向诚明一脸张扬的表现,魏一鸣一脸阴沉的站起身来,指着冯文凯,冲着那眼高于顶的二世祖冷声说道:“你有本事弄死他!”

    “你他妈的谁呀,敢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我……”向诚明一脸张扬的伸手指着魏一鸣说道。

    啪——,向诚明的话音刚落,魏一鸣便抬手给了其一记耳光。

    向诚明是北陵县里出了名的二世祖,但由于其有向进强和向进军撑腰,放眼北陵,敢动他的人可真不多。魏一鸣这一耳光,使得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本就喝的晕头转向的向诚明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了,怒声喝道:“你竟敢打我,你们还傻站在这儿干什么,给我干死他!”

    向诚明的狐朋狗友面面相觑,并未有人出手。若在往日,他们早就一哄而上了,副县长庄鹏之前可是说了,眼前这年青人是什么县长,他们就算再牛叉,也不敢动手打县长呀!

    “你们……,他妈的,老子干死你!”向诚明说话的同时,便向着魏一鸣猛扑了过去。

    魏一鸣见状,毫不犹豫的猛出一脚,狠狠踹在了向诚明的小腹上,当即便将其踹的蹲在了地上。见此状况后,魏一鸣冲着冯文凯说道:“他刚才怎么打你的,便给我怎么打回来,出了事,我负责!”

    冯文凯是个小人物,久而久之,便养成了忍气吞声的习惯。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先是一愣,随即便直直的向着向诚明走去,双拳紧握,两眼阴冷的瞪着对方,大有将其狠狠收拾一番之意。

    向诚明见状,慌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不能打……打我,向县长是我叔叔,你若敢懂我的话,我保证……”

    换个时间、地点,冯文凯绝不敢动向诚明,但这会他有魏一鸣撑腰,绝不会把对方放在眼里,照着他的脸颊,一记重拳砸了过去。

    向诚明本就是强弩之末了,冯文凯一拳便将其砸翻在地了。

    “你竟敢打向少,兄弟们,上,干死他!”向诚明的跟班钱金良伸手在空中用力一挥,冲着其他人说道。

    “谁敢动,我便让他把牢底坐穿。”魏一鸣上前一步,伸手指着向诚明的狐朋狗友冷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