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35章 局长驾到
    公安局不同于其他部委办局,其他局的局领导无法“命令”下属,但公安局却可以。周长河为了将卢德福和向诚明捞出去,不惜使上了杀手锏。

    听到周长河的话后,曹长路先是一愣,随即眼中露出几分坚毅之色,沉声说道:“政委,不好意思,这事局长事先有交代,若要放人的话,必须得到他的允许,你就别让我为难了。”

    曹长路的话虽然客气,但却半点面子都没给周长河,一股脑儿将这事推给了局长戴向群。

    周长河没想到曹长路竟会拿戴向群做挡箭牌,心里很是不快,当即沉身喝问道:“曹长路,你的意思是我说的话不算?”

    政委作为公安部门的二把手,级别与局长相当,只不过分工略有不同而已。周长河这番话威胁的意味十足,大有逼着曹长路就范之意。

    事已至此,曹长路已无退路,只能和周长河硬顶。“政委,我可没这意思,但这事局长事先有交代,我也没办法,请你多体谅一下我们下面人的难处。”曹长路苦着脸说道。

    尽管曹长路的言语之间很是客套,但却丝毫没有退让之意,这让周长河很是恼火,当即上前一步,怒声喝道:“曹队长,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这人你是放还是不放?作为治安大队长,你不会不知道违抗命令的结果吧?”

    周长河这话威胁的意味十足,换个角度说,他不是完全在威胁。曹长路如果不听话的话,他一定会果断出手,在局党组会上提议,拿下对方的治安大队长之位。

    看见周长河脸上的严厉之色,曹长路心里很有几分不淡定起来。若是这会认怂的话,不但前功尽弃,而且无法向局长和魏县长交代;若是继续和周政委抗争下去的话,极有可能因此丢掉头上的乌纱帽。

    戴向群虽是代理公安局张,但周长河有向家的支持,把持着局党组会。他如果铁了心想要将曹长路拿下的话,就算戴向群想要保他都没用。

    副局长之位固然诱人,但若是连大队长都保不住的话,何谈升职呢?

    看见曹长路脸上的犹豫之色,周长河怒声喝道:“曹长路,快点下令放人,否则,我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作为公安局政委,周长河说出这番话来,便决定撕破脸了,逼着曹长路立即作出抉择。

    就在治安大队长面露犹豫之色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向诚明和卢德福涉嫌指使保安殴打无辜村民,谁若是将他们放了,便是包庇犯罪,我看谁敢这么干!”话音未落,公安局长戴向群便推门走了进来。

    戴向群在常务副县长办公室里并未多待,魏一鸣便让他到公安局里坐镇,以免发生意外状况。

    在这之前,魏一鸣便知道公安局政委周长河是向家的人,作为公安局的二把手,除了戴向群以外,便再无人能压制他了,这便是其让戴向群立即会局里的原因所在。

    公安局长戴向群赶回到局里之后,立即来到治安大队,得知政委周长河去了审讯室之后,当即便马不停蹄赶了过去。走到审讯室门口后,听到周长河正在威胁曹长路呢,他当即便出声支援了。

    曹长路看见局长进来之后,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当即开口说道:“政委,局长来了,这事你们两位领导商量着办吧!”

    说完这话后,曹长路便冲着之前负责记录的小警员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一起出门去了。

    本以为即将重获自由的向诚明见到戴向群来了之后,意识到他的愿望可能要落空了,当即怒声说道:“姓戴的,你只不过是代理公安局长,得瑟什么呀,在北陵县,若没有我向家点头,你永远也去不了头上的代字,我劝你还是快点把我放了,别没事找事!”

    这一刻,向诚明将他纨绔大少的本性展现的淋漓尽致,脸上写满了嚣张与跋扈。

    戴向群听到向诚明的话后,脸色阴沉的能挤得出来,沉声说道:“向诚明,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让人将其录下来,敢不敢?”

    周长河生怕向诚明中了戴向群的激将法,话音刚落,他便抢先说道:“向经理,有些话不可乱说!”

    向诚明本是个纨绔大少,最怕被人激,听到戴向群的话后,刚想发作,周长河的劝阻之语便响了起来。

    “姓戴的,你以为我是傻逼呀?”向诚明一脸不屑地说道,“我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你将其录制下来,然后去市里坑我老向家?”

    戴向群听到这话后,一脸不屑的说道:“向诚明,你就是个胆小鬼,没事的时候叫嚣个不停,动真格的便完了,我最看不上你这样的人!”

    周长河见此状况,生怕向诚明中了戴向群的激将法,如之前一样,抢先急声说道:“戴局长,我们还是来谈一谈正事吧,你和向家后辈较劲,有何意义呢?”

    戴向群见周长河竟然主动向其挑战,当即开口说道:“周政委,你要谈什么正事,说把!”

    就在公安局的一、二把手在审讯室里唇枪舌战之时,之前负责记录的警员小张,一脸忧虑的问道:“队长,你说局长和政委两人,谁会获胜?”

    小张是曹长路的嫡系,否则,他也不会让其负责记录。

    “你在公安干了也有三、四年了,不会连局长和政委谁是一把手,都搞不清吧?”曹长路反问道。

    小张听后,连忙开口说道:“队长,我当然知道谁是一把手,但政委有向家支持,我怕局长……”

    向家在北陵要权有权,要钱有钱,周长河是其在公安系统的代言人,小张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若非周长河的缘故,戴向群可能还对向家抱有幻想,现在他则全无这方面的意思。如此一来,周长河想要将卢德福和向诚明捞出去的可能性便几近于零了。

    曹长路作为治安大队长,将这些事看的透透的,不过却绝不会当着小张的面说出来。“局领导之间的事,不是你我该操心的,我们只需听令行事就行了。”曹长路一脸淡定的说道。

    “队长,若局长和政委的命令不一致,我们听谁的?”小张压低声音问道。

    “你说呢?”

    “当然听局长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