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38章 人命关天
    向进强本以为周长河能摆平戴向群的,现在看来他想多了。挂断周长河的电话之后,他立即给公安代局长戴向群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想进群一脸阴沉的说道:“喂,戴局长吗,我是向进强!”

    “县长,你好,请问,有什么指示?”戴向群明知故问道。

    向进强听到这话后,轻蹙了一下眉头,心里暗想道:你小子在这儿装什么十三,你会不知道我找你什么事,真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尽管对于戴向群的表现很是不满,向进强也没有任何办法。正如周长河之前在电话里说的那样,公安代局长也是局长,公安系统的事他说了算。向进强虽是一县之长,但也不能做的太过分。

    “戴局长,我听周政委说,你让人抓了千凌水泥的卢德福和向诚明,这是怎么回事呀!”向进强看似随意的说道,“诚明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话,虽说平时顽劣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做出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来吧!”

    县长向进强这番话说的很有艺术性,但若是上纲上线的话,一点问题也没有。他只是过问一下向、卢二人的事,并阐明一个事实,向诚明是他看着长大的,这能有什么问题呢?至于话语中暗含的意思,傻子都能听出来,连装腔作势的机会都给公安局长戴向群留。

    在问话的同时,向进强心里暗想道,我不信你还能装出听不明白我话里的意思,若是那样的话,便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公安局长戴向群眉头紧蹙,过了好一会儿,才沉声说道:“县长,有些情况你可能不了解,千凌水泥的副总卢德福和销售副经理向诚明涉嫌指使保安殴打林家村的村民,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因此……”

    “戴局长,只是林家村的人一面之辞,你们不能偏听偏信呀!”向进强沉声说道,“保安和村民之间闹矛盾,双方都有责任,各打五十大板就是了,哪儿来的指使、教唆,你这不会是欲加之罪吧?”

    从戴向群的话语中,向进强听出,要想让其屈服的话,似乎不太容易,既然如此,索性给其扣上一顶大帽子,逼着他就范。

    “县长,我们手中有保安和林家村村民的口供,这事绝错不了。”戴向群一脸冷静的说道,“何况现在事情有了新的进展,你只怕还不知道吧!”

    “什么新的进展?”向进强沉声问道。

    向进强表面上对戴向群的话很重视,心里却很不以为然,他刚和公安局政委周长河通完电话,压根就没听对方说有什么最新情况,姓戴的分明是在这儿故弄玄虚。

    戴向群听出了向进强话语中的轻视之意,当即沉声说道:“县长,十分钟之前,医院那边传来消息,林家村的林国信医治无效,死亡了!”

    “死……死人了?”向进强起先没在意,听到戴向群的话后,一脸慌乱的问道。

    向家在北陵一家独大,尽管如此,涉及到的人民官司,向进强也不敢轻易上手,搞不好将自己陷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戴局长,你们现在能确定死人和保安动手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向进强沉声问道。

    “是!”戴向群干净利落的答道。

    向进强听到这话后,脸上一暗,沉声说道:“戴局长,人命关天,你们公安部门一定要慎重对待,查清其中的真相,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同样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这是县里的要求。”

    “请县长放心,我们一定公正严明的执法,给死者以及家属一个交代!”戴向群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到这话后,向进强轻嗯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后,向进强一脸郁闷的坐在沙发上,轻声自语道:“他妈的,真是倒霉,怎么还死人了呢,这不是没事找事做吗?”

    一番思索之后,向进强一脸阴沉的低声说道:“不行,必须给老大打个电话,让他积极采取应对之策,免得到时候无法收拾。”

    打定主意后,向进强当即拿起电话给向进军打了过去,如此这般的叮嘱了其一番。

    向进军听后,脸色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沉声说道:“行,知道了,我会妥善处理的!”说这话时,向进军的脸上布满了阴沉,心中郁闷的不行。

    向进强刚把电话放下,秘书便推门进来,低声说道:“县长,魏县长来了!”

    听到这话后,向进强脸上微微露出几分凝重之色,粗着眉头说道:“请!”

    魏一鸣在这时候过来绝非好事,但向进强又不便拒绝,只得硬着头皮让秘书将其请进来。吩咐完秘书之后,向进强便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林家村的事让向进强有了一丝不好之感,他不想因此被魏一鸣抓住把柄,故而表现的很是热情。

    “一鸣县长过来了,请!”向进强伸手和魏一鸣相握,然后引着其向着会客区走去。

    向进强的表现在魏一鸣的意料之中,冲其轻道了一声谢谢之后,便在沙发上坐定了下来。

    秘书奉上茶之后,便退了出去,向进强和魏一鸣对面而坐,两人都一言不发。

    片刻之后,向进强心里有点没底,伸手指着魏一鸣手中的茶杯,试探着问道:“魏县长,你过来不会是为了喝茶吧?”

    魏一鸣听到这话后,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笑着说道:“县长,林家村有一位老者,名叫林国信,半个多小时前在县人医医治无效,死亡了。”

    “哦,还有这事?”向进强明知故问道,“不会和千凌水泥有关吧?”

    “林国信年近七旬,三年前做的心脏搭桥手术。在千凌水泥保安与林家村民的冲突中,心脏里的支架断裂,医生回天无力,最终酿成惨剧。”魏一鸣一脸淡定的说道。

    魏一鸣这会过来找向进强,便是想让其给林国信及其家属,还有林家村民一个说法,故而言语之间并无半点客套之意,一脸冷漠的表情。

    向进强在这之前便已知道这事了,这会听到魏一鸣的话后,装出一脸愤怒的样儿,沉声说道:“林国信虽然有病在身,但毕竟死了人,千凌水泥肇事的保安必须承担应有的惩罚。”

    看着向进强一脸严肃的表情,魏一鸣心里暗想道,你这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忽悠呢,人命关天,这么大的罪责仅凭几个小保安就想承担下来,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