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仕途多娇 > 第944章 蛛丝马迹
    魏一鸣作为市长于锦升的侄女婿,今晚之后便将做实了。此事一般人也许并不上心,但若真有人向从中耍花招的话,不可能不关心。

    不出魏一鸣的作料,张宁光和刘乾梁俱面露关心之色,仿佛这事与他们切身利益相关似的。

    看见魏一鸣的目光扫过来,张宁光连忙端起酒杯,冲着刘乾梁说道:“刘总,来,我敬你一杯!”

    刘乾梁在四人中实力最弱,若非将北陵人家打理的井井有条,蒲元良、于国亮未必会看上他。听到张宁光的招呼后,刘乾梁忙不迭的开口说道:“谢谢张总,请!”

    魏一鸣将酒杯放下之后,见张宁光和刘乾梁正在对饮,嘴角不由得露出几分笑意。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于国亮一眼,然后冲着桌上的酒瓶轻挪了一下嘴。

    于国亮看见魏一鸣的眼色之后,心领神会,当即开口说道:“”蒲总、张总、刘总,今天我们有缘相聚在一起,说什么也要好好喝几杯,来,我提议一起干杯!”

    从张宁光和刘乾梁的表现来看,魏一鸣愈发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蒲元良和于国亮的老子都是副部,针对两人的布局绝不会小,在此情况下,要想搞清端倪,只有请酒杯帮忙了。

    酒后吐真言!

    魏一鸣相信无论怎么掩饰,酒喝多了一定会露出破绽,他冲着于国亮使眼色,便是怀着这一目的去的。

    于国亮的话音刚落,魏一鸣当即便响应了,蒲元良见状,也不示弱,立即端起了酒杯,张宁光和刘乾梁则抢先一步,仰头喝干了杯中酒。

    虽然不知魏一鸣示意其喝酒的目的,但于国亮对其是非常信任的。从这之后,便主动出击,喝酒的速度较之前加快了许多。

    在场都是好面子之人,这酒战一旦打起来,便很难收手,不知不觉间,两瓶五粮液便喝完了,加上之前喝掉的一瓶,合计三瓶,五人均分的话,一人也已喝下六两了。

    “诸位,刚才刘总一直在敬地主之谊,实则,我也是半个主人。”魏一鸣笑着说道,“这次,我也敬大家,不过得按照我们江南的风俗来喝,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蒲元良听后,当即好奇的问道:“一鸣老弟,不知你们江南那边喝酒有什么讲究?”

    蒲元良已年近三旬,在众人中仅次于北陵人家大酒店的老总刘乾梁,称呼魏一鸣为老弟并无任何问题。

    “连中三元!”魏一鸣看似随意的说道。

    在江南省的北部酒桌上确实有“连中三元”的喝法,魏一鸣这番话倒也不是信口胡诌。

    在场都不是傻子,听到魏一鸣的话后,当即便明白其意思了。这会若是刚坐下来,连干三杯,谁都没问题,现在已喝了六两下去了,再怎么喝,可就费尽了。尽管如此,谁也不愿示弱,酒桌上大家看中的便是面子,谁也不愿主动示弱。

    “行,没问题!”蒲元良爽快的说道,“你们谁要是不行的话,事先说出来,端起酒杯可不带反悔的。”

    蒲元良这话一出,那双胞胎姐妹当即便捂嘴轻笑了起来,在此情况下,谁会主动承认自己不行呢?

    刘乾梁冲着站在一边的漂亮的女服务员,示意她去再那几个杯子过来。服务员见状,不敢怠慢,连忙扭着美臀,去拿酒杯了。

    片刻之后,一人三杯酒便斟好了,酒杯虽然不算大,但一杯一两还是有的。现在没人已喝下六两了,再加三两,便是九两了。

    漂亮的服务员刚把酒斟好,魏一鸣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冲着其他人说道:“这三杯酒我敬诸位,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先干为敬!”

    话音刚落,他便扬起脖子喝尽了第一杯,随即第二杯,第三杯,其间没有任何停顿。喝完之后,魏一鸣冲着其他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若是和其他拼酒,魏一鸣还会留一手,先喝一杯,然后等其他人喝完之后,再喝第三杯,现在则完全没有必要,他相信不会有人耍赖的。

    于国亮见此状况后,心里暗想道,我说老弟,你这个把哥放在火上烤呀,这会连喝三杯下去,够呛了。之前在魏一鸣的示意下,于国亮便主动出击,谁知这会他搞了个狠的,让其有种坐蜡之感。

    尽管如此,于国亮还是伸手端起了酒杯,笑着说道:“诸位,我来个笨鸟先飞,你们慢慢酝酿!”说完这话后,他先干掉一杯,然后吃了两筷子菜压一压酒,再喝剩下的两杯。

    蒲元良、刘乾梁和张宁光见此状况后,纷纷效仿起来,喝的最慢的是张宁光,其他人都坐下了,他才把最后一杯干掉。

    魏一鸣见此状况后,当即笑着笑着说道:“感谢大家给魏某面子,来,抽支烟缓一缓!”

    听到这番话后,其他人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才稍稍松了下来,他们最为担心的是魏一鸣再来三杯,那他们可就真要交代在这儿了。

    魏一鸣这么搞的目的并非要把其他人喝多,而是想让他们说出点有用的东西,故而绝不会将他们喝趴下的。

    于国亮起先喝了不少,连喝三杯之后,只觉得头脑中晕乎乎的,魏一鸣与其他人聊了些什么,他则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眼前只剩下一片朦胧。

    吃完饭后,魏一鸣架着于国亮上了电梯,至于那两个双胞胎都跟着张宁光走了。至于他会不会再将二女送到蒲元良和于国亮的房间里,魏一鸣便不得而知了。

    将于国亮安顿好了之后,魏一鸣便离开了北陵人家大酒店。上车之后,他并未立即启动捷达车,而是啪的一声点上了一支烟,闭目沉思起来。

    蒲元良、张宁光和刘乾梁都是酒场老手,要想将他们喝的云里雾里,口吐真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魏一鸣的酒量虽然不错,但这会也觉得头晕乎乎的,下意识的伸手轻揉了太阳穴。

    临近结束时,魏一鸣有意将话题往四人合作的项目扯,举起酒杯,祝蒲、于、张、刘四人合作愉快,为北陵的发展做出贡献。

    刘乾梁笑着说,他只是个跑龙套的,一切听三位大少的。张宁光看似随意的说道:“我算个屁的大少,都快揭不开锅了!”

    其他人对这话并未在意,魏一鸣却不由得轻蹙了一下眉头。张宁光这类人最看重的便是面子,一般情况下,他们绝不会自拆其台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